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教所奴工呼救 我们就是证人(组图)

2013-01-15 04:00 作者: 李甄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名奥地利居民在自己购买的饰品中发现的来自中国广州槎头劳教所的求救信

【看中国记者李甄综合报导】当国际媒体正在关注美国俄勒冈居民朱丽叶‧凯斯在脸书(facebook)上公布的一封藏在万圣节装饰物当中,漂洋过海来自中国辽宁马三家劳教所的奴工迫害求救信后时,近日欧洲居民辛迪(cindy)又公布一封来自广州槎头劳教所法轮功学员的求救信,尽管这封信已经在欧洲的奥地利被发现将近十年。

此时更有许多曾在中国大陆受过迫害,现旅居海外的法轮功学员也纷纷站出来证实,中共所有非法拘押法轮功学员的场所内普遍存在残酷的奴工迫害。

十年前来自广州槎头劳教所的求救信

辛迪表示,她知道奥地利一位民众大约十年前在购买的环形饰品中发现了一封求救信,这封求救信来自广州槎头劳教所的法轮功人员,随后这位奥地利民众将此信辗转交给了当地人权组织及奥地利法轮大法协会。

奥地利法轮大法协会负责人王勇也证实了此事,他对这件事进行了详细描述:“2002 年12月,一名奥地利人买了奥地利Eduscho公司生产的餐巾环。他/她在餐巾环的包装盒里发现了一封来自在中国劳教所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求救信。这封信被辗转交到了奥地利国际大赦(Amnesty International),奥地利国际大赦把信件传真给奥地利法轮大法协会。”

“因发现人和转交人不愿公开姓名及联络方式,奥地利国际大赦没能再联系上他们。但据国际大赦调查,Eduscho在德国的母公司Tschibo的产品中也发现了类似信件。”

王勇说:奥地利法轮大法协会马上联系了在奥地利的Eduscho公司。因事关重大,Eduscho直接联系了在德国的母公司Tchibo。Tchibo派专人到维也纳来和奥地利大法协会会谈。在会谈中Tchibo证实了在德国也在同期发现了类似的来自中国被关押法轮功人员的呼救信。

此外还有许多过去曾在中国大陆受过迫害,现旅居海外的法轮功学员也纷纷站出来向媒体证实这样的事情确实存在。


卫生筷

包装“已消毒”的筷子

一位来自北京,且曾任国家建设部勘察设计司技术质量处副处长的法轮功学员陆方说:“在2001年9月23日,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我被北京门头沟分局的警察抓捕,在没有经过法律程序和法庭审理的情况下,被劳动教养一年半。”

陆方说:“我曾经被迫每天完成包装八千双一次性筷子的定量。我记得通常每个人的定量大约在七千到一万之间,需要从早上七时一直干到晚上十时,期间只有吃饭的时候能有大约十几分钟的时间,用来打饭、吃饭、洗碗、打扫卫生。记得只有少数比较手快的人才能完成定量,很多人根本完不成。只要有一个人完不成定量,其他的人都不能回去休息。即便每天都被迫从事高强度的劳动,我们却一分钱的报酬都没有。”

陆方说:“每双筷子的包装纸上都印有‘已消毒’的字样,可 是实际上包装现场的卫生情况极差。未包装的筷子完全裸露地堆放在地上,由于在调遣处或劳教所是不能随意上厕所的,即便允许去,也要等有几个人时一起去,而且有时间限制,很多人上完厕所都没有时间,也不给你时间洗手,便后不洗手包筷子是很正常的事。我记得到调遣处的一个多月之后,才允许我们洗了一次澡,不少人都因为恶劣的卫生状况得了疥疮,我也是在调遣处期间得的疥疮。得了疥疮的人,全身奇痒难忍,严重的脓包、脓水满身都是,由于没有机会洗手,只能用抓完疥疮的手继续包筷子,很多人都是这样。从劳教所出来后,我再也不敢用街头的一次性筷子了。”


天堂牌雨伞,雨伞反面的银色就是有毒的那种银胶

“天堂伞”不为人知的黑幕

现旅居加拿大的法轮功学员黄知娇,因不放弃信仰,而被剥夺了国内一所著名美术学院的教师资格。2000年8月的一天晚上,杭州当地的上城区分局警察以普查人口的名义闯入她的家中,将其绑架到老东岳看守所。

黄知娇说:“这一次马三家的那封信,我真的特别的深有体会,因为我被关在里面的时候就做这种奴工。”

“天堂牌的雨伞是防紫外线的,有一层银胶,这个东西是有毒的,手掌要和伞面、就和那个银胶部份去摩擦。因为要赶那个量,手掌真的是血迹斑斑的。那 个银胶、那个毒液就渗到血液里面去,很痒很痛,一碰,人都要跳起来。一天要做五、六十把,最少做十五个小时,做得慢的话就会挨打,牢头拿那个针或剪刀来 戳,脖子以下的部份她就随便戳了。”

“在大陆一切都是利益驱动的,看守所利用免费的奴工,公司有商业利益,警察有奖金,牢头能减少坐 牢的日子,这些利益相关者唯利是图,拼命压迫监狱里的人。一般情况下我每天要做五十多把伞,按一天工作十五小时算,不吃不喝,每十八分钟就要做好一把伞。 我第一次被关押时,杭州市上城区的警察明知我是高度近视,六百度,在里面要做针线活,故意不把我的眼镜给我,我没有眼镜却要做针线活,难以保质保量,常常被牢头打骂。牢头心狠手辣,如果我的速度跟不上或者针线不好,她抬手就搧耳光,掐肉,或者拿针、拿剪刀戳,反正她手上有甚么东西就拿甚么东西打。”


“中国制造”的塑料花

“中国制造”的塑料花

从中国广州移民多伦多的法轮功学员珍(Jane)介绍说:一束标着“中国制造”的塑料花在多伦多商店的卖价是1.99 加币到9.99加币,没人知道这些塑料花到底在中国是怎样被造出来的。

珍说:“在看守所,从早上六点一直到晚上十一点,被强制剥夺了自由的我们坐在一直湿湿的水泥地板上,面前堆满了山一样高的塑料花原材料,天花板上二十四小时 一直亮着昏暗的灯光,我们的手就开始不断地搓花叶子,花蕊,花瓣,然后就飞快地在花枝上组装成成品花枝。每天工作长达十六 个小时,从小窗口递进来的是陈米煮成的米饭,上面永远是不变的几片冬瓜片或者是绿豆芽,看不见一丝油花,几乎每个被关进来的人都在第一个星期经历痛苦的便 秘,每人都只能在规定的很短的时间上厕所,那种难受非言语能表。”

写求救信需冒生命危险

一位来自英国法轮功学员贝蒂也提到类似的情况,她说她的母亲也曾在劳教所被强迫劳动,替当地的食品公司剥大蒜皮,从一大早起床一直做到深夜,且没有任何酬劳;她还要付钱向劳教所购买泡面、卫生纸等日常所需。她说:“难怪中国制造的东西会这么便宜,因为一些公司根本不用付薪水。”

英国一位现年56岁,2001年也曾被关押在马三家被的法轮功学员李咏(Yong Li,音译)则向英国《赫芬顿邮报》表示,在里面要完成的任务包括“制做人造纸花、玩具、塑胶洋娃娃,以及从事徒手插秧等农活。每天劳动大约13~14个小时。没被支付任何酬劳,工作环境极度恶劣。如果被分派的任务没有完成就不能睡觉。”她说她很感谢这个写求救信的人,她指出,在劳教所里面会让人感到很无助,而且写求救信非常危险,被发现的话,可能会被折磨甚至被杀害。

在马三家劳教所的奴工迫害求救信被发现后,现已被转交至国际人权组织(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Human Rights), 《俄勒冈人报》报导说:国际人权组织的中国部主任索菲‧瑞恰生说:“我们无法确认它的真实性和来源。我认为可以说,这封信描述的情形跟我们知道的劳教所的情形一致。”

在广州槎头劳教所法轮功学员的求救信被公布后,国际人权组织总部一名要求匿名的工作人员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们一直在跟踪此事,并保留了这封求救信的复印,她认为这封信描述的与她掌握的中国劳教所的情况以及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情况相符。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