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善恶 无语问苍天(组图)

2012-10-10 10:45 作者: 李甄

手机版 正体 1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任淑贤一家
任淑贤与父母在一起合影

【看中国记者李甄综合报导】黑龙江省伊春市南岔区六中声乐教师任淑贤,今年四十多岁,是一名毕业于师范大学音乐系的声乐教师,曾经连续五年被评为优秀教师。然而,她的境遇令人嘘唏不已。

在1999年7•20之前,北京到处可见练法轮功的人。从中央国家机关、政府官员到各类专家学者,还有公安局警察等各行业都有人在学。报纸、电视都有报导。因缘际会,任淑贤走进修炼法轮功的行列。

老校长哽咽:学法轮功的人就是好

任淑贤有个令人称羡的教职工作,一个可爱的女儿,和一个对她百依百顺、勤劳又能赚钱的丈夫。在亲朋好友的眼中,她的家庭美满,生活富足,无忧无虑。修炼之后,她的性格更加开朗亲切,待丈夫的家人如己出,常帮公婆干活,婆家的人逢人便夸她。家里出现了从未有过的融洽与和睦。

1998年秋天,学校开始裁员,多余人员得下岗。按规定,下岗人员从此将失去工资等一切福利待遇。有一位工作了一辈子的老音乐教师,因为没有学历面临下岗。老教师向学校苦苦哀求,希望学校能网开一面,再留他一年(因他只差一年就满六十岁、到退休的年龄)。令校长十分为难。

一天,校长碰到任淑贤,因知道她修炼法轮功,觉的她特别善良,向她提起此事,并试探地问任淑贤:肯不肯为集体,为别人做出一点谦让和牺牲?他没有想到,任淑贤竟然答应了。老校长又吃惊又感动,不住地连声说:“你可救了某老师了,帮学校解决大难题了。”接着亲口承诺:“我保证你一年以后回学校上班。”任淑贤深知这种承诺并无实质的保障。但她说:“非常感谢!但您的承诺,我不敢完全相信。因为我是修大法的,师父要求我按真、善、忍做好人,做事先考虑别人,先他后我。你既然问到我,我不忍心眼看着某老师就这样从此以后全家人生活无着落。……以后的事谁又能说得准呢?说句真心话,如果我不学大法,我是绝不可能这样做的。”

老校长连连称道:学法轮功的人就是好。并且告诉任淑贤,按规定要给她三千元补贴。任淑贤说:“还是给需要的人吧。”老校长眼眶湿润了,说:“如果人人都学法轮功,咱们这个社会就好喽。”他还多次在全体教职工大会上表彰任淑贤,赞扬她的舍己为人。这件事在当地教育界传为佳话。后来她被非法关押,老校长作为单位领导,出面作证她是个很好的人。

警察:我要有权一定放了你们

任淑贤因修炼法轮功两次遭劳教共三年。2002年4月,任淑贤与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从家中被警察强行带走,后遭非法判刑七年。

任淑贤不理解,“真、善、忍错在哪里?”她代表大家书写申诉状。她写道修炼法轮功对国家、民族有百利而无一害。对比人民警察夜闯民宅,非法抄家,暴力打人,到底是谁在犯法?市中级法院司法人员看过之后拍案叫道:“好,修正法无罪。”

由于任淑贤写的申诉材料有理有据,公安局把勒索、搜刮的大法弟子的所有财物如数奉还。看守所很多警察都看过任淑贤执笔的申诉材料,不停地说着:“只有这些法轮功敢说真话。”几个警察从小窗口望向她们的表情是震撼和敬佩的。任淑贤问警察:“我们写得好不好?”回答:“好。”“说的对不对?”回答:“对。”任淑贤说:“那么好,放我们回家。”回答:“不敢。我要有权一定放了你们。”

但最终抵不过“上级命令”,仍然是权大于法,法轮功学员遭维持原判。

野蛮灌食 几近窒息

1999年7•20,法轮功遭受迫害后,任淑贤也未能幸免。多次被绑架、劳教、甚至判刑,合计约10年。经历过电击、灌食、吊铐、铁椅子、死人床、关小号等酷刑。其中,野蛮灌食是常见的折磨方式,在明慧网上有多起法轮功学员因此生命垂危甚至丧命案例。

99年11月,任淑贤被关往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

据任淑贤的回忆自述,一次她被大字形铐在死人床上灌食,听到一旁有人说:“给她找个粗的(指任淑贤)。”于是,一名男医生拿一根比以往粗很多的橡胶管子插进任淑贤的鼻腔,顿时鲜血流出。鼻饲后他们说:“不用拿出来了,免的下次重插。”

由于仰面而卧,血流向咽喉,不吞下去就会堵住呼吸,苦不堪言。而且每次鼻饲前都要拉动胶管,剧痛无比。十天后才将管子拿出,原本红色的管子已变成黑绿色,警察见了都咧嘴。

2002年9月某日,任淑贤等九名法轮功学员被南岔公安局用警车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一天,警察许萌带领最残暴、狠毒的犯人头桑子梅、赵艳华来了,把任淑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陆续拉起来反铐双手,按在大椅子上,赵艳华抓住任淑贤的头发向后拉,脖子正好卡在椅背的顶部,头向上仰着不能动。桑子梅用开口器撬开牙齿,把开口器开到最大。桑子梅拿着大号的紫色橡胶管子插进任淑贤的鼻孔,血几乎是喷出来的,血流如注,赵艳华在一旁瞪圆了眼睛直咧嘴。桑子梅也犹豫了一下又继续插,准备用注射器灌食了。

任淑贤感到饲管插进气管里了,快要窒息了,想喊,开口器死死的卡着;想揺头头被狠狠的按着;想挣扎双臂被紧紧的扣着。就感到头在胀,眼珠向外鼓,耳朵轰鸣,心脏快跳出来了。任淑贤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用脚踏了一下地,又一下。桑子梅似乎感到了什么,拔出饲管嘟囔一句:“好象插气管里了。”任淑贤终于拔上来一口气,桑子梅又开始插。警察许萌就在旁边监督整个迫害过程,一言未发。

据任淑贤的回忆情景,每次鼻饲之后,法轮功学员满身满脸是血,反铐双臂倒在水泥地上奄奄一息,痛苦无比。感到生命如一缕游丝,随时都可能死去。

律师震惊的真相

2005年夏天,监狱来了两个律师,把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在一起,进行一次法律咨询。任淑贤推测是外界声援反迫害带来的效应。

律师问到任淑贤有关关淑云杀人案,正是她详知的事件,“于是我告诉他们:零三年夏天我曾在女监操场上见过关淑云,那时她仍然走路踉踉跄跄。想到当时她因做“安利传销”杀死自己女儿,却嫁祸法轮功,我禁不住上前问她说:你真缺德,明明你做“安利传销”时早已不炼法轮功了,为什么要在电视里说你是因为炼法轮功才杀人?关淑云哭丧着脸说:“我是在警察的电棍和警棍之下屈打成招的,我开始没按他们的说,他们往死里打我呀,快把我打死了,受不了哇,被他们给录了像了。”我说:“现在没人打你了,你跟监狱说去。”关说:“我不敢,我还要减刑回家呢。”那两个律师惊呆了,原来如此。”

一个律师还问起有关天安门自焚事件,当时正好有一位法轮功学员是当年陪同华盛顿邮报记者去洛阳调查参与自焚的刘春玲身份,“这位同修就给律师讲真相,证实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任淑贤回忆道。

犯人流下忏悔的泪

在狱中,很多法轮功学员忍着浑身伤痛,苦口婆心地和所有能接触到的警察,甚至是打她们的犯人讲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最终感动了很多犯人。

平时殴打法轮功学员的犯人王凤春临要刑满出狱的前一天,来到全体轮功学员面前说:“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座坟。有人告诉说:这是给迫害法轮功的人准备的。是不是我坏事干的太多了,要有什么报应呀?你们恨不恨我呀?都是警察指使我干的。”学员们告诉她:“恨不恨你是小事。你在无知中做了那么多的坏事,真的太可怜了。将来都要偿还的。出去后,别再干坏事了,好好做人。”她眼圈红了说:“这辈子不行了,下辈子我也炼法轮功!”

在西格木劳教所时,有个打任淑贤最厉害的犯人王力,临解教前特意来到她的面前说:“这里的人,我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你可别恨我啊,是她们让我干的。我也不愿意打你。我也是没有办法,不打你,我就得挨打。”在场的所有人都跟她讲真相、劝善,她流着泪说:“法轮功真好!以后谁再打法轮功,谁是王八羔子。”

十几年的修炼路无限的感慨

十几年的修炼之路,任淑贤承受了常人无法承受的痛苦,失去了做常人所拥有的一切。家人也因此受尽惊吓、离别和伤痛之苦。年迈的父亲多次探望被关押的任淑贤,竟遭到拒绝,老人伤心欲绝、含泪而归;女儿因多次眼睁睁看着妈妈被员警抓走,受尽惊吓,患上严重的心脏病,至今颠沛流离;丈夫离她而去,远走他乡。十年牢狱结束,回家才两年,2012年9月10日晩任淑贤再次被绑架。

任淑贤曾无限的感慨,在当今的中国社会里,让人不敢做好人,老祖宗教我们的仁义礼智信被掩盖,在党的操控下人们不敢用良知做事,惟党是天。

但她无怨无悔。她相信,风雨过后见彩虹,阳光总在风雨后。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