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镜】中华艺道之复活

2012-12-16 14:25 作者: 古镜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鸿蒙开辟,神创造了人类,也把神圣的艺术传给了人类,给人类提供了一条与神界沟通的桥梁。通过艺术,能够唤醒我们沉睡的记忆,让我们的心灵抵达彼岸的世界。先民们用艺术来表达对神的感恩与歌颂,表达对天国的无限向往,歌颂我们心中永恒的神性、提升我们的生命境界。人类不论是东方或西方,正统艺术都起源于宗教或对神的信仰。千百年来,她引领着人类的精神超凡脱俗,时刻洗涤着我们的心灵,让我们超脱尘世物欲的浸染与羁绊,使心灵得以升华,人生归于宁静、悠远。

人世间是一个迷的空间,我们的双眼看不见天堂、佛国,看不见神的光芒;但是因为有了艺术,我们就能通过她感受到神佛的慈悲,聆听到天国的妙谛,一睹神境的超然,找到灵魂的皈依。因为有了艺术,我们的心才能超越时空的间隔,拉近了与神的距离。美好的艺术散发的是生命的芬芳,崇高的艺术传递的是天国的福音。也正因为人类是一个迷的空间,当我们的心灵被浮云或恶欲遮蔽时,艺术也会变的暗淡无光,进而被魔道主宰,引诱我们走向歧途。

在人类历史上,传统中国大概是唯一一个以艺术来立国的国度,五千年的礼乐政治文明,乐教支撑了半壁江山,只不过在上古的大雅乐舞湮没无闻之后,乐教的部分功能被诗词、书画代替。在传统中国人的心目中,艺术的价值与地位是崇高的、神圣的,她是文人士大夫阶层一种普遍的精神生活。士人们弹琴做画、吟诗习字,以此提升心灵境界、表达生命理念、追寻仁人之心,期与天心合一,在短暂的人生体验中,提炼出永恒的精神价值。艺术涵养道德,道德外化为艺术,在传统士人的艺术人生中得到了完美的体现。

我们今天所说的艺术一词,其实是相当现代化的称谓,在传统文化里,称之为艺道。在传统士人们看来,艺术不仅仅是术,而是道的体现,所谓琴道、书道、画道、棋道,这些正统艺术门类,其最终源头无不与大道相连。表现在艺术作品中那就是对神韵、神境的无限追求与向往、描摹与再现。在古典的美学论著里,无论是古琴、书法、绘画,其最高的作品都称之为神品。大雅之乐能令人心融太虚、神飞九霄;逸客丹青,能让人神游仙境、乐以忘返;高士遗墨,更是神采独具,韵味无穷。这些美妙的艺术神品,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美的享受,还有真的启迪、善的领悟,更有对神佛世界的无限神往。

不过这一切的美好,对于当今的大陆人来说,就象一场春梦了然无痕。因为中华灿烂的礼乐文化早已随着中共的篡政成功,遭到了灭顶之灾。礼灭乐亡,在神州大地传承了五千年之久的神圣艺术惨遭中共的挖心之痛,原本追求超越、与道合一的艺术理念横遭截断,被中共嫁接上了反天道的党文化理念,由此堕落成暴政的凶器、恶党的魔咒,对中国人的心灵进行了长达六十三年的毒化与熏染。中华艺术曾经那无与伦比的崇高美真一去不返,代之而起的是中共红色艺术的崛起,充满暴力的渲泻、魔性的颠狂,还有色情的张牙舞爪、恶俗的肆无忌惮。

中共是一个魔教,魔化人类就是它的邪恶使命,而艺术自是其魔乱人心的首选工具。中共虽然邪恶无比,但对艺术的功能却有着清楚的认识,只是它们是反用艺术,用艺术来为人洗脑,用艺术来邪化人心,用艺术来灌输邪说,用艺术来强化人们的党奴意识。中共的艺术其实也是一种教化,只是它是用来教人作恶、教人仇恨、教人无耻,日久天长,化人为鬼。中共的红色艺术就是魔鬼的艺术,在魔化人类上,它比马列邪说的灌输更直接,更隐蔽、更有效。

六十多年前,毛泽东发表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无疑就是红色艺术向人类文化的挑战书,是一份中共毁灭传统艺术、发展魔鬼艺术的核心纲领。在其指引下,一帮文艺败类、文化妖孽们哨聚一堂,组成了一个反人类的文化黑帮,倾力为中共打造种种魔乱人心的思想毒药。随着中共的篡权成功,它们也迅速的占领了全国的文艺领地,神州的舞台上从此雅乐不在、丹青尽赤,雅人零落、艺道断绝。庙堂之上尽是鸦嚣蛙噪,乡野城郭满耳匪颂乱声,举国尽跳忠字舞,人人必听样板戏。一批又一批的红色文艺人被中共制造出来,它们唱的是红歌、跳的是红舞、颂的是红魔、写的是红诗,夜以继日的向国人倾倒文艺垃圾与毒药,其每一个音符,每一个动作眼神,每一行文字,流露的都是斗争与仇恨、谗媚与奴性。

中共的红色艺术并不是完全的一种独创,而是承袭了人类艺术的原有形式,将其内涵挖出,植入了中共的党文化基因。也正是如此,它才有强烈的欺骗性,让人们在看似传统的艺术欣赏中慢慢中毒,并逐渐适应、习以为常,被魔化于无形之中。所以在中共的治下,虽然表面上文艺是百花齐放,什么电影、戏剧、话剧、舞蹈、音乐、绘画、书法、诗歌等等,一应俱全,但所有这些花散发的都是一种味道,呈现的都是一种颜色,那就是“党味”、“红色”,其个体间的区别只是深浅不同而已。

中共对神圣艺术的颠覆采用的手段是:一、以“艺术的阶级性”为名,大肆批判传统艺术的崇高理念,把许多高雅艺术打为“剥削阶级的艺术”。二、以“人民的艺术”为幌子,把民间许多粗浅的、不成体系的民俗娱乐项目搬到大雅之堂,代替正统艺术,以歌颂恶党、愚化民心。三、大量引进国外的艺术形式,编造党文化洗脑题材。四、豢养了数以百万计的红色艺人,以“文艺为政治服务”的口号,把艺术变成了中共的谎言机、卫生纸、擦脚布。概括起来中共的红色艺术就是对一切人类艺术取其形式,抽其灵魂、植入党魂,用假、恶、暴代替神圣艺术中的真、善、美,从而成了中共的洗脑利器。

中共魔鬼艺术的主要功能是:美化暴力、煽动仇恨、颠覆人性、推崇党性、歪曲真相、歌颂恶魔、奴化人心、颠倒善恶、鼓动恶俗、粉饰太平、掩盖罪恶。它与人类正统艺术的功能恰恰相反,一个是引人上天堂,一个是拉人下地狱。其发展大致上可分为两个时期,前三十年,是以政治为中心,后三十年是以色情为中心。

在前三十年因为是中共魔教的建立期、上升期,红色艺术的主要特征就是批批批、杀杀杀与颂颂颂,批判的是传统,喊杀的是地主、商人、国民党等一切中共的敌人,歌颂的是中共及其暴政、马列毛周等几大共产魔头。它的电影、戏剧、绘画、诗歌、音乐等等,充斥的都是一股暴虐与邪气,红色成为其主色、斗争是其主调;音乐、诗歌更是将无耻的歌颂发挥到极限,那三十年里,大陆几乎没有一首人的歌曲。宗教有宗教的圣歌,对杀人魔头毛泽东的歌颂何尝不是中共魔教的“圣歌”。耳濡目染,在这种魔鬼艺术的熏陶下,亿万中国人逐渐失去了原来平和宽容的民族本色,变的好斗易怒、精神偏执、焦灼。

在后三十年里,红色洗脑已经深入人心,中共魔教政权处于维持期与巩固期,在打开国门的大背景下,为了与时俱进的害人,中共的魔鬼艺术又开始改头换面了。这时红色退居幕后,成为背景色,改以“黄色”为主色、黑色为铺,情、色是其主题。电影电视一是恶搞历史,宣扬暴力、阴谋;二是恶搞爱情,大兴色情;三是编造主旋律,继续歌功颂德、麻醉民众。舞台上的相声、小品之类早已堕落成下三滥的艺术垃圾。美术作品,多是阴暗、萎靡,夸张变形,对外散发的是腐气、鬼气与俗气。而音乐更是平庸与滥情的交响,失去了正统文化的土壤,失去了道德的支撑、失去了神性的指引,艺术成了散发魔性的载体,反过来又鼓动人类的魔性,如此恶性循环、魔化国民。使他们离祖先越来越远,离马列越来越近,直至成为一个完全的马列魔族。

也许是天佑中华,也许是否极泰来,就在神州舞台上鬼嚎魔叫、郑声盈野,末世之乐汹涌澎湃之际,在远离中共魔国的海外,一个叫“神韵”的艺术团体横空出世了。在2007年的首次世界巡演中,他们精湛的舞台艺术与对中华文化的深刻诠释震惊了世界,震惊了各国的众多族裔。人们在一场演出中,仿佛经历了一次时空的旅行与灵魂的洗礼,在感叹、感慕、感佩之际,众多观众表达了由衷的感恩,感恩这一神佛的赐予,唤醒了他们沉睡在心底的神性与记忆,让人们重新思考人生的意义、生命的价值。神圣的中华艺道奇迹般的复活了,直抵艺术的最高境界——神人合一。

回首人类五千年来的心灵历程,就是心灵从天堂边缘滑到地狱门前的过程。这种心灵的堕落也拉上了神圣的艺术,艺术从歌颂神、赞美人再到歌颂魔鬼,其轨迹清晰可见。虽然中国大陆是魔鬼艺术的大本营,但在世界范围内,艺术也面临精神上的危机与迷失。人们已少有用艺术来追寻神的荣光,更多的是为了表达浮世的悲欢离合。而神韵恰似从天而降的仙葩,给末劫时代的人类送来了天堂的信息、神佛的召唤;告诉世人,我们从何而来,又将归向何方;告诉人们,神并没有忘记世人。在这样一个末世悲情弥漫的时代,《神韵》是何等的珍贵!而亲睹神韵之人又是何等的有幸!

当《神韵》大幕拉开,壮丽的天国图景光耀无际,将人们拉回到鸿蒙初辟、记忆之初的神界乐园,众神欢歌、仙乐缭绕。创世主佛从高穹而降,引领众神下世,开辟神州、奠定人文。两个多小时的歌舞,再现了五千年中华神传文化中的诸多精髓、妙义:佛家之慈悲、济世,儒家之仁爱、忍辱,道家之清静、自然。也展现了传统中国人的精神风貌,天上仙子们的自在逍遥,还有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修炼故事与惨烈的信仰迫害,更有对迷中世人寻找真相、回归善良的苦心劝谕。而其舞蹈之曼妙、音乐之琳琅、歌曲之震撼、服饰之缤纷、天幕之恢弘、色彩之旖旎,恰似满堂珠玉,光华万千,令人目不暇接、沉醉不已。

在咫尺舞台、短暂的时光里,《神韵》带领观众天上人间、古往今来的纵横遨游、时空穿梭,尽览神州五千年的辉煌历程,也展现了发生在中华大地上正在进行的正邪之战,向人们传递了当今时代的重大信息:如何在大劫来临前获得神的救度。《神韵》充分向人们展示了神韵一词的丰厚内涵,这一中华审美的最高范畴在今天得到了完美的诠释:神州之韵、神传之韵、神文之韵。《神韵》不仅是复兴、再现了中华艺术的崇高理念与无上美韵,更是一种开创:以艺术宣谕佛法,以艺术揭示真相,以艺术普度济世,以艺术播撒善种,给人类的艺术竖立了一个新的典范。《神韵》无疑是神的恩典,给末劫时期的人类带来了希望。

在现场最为激动的莫过于亲睹《神韵》演出的海外华人,在《神韵》的歌舞里,他们找到了断绝已久的民族之根、中华神传文化的精魂,就象漂泊的游子找到了久别的家园。原来我们的文化是如此的悠久丰厚,原来我们的民族是如此的出类拔萃,原来西方人对真正的中华文化也是倾慕不已,这一刻是多么的令海外华人骄傲与自豪。整整一个甲子啊,神传文化的底韵早已从多数华人的生命中消失,他们已不知道中华文化有多么的广大深厚,多么的高贵优雅,今天终于在这里,炎黄子孙的心灵接上了祖先文化的脉搏。然而遗憾的是,演出的现场并不在神州的土地上,而且也无法在神州公演,这何尝不是全体华人的耻辱。

至今《神韵》的世界巡演已经六年,在他的故乡中国,却无法登场。不仅如此,《神韵》还遭受到了一个号称要复兴中华民族的中共魔党的疯狂打压。古今中外,还从来没有一个政府倾一国外交之力来打压一个身在国外的民间艺术团体,中共无疑是首创者。就象十三年前一心要镇压法轮功一样,很多人对中共的做法感到不可理喻,一个政权为什么会如此害怕一群修炼的好人,害怕一场文艺演出?

其实只要明白中共的本质,就不难搞清楚。虽然中共嘴上大谈什么唯物主义,其实它们一点也不唯物,作为一个魔教,意识形态就是它的生命,控制人的精神是它的重中之重。这也是为什么在中共的体制里,一些人唱唱歌、跳跳舞都能当上将军。因为它们是中共的洗脑战士,其作用是一般的士兵不能比拟的。宗教信仰与正统艺术是人类维持道德的两大精神支柱,特别是对于一些不修炼佛法的普罗大众来说,艺术就是他们的“宗教”;摧毁了正统艺术就等于截断了他们的精神支撑。所以中共才会倾巨资来毁灭中华的正统艺术,编造大量的红色艺术来控制人们的精神,而任何正统艺术的复兴都会令它们感到不安与惶恐,特别是能恢复中华传统文化真相的艺术,更是中共之最怕。

《神韵》的横空出世,恰似给了中共一记当头闷棍,令它们经营多年的红色艺术暴露出了丑恶的本色。《神韵》虽然暂时不能在中国大陆上演,但还是有些有条件的大陆人不远千里到海外观赏,也有大量的《神韵》光盘在大陆私下流通,许多人更是四处寻觅,渴盼一览。当人们看过《神韵》后,真正了解了中华文化的纯真美善,中共的洗脑欺骗也就彻底破产了。所以它们才会对《神韵》的演出无比恐惧,歇斯底里的破坏,什么下三烂的手段都用上了。但换来的结果就是自曝其丑、臭名远播、贻笑天下。

中华文化本是通天的文化,中华艺术也是通天的艺术,中共对中华文化的毁灭、对神圣艺术的颠覆使得亿万炎黄子孙断绝了与祖先、与神佛、与天地的沟通,成了一群无根的民族。在无神论的泛滥下,在世人普遍的焦灼、迷茫、浮躁的世态里,《神韵》无疑是一股源自高天的清风,吹去人们心头厚厚的封尘,再度与神佛相连。当《神韵》回归神州的那一天,一定是一个普天同庆的日子,《神韵》也一定会引领我们回归真正的家园。我们盼望这一天的早日到来。归来兮,《神韵》!《神韵》归来兮!正是:

天赐神技正人心,艺道广大可通神。
德之光华成雅乐,高士丹青摹天真。
西来红魔篡神器,变我华族灭我文。
礼消乐亡道德毁,红色艺术毒亿民。
《神韵》一出神光耀,送来福音醒世人。
袖舞白云连紫极,浩歌裂素动乾坤。
中华文明五千载,千般妙义此中闻。
众生何来向何去?《神韵》为你开天门。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