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军反问法官:他是政治局委员我能怎么做


这两天中国很多人只议论两件事,一件是钓鱼岛,一件是王立军。而这两件事中最为提纲挈领的,是两个耳光。有人说,钓鱼岛反日示威事件中一记耳光,搧清醒了很多人;王立军审判中揭出那记耳光,搧明白了中国。

钓鱼岛反日示威中的这个耳光,是北京航空大学副教授韩德强,在游行队伍中,因一位白发老人质疑喊对毛泽东的口号,先后两次搧老人耳光。

这个耳光本来出手很正常,因为文革中做为知识分子的教授,是被打耳光的;而现在的新文革阶段,一批极左人士当了教授,成天喊打喊杀,教授成了打人耳光的流氓。

为何说这个耳光搧醒了很多人呢,是因为伴随这个耳光事件,毛左份子集体跳了出来。前些日子因为薄熙来事件,他们被揭发拿重庆的钱为人消灾,全部躲了起来,这次又集体登台,特别是散布在北京几件大学的流氓教授。

与之同时,人们也清醒地认识到,反日示威的暴行和暴徒,后面有极左毛愤的黑手。自认是民间总书记的教授,20日更声称中国人民危险了,公开号召“锄奸”。

另一记耳光,是王立军被薄熙来打的那个耳光,王立军法庭陈述问道:“法官!假设您知道了您的院长夫人杀人了您会怎么做?当您向院长汇报了得到的是斥责嘴巴,知情干警被非法审查工作调离后,您又会怎么做?您可能有机会向更上一级领导反映汇报,可我的领导是中央政治局委员,我能怎么做?”

谈到这记耳光,很多人相信,这是中国近现代史上一个伟大的耳光,这个耳光,不只改写了一段重庆的历史,还改写了中共18大的历史。当然,人们期盼其能改写更多历史。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