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最恩爱的诗人夫妻(图)

2012-12-01 14:00 作者: 丁启阵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秦嘉 与徐淑雕像

                                          秦嘉与徐淑雕像   

中华古国,人口众多,历史悠久。涌现过的诗人,出现过的恩爱夫妻,数量都是非常巨大的。但是,恩爱同时又都是诗人的夫妻,却如凤毛麟角,难得一见。主要原因是,女诗人太少。缺少女诗人,男诗人再多,夫妻同为诗人的数量就上不去。梁鸿、孟光“举案齐眉”的爱情佳话千古流传,够恩爱的了,但是孟光并没有诗作传世。因此,他们算不得诗人夫妻。难得有爱情佳话传世的几对诗人或准诗人夫妻,传说中又多少有过一些不够恩爱的迹象。比如,司马相如(妻子为卓文君)、赵孟頫(妻子为管道升)都曾经试图纳妾,赵明诚(妻子为李清照)死后李清照曾改嫁无良男子张汝舟。

古语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凤毛麟角,也并非绝对没有的意思。据我所知,汉朝的秦嘉(字士会)、徐淑,就堪称恩爱的诗人夫妻。他们虽然已经结成夫妻,但是他们的爱情故事,跟未能成婚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罗密欧与朱丽叶同样感人至深;他们的婚姻虽然没有遭到长辈的破坏,但是,他们的爱情悲剧,跟焦仲卿与刘兰芝、陆游与唐琬一样催人泪下。因此我说,秦嘉、徐淑是历史上最恩爱的诗人夫妻。

欲知究竟,请听我慢慢道来。

在讲述故事之前,先说明一下秦嘉、徐淑的诗人身份。秦嘉、徐淑的诗人证书,不同于今天泛滥成灾的“克莱登大学”博士文凭,是南朝著名诗论家锺嵘签发的。众所周知,对生于锺嵘之前的诗人而言,姓名被收录在锺嵘《诗品》中,其荣誉不亚于今天获得任何一所正在“争创国际一流”的国内大学的文凭。《诗品》分上、中、下三品,秦嘉、徐淑夫妇名列中品。评语如下:

夫妻事既可伤,文亦凄怨。二汉为五言诗者,不过数家,而妇人居二。徐淑叙别之作,亚于团扇矣。

锺嵘之所以将秦嘉夫妇列入中品,理由有三:一是,他们夫妇的爱情悲剧令人感动;二是,他们诗歌的文辞凄凉哀怨;三是,他们是两汉屈指可数的五言诗作者的成员,其中徐淑的作品可以跟班婕妤的团扇诗齐名。

请大家千万不要小瞧锺嵘《诗品》的“中品”。后世文学史家评价很高的诗人如曹丕、陶渊明、鲍照、谢朓等,也跟秦嘉、徐淑一样,名在“中品”。可见,锺嵘对秦嘉夫妇的诗歌艺术评价是相当高的。

那么,秦嘉夫妇写过哪些诗歌作品呢?根据逯钦立先生的辑录(见其《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现在可以看到的秦嘉的完整诗作如下:

1.《述婚诗》(见于《初学记》等)

2.《赠妇诗》(见于《玉台新咏》等)

3.《赠妇诗三首》(见于《玉台新咏》等)

另有断句诗如下:

4.《答妇诗》哀人易感伤(见《文选》)

5.过辞二亲墓,振策陟长衢(见《文选》)

6.岩石郁嵯峨(见《文选》)

徐淑,曾经有诗文集一卷。但是,现在我们只能看到她的一首诗作,就是《答秦嘉诗》。

因为作品大多已经散失了,同为东汉顺帝、桓帝(126—167)时期陇西郡(郡治在今甘肃陇西县西南)人的秦嘉夫妇,当年的恩爱情形,我们今天所能了解到的,只能是其中的部分片段,不可能是全面、详细的足本。尽管如此,就是根据上述仅存的几首诗歌作品,加上两篇文章,稍加连缀,我们已经可以看到:秦嘉夫妇,生前的恩爱是令人羡慕的,他们的爱情悲剧是令人感慨的。

秦嘉对能娶徐淑为妻,觉得自己非常幸运。他描写婚礼的《述婚诗》,字里行间洋溢的都是喜悦和幸福。诗如下:

群祥既集,二族交欢。
敬兹新姻,六礼不愆。
羔雁既备,玉帛戋戋。
君子将事,威仪孔闲。
猗兮容兮,穆兮其言。

婚姻是经过认真选择的,生辰八字没有一样不合适,两个家族也都感到十分满意。整个婚礼过程,纳彩、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每一个步骤都合乎传统礼仪,没有出现任何差错和纰漏。男方准备了羔羊、大雁作为订婚礼物,亲手敬献给岳父;婚礼所用的钱币锦缎堆积如小山。君子行事,举止有威仪,动作很娴熟;婚礼上美好的装扮容貌,一派恭敬和乐。这首诗大约是事后回忆之作,陶醉心情,跃然纸上。千年之下,我们仍能清晰地感觉到诗人的喜悦之情。

秦嘉当年是一个下级政府官员,在陇西郡做上掾(郡长官的助手)。当时妻子徐淑在郡内辖县居住,身体不好。有一年年终,秦嘉负责将该郡当年的经济、文书、功状报送朝廷。他于是派车去迎接妻子,准备一同前往京城洛阳。可是,徐淑因为生病,不能同去。若是一般男人遇到这种情况,大约会跟妻子说:“在家好好养病,等你养好病,我再派人来接你。”性格开朗一些的,还会开几句“小别胜新婚”之类的玩笑。但是,秦嘉不是这样的人,他一口气写了三首赠送给妻子的诗,那叫一个缠绵悱恻、情深意长!

第一首诗是这样写的:

人生譬朝露,居世多屯蹇。
忧艰常早至,欢会常苦晚。
念当奉时役,去尔日遥远。
遣车迎子还,空往复空还。
省书情凄怆,临食不能饭。
独坐空房中,谁与相劝勉。
长夜不能眠,伏枕独辗转。
忧来如寻环,匪席不可卷。

这首诗写事情起因,自己派车去接妻子,妻子因为有病不能同行。得知妻子不能跟他一同去京城洛阳,他发出了人生苦短、欢会苦晚的感叹;想到自己今后要一个人在洛阳生活,他辗转反侧,长夜难眠,忧愁万端,无法排遣。

第二首是这样写的:

皇灵无私亲,为善荷天禄。
伤我与尔身,少小罹茕独。
既得结大义,欢乐若不足。
念当远离别,思念隔丘陆。
临路怀惆怅,中驾正踯躅。
浮云起高山,悲风激深谷。
良马不回鞍,轻车不转毂。
针药可屡进,愁思难为数。
贞士笃始终,恩义不可属。

这首诗写自己不得不独自上路时的心情。先是想起两人从小孤苦,结婚之后好不容易过上恩爱欢乐的日子,但是又离别在即。离愁别绪,无药可治。为了表明心迹,秦嘉发誓要做忠于妻子的贞士,永不变心。

第三首是这样写的:

肃肃仆夫征,锵锵扬和铃。
清晨当引迈,束带待鸡鸣。
顾看空室中,仿佛想姿形。
一别怀万恨,起坐为不宁。
何用叙我心,遗思致款诚。
宝钗可耀首,明镜可鉴形。
芳香去垢秽,素琴有清声。
诗人感《木瓜》,乃欲答瑶琼。
愧彼赠我厚,惭此往物轻。
虽知未足报,贵用叙我情。

这首诗写临别之际诗人的焦躁心情。想通过赠送妻子各种礼物(宝钗、明镜、芳香、素琴)以表达爱心,但是,又担心自己的礼物太轻,报答不了妻子对自己的深情厚意。这些礼物,秦嘉到底送出去没有呢?根据他的《重与妻书》和他妻子的《报嘉书》,我们知道,礼物是送出去了的。我们还知道:诗中所列礼物,其中明镜和素琴都是世上稀有的宝物,是秦嘉平时珍爱的东西;那一对宝钗,价值千金;香料有四种,各一斤,包括香花和麝香。另外,送出的礼物,除了诗中所列,还有龙虎组履一双。为了向妻子示爱,秦嘉如此不惜工本,实属难得。

恩爱需要双方的互动,不能是剃头挑子一头热。秦嘉妻子徐淑不但会做诗,也会抒情,会对丈夫的深情作出及时的回应。徐淑回应秦嘉的诗《答秦嘉诗》如下:

妾身兮不令,婴疾兮来归。
沉滞兮家门,历时兮不差(瘥)。
旷废兮侍觐,情敬兮有违。
君今兮奉命,远适兮京师。
悠悠兮离别,无因兮叙怀。
瞻望兮踊跃,伫立兮徘徊。
思君兮感结,梦想兮容辉。
君发兮引迈,去我兮日乖。
恨无兮羽翼,高飞兮相追。
长吟兮永叹,泪下兮沾衣。

徐淑对自己长时间有病在身,不能侍奉丈夫,不能与丈夫话别,不能随丈夫同去京城,都深感遗憾。遥望着丈夫去京城的方向,长时间地伫立徘徊。思念着丈夫可爱的模样,感伤之情郁结于胸。她恨不得自己能肋生翅膀,飞着去追赶丈夫。然而,离别毕竟已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她只有长久地一边吟诗,一边叹息,任由着两行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打湿衣襟。

我们虽然只看到徐淑这一首答诗,但是,以诗中表现的感情论,徐淑对丈夫秦嘉的爱,丝毫不比秦嘉爱她的少。

《玉台新咏》所收的秦嘉另一首《赠妇诗》,大约是他抵达京城洛阳之后的思念之作。诗如下:

暧暧白日,引曜西倾。
啾啾鸡雀,群飞赴楹。
皎皎明月,煌煌列星。
严霜凄怆,飞雪覆庭。
寂寂独居,寥寥空室。
飘飘帷帐,荧荧华烛。
尔不是居,帷帐焉施?
尔不是照,华烛何为?

秦嘉独自在洛阳,白天时间还好打发一些,到了傍晚,看到鸟儿鸣叫着各自归巢,看到天空中的月亮星星,感觉到严冬屋外的寒冷,看着眼前空空的居室,不禁为爱人不能在一起感到无比惆怅。不用说,接下去便是,难捱的他乡寒夜,孤枕难眠。

徐淑对丈夫秦嘉的爱,不光表现在那一首仅存的诗歌中,还表现在她的实际行动上。秦嘉在洛阳做了几年黄门郎之后,不幸死于一个叫津乡亭的地方。秦嘉一死,徐淑成了寡妇,徐淑的哥哥就想让她再嫁。但是,徐淑誓死不嫁。为了自立门户,徐淑领养了一个孩子,作为秦嘉的子嗣。由于哀伤过度,徐淑不久也死了。徐淑死后,她领养的孩子就被送回他的亲生父母那里。消息传到京城,朝廷里有人写信给地方官府,命令让徐淑领养过的孩子回去继承秦嘉的遗产,做秦嘉的子嗣。

读其诗,感慨其命运,我们只能替秦嘉夫妇的“恩爱夫妻不到头”感到惋惜,唏嘘一番。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