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残数据”遭拍砖 近期脑残数据一览


2010年中华民族复兴指数为0.6274,2011年全国家庭平均住房面积为116.4平方米,中国家庭总净资产比美国高出21%……近来,各种经济社会统计数据及指数频频见诸报端,其中一些引起了广泛的争议,甚至被网民称为“脑残数据”。

现在,各种机构热衷发布指数,是因为它能带来经济效益,但一些指数在制作发布时,指标设计、取样范围、分析结论等不够严谨科学,并不能准确反映社会现实,对公众预期和政府决策产生误导。要规范一些统计数据和指数的发布,需要依靠行业自律和监管制度出台等多方措施来实现。

近期引发争议的脑残数据指数

●北京大学发布的《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2》显示,去年全国家庭的平均住房面积为116.4平方米,人均住房面积为36.0平方米。

●国家发改委研究院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称,2010年中华民族复兴指数为0.6274,即完成了62%的复兴任务。这比2005年民族复兴指数(0.4644)大幅提高。

●西南财经大学发布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报告》称,目前中国自有住房拥有率高达89.68%,远超世界60%左右的水平(美国为65%,英国为70%,日本为60%);中国家庭总净资产为69.1万亿美元,比美国家庭总净资产(57.1万亿美元)高出21%。

●中国科学院管理所完成的《世界与中国城市化之路》报告称,北京、上海、天津的和谐指数位居全国前三名,其中北京的和谐指数最高,为0.79,被称为“和谐城市”和“宜居”城市。

●由中国人口宣传教育中心和中国社科院联合发布的“2011年中国家庭幸福感调查”显示,超过70%的受访者感觉幸福。

一些数据网民称为“脑残数据遭“拍砖

“工资和物价就像龟兔赛跑,民族复兴指数都高达62%了,我们还在为一碗粉吃或不吃而烦恼,看来我们是要超速‘复兴’的一群,否则会影响整个民族的‘复兴’大业!”针对日前某学者抛出的“民族复兴指数”,网友在微博上展开了调侃。随着越来越多的指数和研究报告出现在公众视野,其中被舆论“拍砖”和“炮轰”的也不在少数。有些统计数据甚至被网民称为“脑残数据”。

“有些指数设计故弄玄虚,缺乏现实意义;有些数据结果脱离社会实际,与老百姓的切身感受反差较大,所以会引起巨大争议。”首都经济贸易大学金融系教授谢太峰对本报记者坦言。“比如民族复兴指数,这是很难量化的。所谓‘复兴’以哪个时期、哪个国家作为参照呢?这种指数对社会发展有什么作用?再比如,某研究报告把农村和城市的数据平均,得出结论称中国人均住房面积为36平方米,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居民的住房问题基本解决了?当今不同社会阶层之间分化比较严重,平均数不能代表现实的情况,无助于社会问题的解决,只会引起民众的反感,加剧社会矛盾。” 谢太峰如是说。

周清杰认为,我国指数化信息的发布和使用还处于发展初期,难免会良莠不齐、泥沙俱下。一些机构并不具备搜集基础数据的能力,或者没有投入足够的人财物,在指数制作的过程中,存在指标设计不科学,数据数量偏少,处理方法欠科学、不透明等问题,导致出台的指数 含金量低,甚至会误导政府和公众。

数据”“指数”背后有利益

既然频频招来质疑和批判,为何一些机构和学者仍然乐此不疲地进行指数发布?专家指出,这些指数的背后存在利益的考量。周清杰表示,当代人重视信息的价值,指数发布如果做得好,就会成为发布机构的一张亮丽名片,有助于提升自身的知名度和竞争力。对于商业性机构而言,这也意味着更好的经济效益。

“学术界也存在一种浮躁的风气,为了追求轰动效应,标新立异地制造一些指数。不管研究是否客观、准确,只要结果发布出来了,吸引了眼球,有了社会影响,就是有了成绩和效益。”谢太峰分析道,“有的媒体在其中也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指数发布者制造噱头想出名,媒体天生喜爱追逐热点,双方一拍即合,于是一些‘雷人’的指数和研究报告被广为传播,这和娱乐圈的炒作没什么两样。”

收取项目经费和企业赞助也是一些指数发布机构的生财之道。“那些接受资助的研究,很多都是先有了结论再找数据去证明,表达的是对资助方有利的观点,谁出钱就替谁说话。像房产商赞助的研究,得出的数据肯定是房价不高。这样的指数发布出来混淆视听,社会影响很坏。”谢太峰说。

8月3日,发改委专家杨宜勇称,2010年中华民族复兴完成62%。用量化指标衡量复兴进度引发广泛争议,进而有人质疑杨宜勇从中获利。日前,杨宜勇回击称自己没有花国家一分钱。杨宜勇还透露,自己曾在2005年将复兴46%的数字上报高层,高层认为太低,今年数据尚未上报。

指数发布应采取硬约束

“我们看到的一些指数在指标设计和抽样上做得不科学,这与研究者的素质不高有很大关系。我国擅长统计分析的人才不多,而各种指数和调研报告却满天飞,很多是由根本不懂统计原理的人去做的。”张翼说,在欧美发达国家,指数制作是由专业机构和具有统计资质的人去完成的,做出来的数据准确性和公信力都比较高。我国目前对于数据发布没有官方标准,学术共同体也没有达成一致,因此会出现滥发、乱发指数的现象。

周清杰认为,指数发布的成熟和科学化需要多方努力,包括发布机构的运作更加规范,专业能力不断提升;机构之间形成良性竞争,优胜劣汰;媒体更加理性,真正有自己的判断,不跟风、不炒作、不曲解;政府加大官方相关数据发布的范围,提升公信力。他还建议对指数发布采取一些“硬约束”,如相关行业主管部门、监管机构制定一些规则,规范相关指数的发布;建立、健全相关行业协会和执业资格制度,提高行业门槛等。

原标题:民族复兴也能量化?专家“脑残数据”被拍砖 近期脑残数据一览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