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日本“右”来了

2012-12-16 01:12 作者: 曹长青

手机版 正体 9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明天(12月16日)将举行的日本大选,对日本前途具有重要意义,有可能标志这个国家第三次重大变革的开始。

日本的第一次重大变革,发生在140多年前。虽然当时日本跟古老的中国一样,也是亚洲文化体系(即群体主义文化),但日本率先改革,进行“明治维新”,即更新文化,推动工业现代化,目标是走向西方资本主义。这从当时日本的口号“脱亚入欧”就可看出,即脱离以中国儒家为核心的亚洲守旧体系,而进入欧洲的创新改革之路。结果日本成为强国。

明治维新最后走向偏颇,激进派把日本推向军国主义,结果不思改革、循规蹈矩的守旧中国,成为日本扩张的牺牲品,被侵略践踏。日本这场打着“大东亚共荣圈”幌子的扩张最后被美国用军事手段终结。

重视常识和常理

日本的第二次重大变革,是二战结束后在美军占领下实行西式民主。日本原来没有三权分立、新闻自由、定期选举的文化,全是从美国进口的,而且还是在强制下(军事占领)进行的。但日本再次展现出其与众不同,不像今天的伊拉克,或是阿富汗,动不动就有对西式民主的暴力反抗,而是出奇地平静与配合。日本没有出现“后军国主义”的骚乱,更别提军事反抗。日本战败了就认输,心里佩服美国(他们不认为是败给中国国共两党军队),半个多世纪都有美军驻扎,也没有任何像南韩那种狂暴的反美情绪,而南韩不仅没挨美国打,反而完全是靠美国牺牲了几万人才保住,没成为今天那个到处饿死人的北韩。

更与众不同的是,虽然日本实行美式民主(采用英法德的内阁制),但日本从来没有像美国等西方国家那样,左派势力有那么大。虽然日本也有左翼政党甚至共产党,但自1955年保守派政党自民党成立,至2009年左翼民主党选举获胜掌权,在这长达54年中,除二年半之外,其它时间都是右翼自民党执政,因而有美国专家称日本是“一党独大”。

为什么保守派在日本能一直占上风,而不是像美国等这样左、右两派轮流执政,甚至左翼掌权的时间更长呢?我认为这里第一点,可能跟日本的东方文化背景有关,那就是老百姓更加务实,秉承勤劳致富的最基本的生活原则(而不是左派的乌托邦平等幻想),更推崇常识和常理(而不是左翼的意识形态和政治正确);第二点,日本民族作为整体是“强者心态”,而没有亚洲其他国家,以及中东、非洲等国家民众那种强烈的“受害者心态”。即使二战惨败、遭到人类空前绝后的原子弹轰炸、被美国在军事压迫下强行实行西式民主、被整个亚洲其他国家的民众敌视等等,都没有使日本人民产生“受害者心态”。这真是一个“特殊材料制成的”民族。受害者心态,不仅不健康,更是滋养左翼思潮的土壤。日本基本没有这种土壤,所以缺乏民众和文化根基的左翼,短暂地执政几年,迅速就会垮台。

2009年8月的日本国会改选,自民党大败,左翼民主党上台,一直执政到这次选举。左翼政党掌权三年零四个月,在日本历史上是最长的了。

“不在别人的舞台唱戏”

但日本人上次选举时为什么淘汰了自民党呢?因为它长期执政,权力使其腐败,民众把它选下台是发泄愤怒,而不是像西方的一半民众那样喜欢民主党的左翼理念。这很像把人关了三年半禁闭作为惩罚,最后还是请他出来管理国家。虽然他有瑕疵,但在正确的方向下。

左翼民主党虽然只是短暂执政三年多(还不到美国一届政府的四年),就民怨沸腾。经济恶化,外交困境,民心大失。在这种背景下,自民党由五年前曾做过首相的安倍晋三总裁领导,誓言改革,卷土重来。

安倍晋三可能推动日本的第三次重大变革。这从他信奉的理念可看出端倪:

上次任首相之际,安倍写出首本著作《走向美丽之国》(台湾出了中译本),明确表示他是保守派,并详细论述他为何信奉保守主义价值:小政府,减税,强大国防,道德责任,家庭价值,对共产主义和恐怖主义等邪恶绝不姑息。尤其对经济问题,安倍非常推崇市场经济和小政府,他引用西方学者的话说,“可以放進浴缸大小的政府就夠了”。

在对外政策上,安倍跟前首相、也是他的同党前辈小泉纯一郎同样都是亲美派(他俩都曾在美国留学),好像有点百年前明治维新时“脱亚入欧”派的隔代遗传,而不是像他的前辈田中角荣、中曾根康弘等首相那样有强烈的“中国情结”。

日本变革 考验中国习近平

正因为没有前辈的中国情结,安倍跟小泉一样,都敢向北京说不。他在《走向美丽的日本》就警告说,不少研究专家都因堕入对中国文化的恋情,而对中国政府做出错误判断。安倍强调“不在别人的舞台唱戏”,即“不照对方的规则玩对方想玩的游戏”,而是坚持自己的原则。在谈到这个问题时,特别提到,不仅对平壤,对北京政权也是如此。

安倍强调实力外交,强烈主张提升日本自卫队的地位。明显的事实是,二战已结束近70年,日本早已成为民主国家,并是自由世界旗手美国的亚洲最大军事和政治盟友。安倍认为,时代变了,日本也要随之改变,日本应建立正常的军队,把自卫队升格为国防军。安倍认为,德国也曾是二战侵略国,但走向民主之后,德国的军队国家化,成为协助美国维持世界和平秩序的重要力量。日本也应该这样跟进。

在领土问题上,安倍也立场强硬,不仅强调钓鱼岛是日本领土,要派人进入管理,还表示将强化对“竹岛”(韩国称独岛)的主权。

日本朝向这些重大的政策变化,势必对中国和南韩构成冲击。但如果南韩大选(比日本选举晚三天)结果是同为保守派的朴正熙的女儿朴槿惠当选总统,那么,因共同价值理念等因素,南韩的反应可能会相对克制(不会像李明博那样登陆竹岛作秀,更不会像左派那样乘机大做文章)。但如是左派获胜,那一定会就此煽动民族主义情绪,跟日本对抗。中国不存在选举问题,但日本走这个方向,对新登基的习近平可能是个考验。

崇拜丘吉尔的日本领袖

对安倍有利的国内政治局面是,原东京市长石原慎太郎出面组织了新政党(太阳党),提出的竞选口号更迎合大众口味:“打破中央集权、官僚主宰的国家体制”,即放权到地方,同时大幅减税,刺激经济;对外强大国防,不仅在领土问题上立场强硬,甚至提出日本也要发展核武,“具有核威慑力”,以确保日本防卫和安全。

在左翼民主党和右翼太阳党之间,日本选民可能会更倾心安倍的自民党。或者自民党和太阳党都胜出而联合组阁,那右派的能量就会更大。

安倍把他做过外相的父亲的话作为座右铭:“政治家要达成目标,就必须执著”。他更佩服外祖父岸介信做首相时,不顾左派组织三十万人包围首相官邸的抗议,而坚持跟美国签署了《安保条约》的勇气。但他最推崇的政治家是英国首相丘吉尔,他说“古今东西的政治家中,最富有决断力的是英国首相邱吉尔。”安倍上次做首相时过于软弱,缺乏魄力。这次更多人期待他真正学点邱吉尔精神,促日本发生第三次重大变革。(caochangqing.com)

2012年12月15日于美国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