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人生:从长恨歌到长生殿(图)

白居易笔下的千年之恋

2012-06-07 09:16 作者: 许青山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日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儿时就背得滚瓜烂熟的长诗《长恨歌》,至今依然琅琅上口。这是我今生背诵过的唯一一首长诗,在那尚不知男女情爱为何物的天真岁月里,“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这样的诗句就已经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现在回想起来,白居易笔下这首长诗中所表现的中国古典唯美主义,以及那份“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刻骨铭心的深情,多年以来一直影响着我。在我看来,《长恨歌》所表现的不仅仅是唐明皇与杨贵妃两个人之间的事,而是爱情本身。

清初才子洪昇依据《长恨歌》妙笔生花,所作剧本《长生殿》一经问世便引发轰动。“一时朱门绮席,酒社歌楼,非此曲不奏,缠头为之增价”,被誉为与孔尚任的《桃花扇》齐名的清代最杰出的戏剧作品。作者洪昇因在康熙的皇后佟佳氏大丧期间于寓所演出《长生殿》,被言者所劾,革去国子监学生籍,一时株连多达五十人左右。时人诗云:“可怜一曲长生殿,断送功名到白头。”

由《长生殿》所引起的这场宦海风波,是康熙年间的一大公案。当代历史小说名家高阳经考证,凭着又一支生花妙笔写成《再生香•醉蓬莱》合集,描写多尔衮、孝庄以及顺治帝、董小宛之间波澜起伏的宫廷爱情戏,再令读者一饱眼福。

这五千年的历史本身就是以人世间为舞台的一台大戏。从长恨歌到长生殿,上文所说的是一条明线。而在这条明线下面,还有一条鲜为人知的暗线。坊间传言称,多尔衮与孝庄,就是唐明皇与杨贵妃转世。因为有当初长生殿前“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誓愿,所以这二人再续前缘,在轮回转世中又扮演了多尔衮与孝庄的角色。

可是我们知道,杨玉环原是唐明皇之子寿王李瑁的妻子,也就是唐明皇的儿媳。无论文学作品写得如何美好,可是这两人之间的恋情,是违反人间伦理的不伦之恋,是一段孽缘。令人叹息的是,当他们转生为多尔衮与孝庄时,还是一段孽缘。孝庄本是清太宗皇太极的妻子,多尔衮与她之间是叔嫂恋,还是一段不伦之恋。

“上寿称为合卺尊,慈宁宫里烂盈门,春官昨进新仪注,大礼恭逢太后婚。”

这是明末抗清名将张煌言所写的《建夷宫词》中的一首,说的就是孝庄皇太后下嫁摄政王多尔衮之事,虽然清王朝一直不肯承认这桩丑闻,可是历史上确有其事。孝庄坚持死后不与清太宗合葬,吩咐孙子康熙帝:“我身后之事特嘱你:太宗文皇帝梓宫安奉已久,卑不动尊,此时不便合葬。若别起茔域,未免劳民动众,究非合葬之义。我心恋你们父子,不忍远去,务必于遵化安厝,我心无憾矣”那都是表面上冠冕堂皇的托词,其真正的原因在于孝庄后来嫁给了多尔衮,无颜再见皇太极于地下。

“掖庭又说册阏氏,妙选孀闺足母仪,椒寝梦回云雨散,错将虾子作龙儿。”

这是《建夷宫词》中的又一首诗,透露了一个更大的秘密。其实顺治帝是多尔衮与孝庄的私生子,因此多尔衮这“皇父摄政王”的称号是名符其实的。可是多尔衮死后马上就被自己的儿子顺治帝清算了,这也是因为他的这种不伦之恋实在太不像话。

尽管唐明皇,或者说多尔衮这个生命本事很大,能够建立开元盛世,又能打下大清的江山,可他谁违反了人伦,谁就要为此付出代价,过去叫做遭报应。唐明皇晚年的凄凉和多尔衮死后的被清算,都是他们自恃功高权重,得意忘形,为所欲为而付出的代价,也为后人留下了十足的教训。

其实还不止于此。因为唐明皇、多尔衮身为人上之人却带头搞不伦之恋,历史上影响实在太坏,光一世遭报还不够,所以后来的杨乃武又是他转生,而那一世的小白菜也是杨贵妃,或者说孝庄转世。杨乃武与小白菜,看似祸从天降,无端遭人诬陷,受尽酷刑折磨,差点就掉了脑袋,其实都是因为他们过去的不伦之恋而付出的代价。

“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渺茫。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

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原来多少年来一直让自己为之感动,为之神往的白居易笔下那一段千年之恋,居然是不为天理人伦所容的畸形之恋。从长恨歌到长生殿,这就是唐明皇千年之恋的故事给我们的启示。

点此在线阅读【新看点】杂志六月刊

点此阅读及下载全部杂志

新看点6月2012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