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自己

——读《慕容雪村中央民族大学演讲》

2012-05-21 02:38 作者: 唐子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摘要:慕容雪村在中央民族大学说祝福话,很机智。他在北京读大学时,接受了一位老师的反话启蒙,不做标准人,做真实的“我”:做作家,写自己有知觉、能感受的真话;做演讲,讲也启智益善的三个祝福:祝大学生,第一,“成为一个真正的人,如果做官员要有血性、知性和理性;第二,“成为一个现代公民,不是古代编户之群氓,也不是成了虚词的人民;第三,“成为合格的大学生……一生只向真理低头。”只向真理低头,很对。

网络作家慕容雪村流传的演讲文稿,我最早关注到的是在中央民族大学的,摘要如下:

我是个穷而潦倒却说祝福话不同的作家。读大学时,一位长相猥琐的老师教我懂得最简单的道理:人首先是个人,是自己,对家人、亲戚、朋友有感觉,而后才是贡献国家社会。21世纪的官,不懂得这个道理,就成了麻将、阴谋诡计似的人,也就是说,不是人了。我今天对同学说三句祝福的人话:祝你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不是革命的一块砖,也不是某架机器上的螺丝钉,既不是谁的羊,也不是谁的枪,你是你自己;一个现代公民,不是古代的黔娄、黎庶、编户之氓,也不是所谓的人民之一;一个合格的大学生,一生只向真理低头。

全文3000多字,我浓缩为200字。古代史官到处“采风”,甄别和选择之后,留下来也许就不到一成的文字载入史册。我常学习这种方法,多数读者希望帮助节省时间。

这位70后的作者,讲演中最抢眼的一句一气呵成的话,就是“三祝”:“祝你正直,祝你聪明,祝你活在某种文明之中,而不是只为了一堆臭钱活着。”这说来容易,做到难。细细琢磨这三祝,也是一类安全的套话,模糊中传导了自己想表达的意思,又没留下话柄。

慕容雪村到北京读大学时,接受了一位其貌不扬的老师的反话启蒙,告诉他:生活没有标准答案,人应当怎么过,先要做个真实的“我”(活生生的自己,有知觉、能感受),这样才能对家人、亲戚、朋友,乃至国家、社会负起责任,才不会为了“做个有用的人”而成了木柴、麻将、阴谋诡计,最后不幸成为“全然忘了自己首先是个人”的官(局长、书记),以及拆迁队员、城管,成为在妈妈垂危和进京唱红歌之间“选择唱红歌”的“大义灭亲者”。

慕容雪村就这样成了一名写真情话的作家,写自己有知觉、能感受的真话。应当承认,慕容雪村这些话没有特别的针对性,没有点着薄熙来、周永康或江泽民的姓名讲,校方允许他侃侃而谈。这是一种机智,把对被迫说假话的不满,对当代官员没有人性的不满,对野蛮拆迁和城管的不满,对趋炎附势唱红歌的不满,都表达了,隐含着最严厉的批评:不是人了。

这样慕容雪村就开始解析他的另外三个祝福:第一个祝福:祝大学生“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不是革命的一块砖,也不是某架机器上的螺丝钉,既不是谁的羊,也不是谁的枪,你是你自己。你可以当局长、当书记,可你知道,那并非你的全部,只是你的一个头衔。”慕容企望教有志做官的学生做个有血性、有知性、有理性的官员。给大学生讲做人道理的作家不少,像这样直接对革命接班人发微词的作家不多。尽管这样说早就没事了,很多人还是怯弱。其实我从小到大的经历也见证,在天时已成之际,每个人都是地利、人和的元素,只要不把自己置于“风口浪尖”,说出人生和社会的常识没事,不过是走路似的一步一个脚印前行。

慕容雪村解析他的第二个祝福,祝大学生“成为一个现代公民,不是古代的黔娄、黎庶、编户之氓,也不是所谓的‘人民’之一。”他解释说,在所有被冠以“人民”的机构中,“除了人民监狱和人民有点关系,其它的离人民都很远,人民代表基本上不能代表人民,人民公安基本上与人民为敌,人民的公仆基本上骑在人民头上,所以‘人民’二字基本上就是个虚词……但公民不同,身为公民,除了要和人民一样纳税,更应该知道自己的权利和义务。……言论自由、出版自由、信仰自由、集会结社游行自由……都是你的,你自己的,不应该被随便夺走。如果有人夺走了,你就应该像个真正的公民那样,堂堂正正地去找他要回来。”

慕容雪村在教大学生如何做公民,首先要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其次要创建自己投票选出来的政府,把政府像物业公司一样对待;第三要爱地理上的、文化和民族意义上的中国,而对中国政府“要看它做得好不好才决定是否爱它”;第四“应该独立而清醒,不依附于任何人、任何机构”,要清楚“这世上没什么东西是完美的”;第五要勇于批评混球政府,不要让人随意代表和蒙骗你,“不管他是班长、团支书,还是学生会主席”。从政治退化到亚里士多德所说的寡头政治的很坏的境况,慕容说的是对的,这就是民主的道德底子(色)。

慕容雪村解析他的第三个祝福:“祝你成为合格的大学生……一生只向真理低头。”相比50、60后的我们来说,慕容雪村要文雅许多。但就是这些“打不晕人”的话语,还是有很多人不敢说,只想共享他人的抗争成果,不想冒险,做自己还不合格。他通过批评中共统治60多年大学缺少的东西,表示希望大学生多些学术、风骨、大师,多些真理的追求。

慕容雪村在中央民族大学的演讲并不玄奥,无论做作家当老师或读大学,生命个体都理应活得像个人,踏坚实每一步:作家要写适量的文字和适度的作品,老师就要说对学生启智益善的真话。现代公民已经是过去时了,2012年已是《圣经•启示录》所说新天新地的前夜。做合格的大学生,一生只向真理低头,这话说得很对。

点击与作者交流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