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真·真言】莫言获奖的滑稽之处(组图)

2012-10-15 12:46 作者: 严真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0/12/04/20101204101515570.jpg

2012/10/15/20121015004454194.jpg

2012/10/15/20121015101911841.jpg

每年十月,一个发明了现代炸药的瑞典人,都会把红朝党国的领导们搅得心神不宁,生怕这个叫做诺贝尔的老头一不小心,点着了他们屁股下面的火药桶。所以,修高墙、泼脏水一直是中共传统的防御手段。但上周四诺贝尔的一个意外之举,让中共喜出望外,不仅立即拆除了对诺贝尔的防火墙,还把往年的脏水换成了香水泼了自己一身,更是像个被冷落了多年而终于被临幸了一次的痴情怨妇,矫情地责怪这个欧洲老头让“中国人等得太久了。”做作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其丑态令人作呕。

以《丰乳肥臀》为代表作的所谓主流作家莫言得到本届诺贝尔文学奖评委的青睐,决定把今年的诺奖颁给这个中国作协副主席,这触到了中共的兴奋点。于是,曾被中共骂为“有不可告人的政治图谋”,和“一贯反动,一贯敌视红色政权,一贯敌视中国人民的彻头彻尾的反动组织”——瑞典文学院,摇身一变成了中国人民的知音。一时间,包括央视、人民日报、环球时报等所有喉舌媒体不顾自己的五音不全,声嘶力竭地唱起了主子的旋律。

先看喉舌老大央视。为了隆重显示这个才是被官方认可的“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央视在公布这一消息的措辞上可谓煞费苦心。首先“华裔”二字是不能用了,因为以前任何一位八杆子打不着的黄皮肤人获奖都要冠以“华裔”来套近乎,已经被用滥了,早排不上“第一”了。其次,“中国人”三个字也不能用,因为莫言既不是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中国人,也不是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人,其他的几位不是被关在大牢里,就是流亡他乡,都是不能提的敏感词。在经过反复推敲、仔细取舍之后,央视终于找出一句话:“莫言成为有史以来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这句话精准得令人叫绝,少一个字说不清,多一个字费解释,既彰显了中国史上第一,又巧妙地排除了其他。真是“世上无难事,只要有央视”!

再来看党媒人民网。在署名王石川的祝贺文章中,他自作多情地喊出了“中国作家等得太久了,中国人也等得太久了。”更恬不知耻的表示“我们需要一个诺贝尔文学奖”来“慰藉”。说其矫情,因为他完全清楚中国的文字匠们不能得奖的原因却装天真;说其无耻,因为他不知反省中国文字工作者为什么不能坚守“不撒谎,不屈膝”的起码道德操守和社会担当,却把它仅仅作为文字上的一种“慰藉”。借用其文章中的话来说,“一个有过先秦诸子、汉唐气象、宋明风韵的传统文学大国,一个曾诞生过孔子、屈原、李杜、曹雪芹的文明古国”,竟然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正是主流作家们奉行中共所鼓吹的以党性代替人性的结果。而这种“作家应当服从党的需要”的混帐理论恰好来自莫言手抄的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这正是莫言获奖的滑稽之处。

最后来看看五毛旗手环球时报。三句话离不开“大国撅起”的“环球体”,这次也不例外。在题为《诺贝尔奖不可能永远拒绝中国主流》的社论中,拉拉杂杂一大堆,无非想说一句话:中国撅起了,连诺贝尔文学奖都主动做了一次自我调整,给我们撅起了「丰乳肥臀」的“主流作家”颁奖了。并夸奖“这一次诺贝尔文学奖真正像是‘文学奖’了”。诺贝尔文学奖是否更像“文学奖”了不好说,但如果确像环球时报所言,诺贝尔文学奖这次是“主动做了一次自我调整”,颁发这个奖以便与中共修好,倒是开创了诺奖有史以来给中国人颁奖而不被中共痛骂的先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们应该获得2012年“孔子和平奖”。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