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恩宠:大批干部策划弃船而逃(图)


2012/08/03/20120803094708160.jpg
出国热已向高中生延伸,与其苦读三年国内高中,不如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让孩子进入海外接受多元的教育。(网络图片)

近年高考学生大幅下降,而考留学的比例惊人上升,已提前到高中一年级。大批官员、权贵借机将子女送往国外,准备弃中共“船”而逃。

中共十八大将于秋季举行,种种迹象表明中共不会主动政改和接受普世价值,只可能在某些经济、行政、社会管理等方面作些“适应新变化”的调整。六月中,官方广播:至明年全国养老金将亏空十八点三万亿元……

从六月一年一度高考,可看出人心向背。今年高考报名人数为九百万人,是零八年以来连续下降的第四年,人数下降了一百四十万人,但今年全国高考录取率将达百分之七十五,江苏更达百分之八十二。但是,参加“洋高考”的比例惊人,上海大批学生留学时间提前至高中一年级,尽管去年高考录取率已达百分之八十五。仅六月二日,到香港参加“洋高考”就达二千名,考后有的家长带子女参加了香港“六四”纪念活动,这是中国公民和平不合作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北京高考期间出动了一万四千名警员、四千名城管维持次序。

上海留学新潮:高中生出国

由于本地出生人口下降和阻止外来人员子女在上海参考及出国潮的影响,上海今年仅五点五万考生参考。由于两级分化及社会腐败,近年的出国热出现新变化,以往弃考的多是成绩不足以上大学或国内名校的“逃避族”。这几年是优秀学生、官员和富人后代成了留学的主力。上海四大高中名校(上海中学、华师大二附中、复旦附中、交大附中),出国留学平均为百分之三十五,若加上高中的国际课程班,名校出国的比例已超过百分之五十。

上海中学生参加“洋高考”的人越来越多。四大名校今年“裸考生”(完全靠高考成绩入国内大学)均不到一半,其中上海中学“裸考生”只占总考生的百分之二十七。我于一九六六年毕业于华师大二附中,今年从校友会中得知,已有百分之二十八的考生在高考前被哈佛、耶鲁、牛津、剑桥等名校录取,加上被海外二、三流大学录取共占百分之六十一……

四校以外的上海外国语大学附中,一九六六年曾初中毕业于此的外长杨洁篪夫妇和副外长崔天凯、王光亚(现任港澳办主任,夫人系同学陈毅之女)。今年裸考生更少,总共只有十余人,占毕业生的百分之四点五六,二百一十九名毕业生中,有八十名已被海外录取,八十名学生被保送国内各高校。

上外附中崔德明校长向媒体透露,以前是三分之一学生出国,三分之一被保送,三分之一参加高考,但今年出国人数更多。交大附中校长徐向东表示,前几年高中四大名校的学生出国的并不太多,比较典型的模式是国内大学本科生再到海外读研究生,但这几年留学结构发生很大的变化,高中毕业即出国越来越多。交大附中今年有五十九人出国,以他们的成绩在国内完全可以进入北大、清华、复旦、交大等一流名校。

出国热已向高中生延伸,徐校长认为是家长和学生观念都在发生变化,与其苦读三年国内高中,不如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让孩子进入海外接受多元的教育。

每年出国留学学生已达三十万

在今年三月两会上,部份代表“炮轰”中国教育体制,认为出国留学已从以往读研究生为主,变为到海外读大学本科的越来越多。这些体制内精英官僚化,太不了解实况。

十年前,当上海多所高中争办三年制出国班之际,许多中学“秘密”开设了“一加二”班,将出国留学提前至高中一年级。学生在国内读一年高中,后两年直接到国外读,由海外就读学校帮助申请大学。以上海区属重点学校大同中学为例,今年出国班学生全部拿到赴美签证,分别进入美国十四个州的二十所私立高中。“一加二”班的学生,一周要学习二十节中方课程和二十节外方课程。校方为学生提供了全美二百多所住宿制私立高中做选择,由学生和美国高中双向选择,一旦经过视频面试被录取,即可赴美读高中。

究竟有多少学生现在弃考出国留学?上海市政府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印杰近日透露,去年至少有一成。官媒透露,去年上海重点初中有百分之十四学生放弃中考,直接到海外读高中。中国教育网近日发布《二○一二高招调查报告》显示,出现三放弃现象,即:放弃报名或考试、放弃自愿填报、放弃入学报到等现象严重。近年来出国留学人员保持年平均百分之二十增长,每年接近三十万……

不准异地高考,香港洋高考热

中共的工程师治国,国家被越搞越乱,坚持户口制度,长期不准学生“异地高考”,仅凭此项,中共体制很快将被人们抛弃。全国现有流动人口二点六亿,五千八百万留守儿童和二千七百万随父母打工的子女。中国大陆有十八个省、区自行命题高考、高中教材不一致。按常识推论,至少有二点六亿人对禁止“异地高考”投反对票。家长和学生对高考如此紧张,是因为社会上升通道狭窄及机会渺茫,且多半已被特权阶层垄断,留给普通大众的进身之阶只有高考到入党加卖身投靠这座独木桥……

晚清已有一百万读书人,突然取消科举制度又未全面引进西方的学校制度,大批知识人士失去了上升空间,是导致辛亥革命的重要原因。二点六亿流动人口绝大部份系生活、就业不稳定者,一旦子女失去良好的教育机会,意味着两代人几乎无“翻身”之日,抛弃旧体制、迎接新体制很可能是他们的选项。

六月《二十一世纪经济导报》刊登几个案例:“我们等得起,孩子等不起”,谭女士告诉记者,她一九九○年来北京,孩子一九九六年出生,现在朝阳区读高一。她每月向教育部、北京市委呼吁取消高考户籍限制,但“又要上班,又要上访,耗费了精力不说,最气愤的是没有回应”。家长们做出“两手准备”,回原籍高考和出国。如果初中毕业上国际学校,每年的学费大约十万元,各方面加起来的教育费用近一百万元,远非一般家庭所能承担的。“孩子成了最大的牺牲品”,周女士气愤地说,“孩子现在是被出国,父母吃点亏无所谓,但孩子的教育耽误不起”。

全国范围内异地高考政策何时出台?中国教育科学研究员储朝辉在被问及解决问题时间表时称:“短则三五年,长则几十年”。对付这场无望的战争,他们想尽办法,赴香港“洋高考”是选择之一。据报导,香港SAT(学术能力测试)考场外,除十多辆陪考团的旅游巴士,数以百计的家长坐在闷热的等候区,等待长达五个小时的考试结束。安徽的张女士早上七时就抵达会场,她十七岁的儿子已不是第一次到港应考。两人特地提前一天到港,打算考后逗留两天,花费大概上万港元。

近年来,这样带着儿子到香港参加考试的内地家长与日剧增。年轻人进美国名牌大学,必须报考俗称“美国高考”的SAT测试。SAT每年有六次考试机会,内容包括批判性阅读、数学和写作,其成绩是世界各国高中生申请美国名校学习及奖学金的重要参考。但SAT至今未在内地设考点,香港成为首选。○七年内地赴港参加SAT的考生占总人次的百分之九十五,达七千多人次;二○一一年,SAT考生至少八成来自内地。“SAT香港陪考团”一般为四天三夜。亚洲国际博览馆考场已成功带旺区内酒店生意,最多时容纳八千到一万人。

二千二百万中国人想移民美国

尽管中共与美国在搞人权对抗,邓小平说:“你(西方)的人权和我的人权不同”,但仍有二千二百万中国人想移民美国。据美国民调机构盖洛普在其网上透露,全球超过六点四亿人有移民想法,约占世界各国成年人比例的百分之十三,其中约有一点五亿人想移民美国,其中中国人有二千二百万人,居全球之首。美国二○一一年共发放一百零六万张“绿卡”,其中八万七千张给了中国人。中国有近十四亿人,二千二百万人想移民美国仅占总数人口百分之一点五左右,远低于世界各国平均百分之十三的比例。中国人口占全球五分之一,按比例一年拿到美国绿卡应是二十六万而不是目前的八万七千。

五月二十七日,中共在北京举行了《防止违纪违法国家工作人员外逃工作协调机制联系会议》。据透露,平均一天最多有五十一个贪官外逃未遂,十二年来抓获一万八千违纪违法外逃人员,金融和国企是携款潜逃重灾区。政府跨境追赃难度大,成本越来越高,中共这些治国的工程师们对法律本是外行,长期以来对各国资产跨国追回资金分享比例原则并不知晓。美国的分享比例取决于他国在司法合作中的“贡献”,分为百分之五十到八十,百分之四十到五十,百分之四十以下。许多国家分享比例是扣除执法费用后的数额一半。中共能追回海外的巨额财产恐怕还抵不上执法所需的成本,证明其反腐机制是失败的,这与长期以来歧视、打压律师的制度和政策有关。

中共十八大若不从人治(党治)走向法治,不从工程师治国走向律师、法官、法律人治国,若这个转型还是采用“渐进”方式,现行体制的败局已无多少人可怀疑。今年是九○后第一批大学生六百八十万毕业,农民工和大学生在抢饭碗,农民工要户口、大学生要住房,这是中共再十年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当大家要选票时,旧体制必然垮台。上海官方宣布,每年不得不动用近二百亿财政补贴当年养老金的发放,我认为其资金还是来源土地财政,大拆大建不会停。大批学生参加洋高考,一方面反映出人心向背,另一方面也折射出中共官员早已准备“弃船而逃”,这是一艘毛泽东、邓小平按斯大林模式建造的船。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加拿大有中国贪官小区?报道称近万人消遥海外(图)/超级苹果网

2012/08/03/20120803095548851.jpg

中国传媒大幅报导“贪官外逃”现象,近万人消遥海外,甚至指加拿大有“贪官小区”,这些贪官成群出没,在当地发挥影响力。担任高山法律顾问的任立三表示,媒体以讹传讹,外逃贪官低调都来不及,怎可能结党成派,引人侧目。但他不讳言加拿大仍是中国贪官外逃首选。

日前中国传媒大幅报导“贪官外逃”现象,指官员或国企高干“贪了就跑,跑了就了”,有近万人卷走逾兆元资产在海外消遥。甚至指加拿大有“贪官小区”,这些贪官污吏住在一起,成群出没,在当地发挥影响力。

但担任高山法律顾问的任立三表示,可能是中国传媒以讹传讹,这些外逃贪官为了避人耳目,低调都来不及,怎么可能结党成派,招摇过市,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就他所知,这些人士行事小心,很少聚在一起,就算过去是同僚或旧识,彼此知道对方住本地,但也不会主动连络,以免有人遭警方调查时,惨遭池鱼之殃。

他认为可能是他们多住在豪宅林立的温哥华“西区”,让中国媒体以为是个“小区”,才会有产生这种误解。

任立三不讳言加拿大仍是中国外逃贪官的首选,主要是加国法律制度太周延,尽管官员想加速遣返这些外逃贪官,但在司法独立的前提下,所有法律程序走完前,行政部门也无能为力。

让中国贪官认为逃往加拿大比较不容易被遣返,只要当初是合法取得身分,至少妻小可以继续留在加拿大。

他说赖昌星被遣返后,加拿大在中国贪官心目中的地位可能打些折扣,但本地不会像菲宾律或某些国家,有黑社会或政府官员天天向他们勒索要钱,躲到加拿大还是相对安全。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