中华在日本曾经代表最高价值

2012-05-10 12:40 作者: 颜昌海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日本历史学界和考古界的研究表明,日本国土上出现最早的文字其历史年代对应于中国的东汉末期,也就是公元300年左右。这种在日本国土上最早出现的文字是汉字,是由中国学习引进的。据史籍记载,公元三世纪末,王仁从百济(今韩国境内)渡海到日本,献《论语》十卷及《千字文》一卷,这是日本使用文字的开始。在日本国内发现的最早的汉字石碑也属于这一年代。

历史学界把文字记载的历史称为“信史”,在此之前的时代被称为“传说时代”。中国的“信史”要从中国的甲骨文时代算起,这样算来,当中国拥有了两千多年的信史之后,日本的“信史”才借助于中国的汉字刚刚开始。《中庸》字被日本的皇族拿去作为族名,“大和民族”便由此而来。

比较一下今天最原始的非洲部落居民的文化形式,可以想象1800年前的日本人的文化状态。在第一次与早已经诞生了《诗经》、《春秋》、《易经》、《礼记》、《史记》、《汉书》等传世经典的辉煌的中国文化接触,没有文字历史的日本人肯定充满了震惊、惶惑与欣喜。在1800年前的历史环境中,两个文明差距如此之大的国家之间的往来肯定存在着巨大的不平等。一个幅员辽阔、历史悠久的文明上国,一个是穷居海隅、朦胧无知的蛮荒小邦,海岛小国对于雄踞于亚洲大陆上的中央帝国的那种发自心底的崇拜,恐怕怎么形容都不过分。于是,中华文明中代表核心价值两个字“中和”的“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中庸》)字,被日本的皇族拿去作为族名,“大和民族”便由此而来。当然,“中”字他们是不敢拿的,因为“天下之中”属于亚洲大陆上的中央帝国。中央帝国最优美的服装“吴服”也被拿去做了国服,这就是所谓的“和服”(事实上,在日本国内,至今“和服”都被称为“吴服”)。就连今日被视为日本国粹的“忍者”也来自大陆上的中央帝国,乃江浙一带的马戏团东渡海峡,在日本定居下来,在与周围环境的互动中发展出了独具特色的“忍者”文化。

在一个长达一千多年的历史时期中,“中华”两个字在日本就意味着先进、优美、宏大、合理,代表着最高的价值,是日本国从上到下唯一的学习和模仿对象。理所当然的,由汉字的引进所必然伴随的“中华思想”的引进成为引导日本人从野蛮走向文明的光明途径。这并不是否认日本民族自己的文化历史,作为日本人学习和模仿的对象,中华文明及中华思想都是客体,日本民族自身的发展才是日本文化的主体。这有点像今日的美国和欧洲的关系,美国思想文化的源头在欧洲,但是美国人却又在欧洲文化的基础上发展出了独特的美国文化。历史的细节告诉我们,直到中国的明代中叶,中华文化和思想依然是日本人崇拜和学习的唯一外来文化。从皇室到大名,从文臣到武将,那种阅读中华典籍的痴迷,那种聆听中华上音的沉醉,在日本的史书和文学作品中屡有记载和表现。直到现代,这种崇拜中华文化的现象在日本的上流社会仍然得到很高的推重。

日本现代的著名作家司马辽太郎本名叫福田定一,因为崇拜中国汉代的司马迁,所以给自己取的笔名为“司马辽太郎”,意思是“比司马迁差得很远的太郎”。日本著名右翼人物冈崎久彦家的客厅正中,悬挂的是中国三国时期著名政治家和军事家诸葛亮的《出师表》。

那么,在日本学者话语中的“中华思想”究竟是什么呢?归纳起来,大致有以下6点:
1、代表上天意志的尊严感;
2、居于“天下之中”的道德优越感;
3、优美的文明系统;
4、先进的生产和生活方式;
5、天人合一的完整政治结构;
6、不容置疑的文明同化力量和拯救能力。

近两千年以来,日本人都是生活在这种“中华思想”的阴影之下,甚至可以说,日本文化是基于中华文化而产生的次文化系统,面对中华文化始终有一种深深的自卑感。但是,当西方开创出了工业文明,并且这种新兴的工业文明在与古老的农业文明的碰撞中显示出不可阻挡的压倒性的巨大优势之后,始终处在自卑状态下的日本人迅速调整了自己的文明取向,把自己原有的从属于中华文明的次文化系统全面转向西方的工业文明,并迅速发展出从属于西方工业文明的次文化系统。

然而,两千年以后,中华在日本的眼中却整个走向最高价值的反面。比如,在中华传统文化中,信与仁义礼智同为最重要的伦理之一,诚实守信是为人之本,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中国古人非常重视诚信,讲究“诚”,是指以诚待人;讲究“信”,是因为“人无信不立”。《圣经》中也说:“诚信比财富更有价值。”,毛泽东夺取政权之后,60余年来一直致力于摧毁中华传统文化,官媒天天造假,奶粉有假的,大学文凭有假的,学术论文有假的……;种种造假行为导致了中国人之间的诚信危机,也严重影响了中国人在国际上的形象与信誉。有网民说在日本公司工作时,有一个常驻北京的日本人营业部长公开在会议上说:“中国人是绝对不能相信的。”日本人当时列举了许多大陆官员弄虚作假、欺骗外商的实际例子,使在场的日本人也非常认同他的观点与结论。

60余年以来,西来的共产体制使优秀的中华传统文化几乎丧失殆尽,同时也极力利用了从古至今人性中最坏的一面,告密、间谍,互相监督,使中国人之间互不信任,也不敢公开讲真话。坚守诚信其实是一种不分时代、不分地域的普遍真理;古人云:“诚者天之道也,诚者人之道也,诚者商之道也。”孔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孔子还认为宁可去兵、去食,也不可失信于人。因此对于中国古代的圣贤们来讲,坚守诚信是一条不可逾越的道德底线。而纵观当今的中国社会,任何一种行政的政策与手段都已经无法根除社会的弊病。

一个喜欢中日文化的法国人说,如果走在巴黎街头,看到亚洲人,即使对方不说话,他也能猜出对方是中国大陆人还是日本人。

区分方法有三:一、注重穿着,注意形象,举止优雅的是日本人;出门只会穿西装,身形缺乏锻炼,随意懒散的是中国人。日本人着装有无品牌,都极干净、得体,由于长期泡澡皮肤白皙,又很注重头型,走在街上一丝不苟,精神焕发。中国人爱穿西装,由于缺乏锻炼,走路都看着累,架手架脚,不矫健,更不在意头型和装束,显得慵懒缺神。二、礼貌得体,谦让有度,说话声音小的是日本人;随地坐卧,边走路边吐痰,说话声音像打雷又旁若无人的是中国人。日本人走路时让路、过人,礼让谦虚,等红灯不急躁,有耐性,谨慎小心。偶与日本人目光相对,神态亲近和善;中国人习惯抢路、挡路,缺乏礼让概念又浑然不知。天热或走路累时,随地就卧,摘领带,挽裤腿,旁若无人,说话声音还大,好像世界只有他们存在。目光相对,总是凶巴巴的,好像时刻防范着周围人。三、景点前仔细欣赏艺术,低头拍照、尊重文化环境的是日本人;景点前比比划划、不在意艺术本身,照完像走人,只说不看的是中国人。日本人懂得欣赏艺术,欣赏和拍照各得一章;中国人只在意“到此一游”,具体艺术本身价值如何,却不怎么关心。

法国人的话不无道理,西方很多旅游机构多次将日本人评为“最受欢迎的旅游者”,中国人好像至今榜上无名。在西方人的眼里,一个国家公民形象等同国家和民族价值,形象实在太重要了。西方无人关注日本民族优雅的外表之下,曾经给亚洲人民带来的那场血的灾难;无人深究日本人礼貌谦恭的背后,那一颗永不认错的心。

毋庸置疑,以上这些软实力综合起来就是中日两国人的形象,它深入人心。所以我们中国人应该悉心研究一下,把自己良好的公民形象树立起来,如若以小节掩大义,那有多吃亏。

日本政府机关虽然位于东京市中心,但是不少建筑相当老旧,内部阴暗,一些办公人员的办公桌也十分陈旧,“旧”成了外来者的唯一印象。这么做是为了保持建筑物和办公室的整体风格吗?并非如此,因为日本政府机关的所有开支都得公开透明,而日本民众不仅关注“看不看得到”钱花到哪里,而且要质疑钱“值不值得花”。如果有一笔开支讲不清楚,花得浪费了,是要有官员出来负责的,所以为了纳税人看了舒服,办公桌虽然旧但得照样用。

做好政府廉政建设,无疑是中国社会当下十分关心的事情,但“县级以上政府定期公布三公经费”的规定出来后,人们反倒担心这一制度或遭遇抵制,或者遇到敷衍,无法坚持下去。中国大陆如何从制度上防止腐败的产生,仍然是一个棘手的难题。

然而日本,虽然在战后出现了田中角荣、竹下登等政客腐败大案,却在公务员层面上,几十年来类似的腐败大案十分罕见。早在1950年,日本就制定了《国家公务员等出差费用的法律》,到2007年11月为止,57年中前后一共修改17次。这个现行法律适用于总理大臣到一般职员,对他们每天在国内或国外的住宿费、用餐费和交通费,按照不同级别,分别详细规定。日本公务员招待用餐费用则是每人一餐平均不得超过5000日元,并且要记载和公布用餐时间地点、用餐者姓名和单位、金额和店名以及相关事项。由于对各种公务开支做了细致的硬性规定,再加上公众的高度质疑,日本公务员想在公务开支上“玩猫腻”非常难。

长期以来,大陆民众都期待“三公经费”能够达到制度化的压缩,希望通过公开透明、社会监督来予以推进,但这只是一个使劲的方向。在一些单位,由于缺乏硬性规定,财政经费的使用存在太多漏洞,财政预算成了软而无力的“豆腐预算”,钱并没有花到位,一些单位缺乏节约意识,甚至在年底“突击花钱、用完预算”,以免来年预算减少。

春秋时期,齐景公曾问晏子:“廉政而长久,其行何也?”晏子回答:“其行水也。”古人的精辟回答,应给后人莫大的启示。“三公”只是当前廉政建设的“开头”,如果我们能进一步明确标准,坚持公开透明,真正激励节约,就一定能防微杜渐。

中日之间的差距,现在越来越大。但生活质量的高低不在于钱的多少。提高自身的素质才是最重要的。做好自己,不随地吐痰、买东西自觉排队,不说脏话、不在公共场所抽烟、不随便丢弃垃圾、自觉遵守各项规则、法则。如果80%的中国人能做到,中国自然是最适宜人类居住和生存的地方了。

在这里通过衣、食、住、行和购物来对比一下两国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水平。

首先说购物,说买高档品。日本的私家车是很普通的东西,日本人的月工资是35-40万日元左右,通常在银行、大手企业、IT和IT关连公司、商社、政府部门、自营业者的月收入更高,通常日本普通的大型企业普通正式员工的工资都在每个月50万以上,甚至更高(包括每年两次奖金)。根据日本厚生省的调查,日本会社员的平均月工资在50万日元以上,但日本一台普通家用车的价格不到200万日元,普通车型的价格与中国同价,甚至更低,也就是说用四个月的工资就可以买一辆私家车。而普通的数码照相机、摄相机的价格比在中国还要便宜。比如可以用3万日元买在中国出售价格在4000人民币以上的相机。也就是说一个日本大公司的员工,可以用月工资的十几分之一,购买中国外企白领一个月工资才能买到的东西。这就是生活质量的问题。

日本人的住房,每户日本人基本都是住一户建,也就是中国普通意义上的小别墅。价格在3000万日元至5000万日元之间,折算成人民币是在210万-350万人民币之间,是一户家庭6-9年的收入总和。这个价格正是中国北京或上海同等面积的房价。但在日本的收入却是北京、上海收入的十倍甚至更高。日本人可以轻松的贷款买房,比如一套4000万日元的别墅,首期只有100万日元,然后每个月还6至10万日元的贷款,40-50年还清。而在中国,贷款需要有各种各样的条件,而且贷到款以后,一套40万人民币的住房,首期也要交5万人民币以上,然后也是40-50年还清,但还贷款的数额却是一户家庭超过10年的收入总和。而且,日本人住的是五六个房间、有私人停车场和小花园的家庭一户建(别墅);而中国人住的是两室一厅。

再说交通。日本的交通方便,四通八达,只要到过日本的人都知道日本的交通环境比北京、比上海要强上多少倍。而且交通费占收入比例也比在中国便宜,比如日本普通出行的电车票在130日元-300日元之间,月票是通常价格的一半左右,而且日本会社员的车费都是公司报销。比如一个月收入40万日元的普通员工,每天通勤的费用也只有200日元左右,占收入的0.5%,月费用通常在1万日元左右,占月收用的40分之一,而且费用还由会社负责。但在北京、上海,普通公司员工的月收入能达到3000元人民币非常普遍,只有达到主管级的白领月收才能达到4千至5千人民币。而每个月的通勤费用要在60-100元人民币以上,占月收入的10%,而且很多情况下都要由个人负担。

说穿衣。日本现在的物价是全世界最高的,但远没有国内报道的那么高不可攀。比如,在日本普通的时装专卖店,买一件T恤,如果是日本以外的国家制造,价格在500日元至1000日元之间,日本本土产品的价格在1500-2000日元之间,占月收入的0.1%至0.7%,冬装外套的价格在1万-2万日元(2万日元的冬装已经算是绝对高档货),占月收入的3%-6%。而在中国,专卖店的T恤通常在50元人民币有时候上百,按月收3000算,占月收入的0.15%-0.33%,是日本的1.5倍;而冬装的价格在200元人民币至300元人民币(只是普通牌子),占月工资的5%-10%,也几乎是日本的倍数。

再说吃。大家都说在日本吃东西贵,如果按绝对价格来看,日本的东西的确贵,但如果按月收入比率值来看,绝对不比在中国的大城市贵。再对比东京和北京、上海。一个三口之家的日本家庭,每个月的家庭火食费是在5万日元至8万日元左右,占这个家庭男性收入工资的16%-26%(这只是按这个日本男人的最低工资标准,也就是月收入30万日元),但根据日本厚生省的统计,日本2004年公司人平均月工资是在50万日元以上,这里的统计方式是扣除厚生年金、国民年金、国民健康保险以及每月的税金后的最保守的数字。而在中国,一户三口之家每个月的火食费至少要在400-600人民币之间;就按300-500人民币计算,每天支出了10元至15元人民币的火食费,也要占月工资3000元的10%-16%,只比日本便宜不少5-6个百分点。而且,日本人非常注意节俭,在电视上经常有这样一栏节目,给几个人每人1万日元,让他们用一万日元生活一个月,最后剩下钱最多的人是比赛的获胜者。而在这档节目中,用1万日元生活一个月的人,通常都会剩下3千日元以上,最多的生活一个月只用300多日元,相当于人民币200元人民币。日本人出去喝酒,通常在1万日元至2万日元之间,可以吃喝得非常好,按月收入算也就相当于中国的100人民币至200人民币,但如果中国人要出去喝酒,通常也要花二三百,比日本要贵。

再说福利。在日本因为每个人都有国民健康保险,所以去医院只付担30%的医药费。而在中国,虽然也有医疗保险,但去医院后只能在最便宜的药物中享受这个优惠,而在很多地方,连做个CT都不享受医疗保险。在日本,施行的是真正的义务教育,小孩子从上小学就不用花钱,不用交学费,家庭只负担孩子的饭食、书本费,一年的费用在20-30万日元左右,也就是家庭成年男子一个月的工资,这样一直坚持到高中毕业。但在中国,九年“义务”教育,还要交学费,杂费,乱七八糟的费用一大堆,一年下来至少也要个三五千。日本会社的员工退休,会拿到一笔不菲的退休金,这是会社感谢这位员工在会社服役了一辈子的感谢,虽然现在日本经济不景气,但少则一两百万日元,大型会社以及银行、IT、商社有的可以拿到五六百万日元,这只是普通员工,如果耗到部长(部门经济)或以上的级别,这个数字就更高;但中国公司员工退休了什么都没有。退休后,因为日本员工都在工作期间交纳了国民年金和厚生年金,一般每个月可以从国家领到15万-30万甚至更高的退休金(这不是政府公务员,只是普通日本公司员工),而这个时候的医疗费用只花10%甚至3%,这种待遇加上存款,足够让已经还清了住房等贷款的两个老生安心的渡过晚年;而在中国,公司员工退休后除非“人事关系”在公司的员工,多数合同工都没有退休金,老了以后的生活保障很成问题,而公司又只负担有“人事关系”的员工,对于普通员工只让他们交养老保险,而这个养老保险交了以后,等到真的年老了,能从国家的社保局拿到多少?谁知道?而且,医疗费用怎么办?中国的医疗费用和药品费用高得出奇,与人均收入绝对不成比例。

再说玩。在日本旅行,比如去澳大利亚中档的六日旅,费用在10万日元左右,相当于月工资25%-33%;去加拿大、美国十五日游,费用在15万-20万日元,相当于每个人月工资的一半;去东南亚旅游非常便宜,10万日元可以游新泰马一个星期。而在中国,去澳大利亚一个星期需要人民币8千以上,比日本还要贵,而且是月工资的2-2.5倍。去美加十五日游,费用在1万55千人民币左右,是月工资的4-5倍,去东南亚最近好像也便宜了,但也要8000人民币左右,与日本相当,但却是中国人月工资的2至3倍。在中国滑雪,是按小时算钱,一个小时便宜的20元、贵的50元,一天如果想滑8个小时,需要花160-400元,相当于月工资5%-10%;在日本滑雪,按天算钱,一天便宜的7000日元,贵的1万日元,相当于月工资的2.5%-3.3%,而且从早上九点,可以滑到晚上九点,随便。在日本看一场美国大片,价格是1800日元,相当于月工资的0.6%,在中国看一场美国大片,价格在30-50人民币,是月工资的1%-1.6%,也就是说在中国看电影的价格是在日本看电影价格的2-3倍。是日本很多博物馆、展示厅对学生都是免费,但在中国对学生也只是优惠;在日本很多体育设施,比如篮球场、小足球场、网球场对民众都是免费开放,但中国除了学校,想找个踢足球打篮球的地方越来越少。……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