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差距很大:日本自危团结中国自大散漫


中国和日本差距很大:日本自危团结中国自大散漫

日本与中国的民族性格

——相别天壤的环境造就相差天壤的人 

——日本自危而团结、中国自大而散漫

关于中华民族的性格中好的一面,我在这儿基本不说,我们主要针对坏的,赞歌一天听得我头疼欲裂,我想大家也是。

当然、狠批是为了进步,而我们这个民族在更多的时候让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一、自然环境与民族性格

看一个人的性格,必须要看其生长的环境、成长的历程,当然,先天因素对于性格形成也会起一定作用,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环境与人生历程改变人是客观的。

一个民族更是如此。

比如中国,地大物博、优越的自然环境使得中华民族在肥沃广大的土地上长期从事以农耕为主、以家庭为单元的自给自足经济生活。

正是长期的这种经济生活,使得中华民族形成了各自为阵的自由与散乱性格——人们由于各自物质生活的孤立与生活实况的迥异,所以人们之间关于生活与社会的观念主观性极强、很难统一,也由于家户之间封闭的经济生活,所以社会的合作极难进行。长此以往,这些就镌刻于骨子里了。

与中华民族完全相反的是日本:日本是一个海岛国家,孤零零地漂浮于苍茫的大海之上,加上日本的土地贫瘠、自然资源匮乏,所以他们不可能过像中华民族那样安闲的自给自足生活,相反,他们在长期艰难的环境下,必须高度协作才能在这片犹如一叶孤舟的贫瘠的海岛上生活下去,自危成了挥之不去的梦魇。

自然环境与民族历程决定中华民族与日本民族完全相反的民族性格:

中华民族的本性喜欢各自为阵、日本民族的必须则高度协作,自由闲散镌刻在中华民族的骨子里,而深刻的自危意识导致的集体协作精神则镌刻在日本人的骨子里。

中华民族应该是这个星球上最喜欢个人自由、从而散漫的民族,而日本民族则是这个星球上最善于协作的民族。

这两个民族都拥有极强的承受能力:中华民族主要为了个人自由与家庭幸福而承受着来自官商的压力,而日本民族则为了集体与国家、民族利益承受着来自自然环境的压力。

你千万不要以为中国人的承受力不如日本人,在中国你要生活下去,最主要的是要应付来自他人的若有若无而实则极其强大的攻击力量,这个力量其实比来自自然的力量让人难以预防、难以迎战的多得多,在这种综合力量中打拚起来的人,那基本达到了百毒不侵的金刚不坏之境,而更多的人则被折磨得棱角尽失······中国人似乎天生喜欢被官商虐待、被体制压制,但是对于身边的人寸步不让、睚齿必报,还喜欢欺侮弱小——其根源是自己被别人欺压的心态的转嫁——就犹如阿Q打不过、不敢打别人,但是在挨打之后会打身体和地位不如自己的可怜的王胡·····

你看看那些地沟油事件、毒奶粉事件,其实这些事情参与的人至少数千上万人,但是没有人检举,等到事情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于是大家就都去表示极大的愤慨;我们身边每天都上演着不公平、乃至于经常自己就在参与其中,但是也没有人去管这些,一旦这些事情曝光,大家又都集体义愤填膺;身边需要帮助的人太多,我们都不去帮助,但是看到曝光的需要帮助的,就会情绪激动并捐款·····你看中国人做事,往往会百思不得其解。

唉,这个国家。不爱来实际的,爱玩虚的;对于自己的要求极低,而对于别人的要求极高····面子比里子重要、数据比实际主要。

正是这些虐根性,所以庞大而散乱的中国,经常被不强的外敌入侵,残杀······如果这些虐根性不能改变,那政治体制改革(其实质不是民主政权框架的建构,而是全民从基本观念上具备公德意识、公民意识——把大家的事情当事情、把大家的环境当家、把大家的规则当规则)就永远不能切实展开,并且,中国还可能会被入侵和残杀。

和中国人的盲目自大(其实是一种自卑)、自由散漫、不图进取相比,日本人表现出的是极强的卧薪尝胆、励精图治精神,实际上他们做的比中国承受方面的楷模——越王勾践还要好——在民族整体落后于其他外敌的时候,他们可以进行数以百年的韬光养晦——对外极其谦逊地学习,恭顺地讨好乃至于谄媚。内部则在各自心知肚明、不言而喻的强大起来报仇雪耻的心理支撑下、以高度的协作,极力而高效地自强。

而一旦他们彻底强大起来,他们会让原先自大的民族连本带利偿还——这点相对于中国来讲,应该是切肤的——甲午海战之后,日本集体向中国讨要了半个世纪过去数百、上千年丢失的尊严,一直持续到二战结束,而此前他们何尝在中国面前谈过尊严啊。

二、被压制和外放

在更长的时间里面,中华民族主要在自己家庭追求生活的自主,但是由于力量分散并很难统一,所以被地主与专权阶层各个击破——占有他们的土地、剥夺他们的权力——在人身上奴役他们——但是中国人的心灵是世界上最难以征服的——他们骨子里面是追求自由与自我的释放的。

中国人对于自己反抗不了的官商会表现出极大的顺从,但那绝对不是彻头彻尾的忠于,他们无时无刻不在盘算着将来一旦自己摆脱这种状况,就要怎么报复····

于是,中华民族虽然在自己的封闭的物质生活之内追求家庭与个人的自由,但是却经常过着多数人被少数人奴役的生活——这实在是一种令人惊异的现象,正是这种长期的精神追求与物质实际生活的巨大反差,导致了中华民族对于来自比自己强大力量逆来顺受的本性,而对于国家与民族的大是大非、大灾大难更是极度的漠然。

于此相反的是,中国人对于级别和自己差不多的人的压制则毫不退缩。

大家在官商的压制之下,只有实在生活不下去了,中国人才会逐渐聚集到一起反抗,然而既便如此,让他们从心底真正形成合力,那是更加艰难的事情。

中国末代的造反领袖,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两件事情就是:

一、引导长期被地主与权贵压抑的小农意识各自释放。

二、有效地组织这外放的、立场与指向各自完全不同的小农意识,尽量形成一定合力。

通常情况下,失去节制,全面外放的小农意识会各自指向曾今压制过自己的地主、商人、权贵,并有可能会延及一切压制过自己的东西。

历朝历代的末世造反队伍,比如秦末造反队伍在项羽的率领之下冲进咸阳烧杀抢掠;西汉与东汉末年的造反队伍冲进长安烧杀抢掠;唐末起义队伍在全国的烧杀抢掠;明末李自成队伍冲进北京的烧杀抢掠······

与中华民族长期被地主与其他财富兼并势力、以及权贵阶层长期压制不同的是,日本民族则主要是长期被自然条件压制。

中华民族的被压制尚可通过大众的起义而获得暂时的解脱——并且即使被压制也不是一直的高压——中华民族总会在夹缝中求安。而日本对于自然环境造成的无法克服的压迫感从来没有消失过—— 一直在持续,在明治维新之前,他们基本没有什么办法获得解脱——日本民族的自危意识完全是自发的,程度比中华民族的要深刻的多,而时间上则一直在延续。

就压制力量而言,压制中华民族的力量主要是人,而压制日本民族的主要是其自身的自然环境、物质生活基础,所以,一旦中华民族与日本民族的压制力量被解脱之后,被压制的反力量的指向就会不同;此外,由于中华民族散乱无序的民族性格与日本民族高度集体协作的民族性格的不同,所以,双方各自被压制的心理被释放之后的表现也就会出现极大的不同。

被压制的中华民族在解脱压制之后,会各自指向压制过自己的具体的人,而日本人就会竭力改变一直限制自己的自然环境条件。

解脱之后的中华民族通常会陷入互相混战、互相攻讦,而日本民族则会集中力量指向外界——通过集体的合力改变自己的生存际遇,当然,其早已被压制为畸形的心态和担心会导致对于外界的大屠杀······

日本在明治维新之后,经济与科学在互相刺激中发展,政权也逐步民主化,全社会的人力、物力空前增长并被高度调动——形成了强大的合力,于是必然导致其全面而疯狂的向外侵略——基本目的是改变自己的物质生活环境与际遇、连带着大规模与残忍的烧杀抢掠。

这种“变相外放”的合力,在二战时期达到顶点,而在二战之后,其消磨了攻击的戾气,再次转向国内的高度协作与敬业,日本很快就成为世界上最为先进与发达的国家——在自然资源极度匮乏、国土极为局促的自然基础之上!

三、总结。

一个人在长期的被压迫之后,会以相应的力量报复,极端的攻击性的根源是曾今被极端地迫害与压制。

一个民族也是这样······

中国和日本有完全不同的自然环境,发展历程,被完全不同的力量压制,表现出完全不同的民族秉性。

换一个角度来看的话,这两个民族都有被长期压制而形成的“神经质”——日本比中国人程度要深。

而这种“神经质”被久压之后的反抗与爆发,中国一般表现的比较散乱,而日本则高度集中;中国一般将矛头指向国内的相互,而日本则集中指向国外。

中国人追求个人的自由,而日本则致力于摆脱民族与国家的困境。

要改变一个民族的秉性,先要改变其生活环境与生活方式。

而目前日本与中华民族的生活环境与生活方式都在改变——世界市场经济一体化大势已经形成,日本的经济触须伸向了全世界——他们不需要以前那么自危了,但是其高度团结与敬业的民族秉性还会继续很长时间才能逐渐消磨····中国也越来越参与到世界市场经济一体化的生活环境与模式之中去,中国人的散乱与各自为阵的秉性也逐渐改变·····

世界最终会由于基本物质生活的融通,而走向民族文化、观念、基本精神的大融通,各个国家与民族都应该面向那一目标而各自“舍弃糟粕、存其精华”——把相对于人来说,最为优秀和共通的秉性传承下去····

可能人类社会本身就在做某种最为伟大的沉淀与净化吧·······
······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