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杀戮 利用精神病院摧残异议人士(图)

2012-09-06 10:44 作者: 项甄

手机版 正体 9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记者项甄综合报导】精神病院本应是针对精神病患者进行治疗的医院。而在中国,它却变为对正常人心灵杀戮的工具。

利用精神病院对付异议人士

据《美国之音》报导,中国每年都有成千上万人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经常是作为惩罚手段或出于政治原因。人权组织“维权网”也指出,这些被指称患有精神病而被关起来的人经常被强迫服药、遭受暴力并受到电击等虐待。

成千上万的中国人被强制送往精神病院治疗,即所谓的“被精神病”。如要求中共平反六四事件的异议人士王万星,只因想展开一幅横幅而遭到关押。后被以政治偏执狂为由送入安康医院接受“治疗”13年,每日还被迫服用精神病的处方药。

访民也成为被精神病的对象。如湖南女访民辜湘红因上访,九次被关在精神病院。山东济宁市张军连续进京上访,被关在济宁市代庄精神病院也已3个多月。此外,安徽省维权人士陈西斌,因协助农民维权、揭露腐败,被公安强送精神病医院。当局强行给他灌输精神科药物。

安徽反贪人士被关精神病院
安徽滁州维权人士陈西斌在滁州医院精神科病房。 (自由亚洲电台)

根据BBC(中文网)8月22日报导,“中国维权”组织国际部负责人夏若男在一份即将于9月份交由联合国审查中国是否遵守《残疾人权利公约》的报告中指出:“那些被关进精神病院的人是中国最没有权利的群体。他们不仅被剥夺了基本自由,而且那些侵犯他们权利的人基本不受法律监督和制裁。”

目前在中国被剥夺信仰自由的法轮功群体,亦是这些最没有权利的群体之一。“上访”是写在中国《宪法》中的权利,但是信访部门只是骗人的幌子。在中共眼里,上访就是“疯子”、“精神病”、“危害国家安全罪”和“破坏法律实施罪”……江泽民密令对于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数千名法轮功修炼者“被精神病”

上亿的法轮功修炼者被打压这13年来,“被精神病”有多严重呢?在专门报导法轮功被迫害的明慧网,以“精神病院”索引查出的结果有7913个结果。

全国计数千法轮功修炼者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仅青岛地区就至少有60人曾被绑架进精神病院。除此之外,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3千多名、被判刑的逾6千人、被劳教的超过十万人。更令人发指的是很多法轮功学员还活着的时候就被摘取器官,然后遭焚尸灭迹。

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关进精神病院、戒毒所。许多人被强迫注射或灌食多种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被施以电刑及长时间捆绑、灌食等虐待。其中有许多被长期监禁,甚者长达两年以上。他们有的因此双目失明,两耳失聪;有的全身瘫痪或局部瘫痪;有的部份或全部丧失记忆;有的神志不清、精神错乱;有的皮肤长期溃烂,有的内脏功能严重损害;已知至少有十五人因此而丧生。

一名45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新凤(化名),因去北京上访被关押在河北省第六医院(保定精神病院)。被强迫打针及吃药后,人感到神志不清、狂躁、心脏发颤,痛苦到会在床上翻跟斗,撞墙。

《华盛顿邮报》2000年曾发表一篇标题为《败坏的中国医学》的报导:32岁工程师苏刚因拒绝放弃法轮功,5月23日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每天被注射两次不明药物。6月10日,这位原本健康的年轻人死于心脏衰竭。

释放受害人须要公安人员的许可

山东省徐桂芹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2002年被绑架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狱警在徐桂芹释放前给她注射了四瓶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回家时,警察提醒家人:“看好她。别让她到处乱跑,否则有生命危险。”回家第九天即离奇死亡。

近日《自由亚洲电台》揭露:被判定精神病的决定权在于送他们到精神病院的人。可能是官方、警方,也可能是家属单位,让这些人来决定一个人有没有精神病;而不是透过客观的医学的诊断。

2004年2月18日南京法轮功学员段祥娣的证词:“在南京脑科医院,……那些医务护理人员明知道我是正常人,……我小孩要给我办出院手续。医生不肯,说必须要派出所同意。派出所警察却说:要市里、省里同意,我们派出所也没有这个权利放人。”

共产特色的“精神病”诊断治疗法

30年前的前苏联,异见人士彼得•格里戈里耶维奇•格里戈连科将军被苏共当局“诊断”为所谓“偏执型分裂症”,关押在精神病院多年。以下是医生复诊时和他的对话。

医生:“彼得•格里戈里耶维奇,您的信念改变了吗?”

格里戈连科将军:“信念和手套不同,它是不能轻易换掉的。”

医生:“那么,您还需要继续治疗。”

另一段对话发生在三十年后,对话双方是“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调查员与大陆的精神病院医生。

问:你们收治过炼法轮功的吗?

答:有。

问:那如果他没有精神症状,他说还想炼呢?

答:那就是精神症状了。

问:那如果他说这是信仰问题,还要炼了?

答:这是典型的偏执性的。

处理格里戈连科将军案件的克格勃的上校伊凡•塔拉索维奇•希连科就曾经直截了当地对一军官说:“他从未患过什么精神病,但是他是反苏分子。他不赞成政治局的政策……把他送去接受精神病治疗。在那里,他们会使他变成疯子。”

苏共异议人士被迫接受高剂量抗精神病药物“治疗”,一些人真的精神失常了。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关进精神病院被强迫注射、灌食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因此健康受损、神志不清、精神错乱,甚至死亡。

把人送进精神病院不经正常程序,有权者可以决定此人是否患有精神病。法轮功修炼者刘勇被单位送进保定精神病院11年。为了让他达到精神病的状态,医院强行给刘勇注射一些不明药物,每日被逼迫吃破坏中枢神经的药,还要检查药物是否吞下。医生说:“我们知道你没病,我们这么做是迫于压力,不得不这样做。”

这种精神病诊断治疗法显然背离了精神病诊断标准和程序。对苏共表示不满的异议人士会送进精神病院。而中共完全继承了前苏联的罪恶手段,经常利用这个体制关押活动人士、异议人士和被视为制造麻烦的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