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姐4个户口”是特权横行的标本

2013-01-25 21:36 作者: 王传涛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媒体查实,陕西神木县“房姐”龚爱爱至少有4个户口,除了此前被曝光的两个户口,另两个分别在北京市朝阳区奥运村派出所和陕西省神木县大柳塔派出所,户名均为龚爱爱。神木县大柳塔派出所表示,该户口因重户已被注销。但截至1月21日,记者仍能查询到该户口信息。(1月22日《京华时报》)

特权的世界里,从来都不缺少深不见底的无底洞。从一天前的“两个户口”,到24小时后的“四个户口”,我们发现,关于房姐的结论,我们又下早了。下过早的结论,除了能够证明我们的天真,更能证明特权的彪悍和厚黑。按常理理解,户籍制度是我国最基本的一项人口管理制度,是最应当具有原则和规范的制度。然而,就是这样的一项本应该十分严肃的制度,却也在权贵面前频频失守。这怎能不是一种遗憾。

现在看来,郑州“房妹”一家4口人拥有8个户口,只是大餐之前的小凉菜。他们一家人不过只做到了一个人两个户口。房姐,才是真正的大餐。从原因方面分析,因为“房妹”的家庭背景深厚,父亲为当地高官,我们可以将“房妹”的多重户口问题归结到“权力的强悍”方面。对于陕西“房姐”而言,却可以进行另外一个方面的解读:“房姐”更主要的特点是有钱,家产10数亿,因此我们可以将房姐的多重户口问题归结为“金钱的诱惑”方面。

分析完原因之后,最应该保持原则和公平的户籍制度的失守,让我们不得不思考一人多户的社会危害:其一,户籍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与户籍绑在一起的那些公民权利,“房姐”拥有4个户口,包括北京户口,既可以让其肆无忌惮地在各地包括北京买房置地,坐等升值,也可以让其子女在北京实现上学,实现抄“异地高考”近路的“伟业”。除此之外,“房姐”也可以做到在北京享受市民待遇,拥有相应的医疗和失业保障等权利。

其二,多重户籍的背后,一定有权力的腐败。户籍不会像种子一样发芽长大,一个人多重户口,必然存在权力的违法作为。我只是奇怪,像“房姐”龚爱爱者,不过是财大气粗,她又是如何从神木到北京对户籍管理部门实现“通吃”的呢?金钱真是万能的吗?

其三,多重户籍还容易成为贪官外逃的工具。狡兔三窟,仅得免其死耳。细心者可以发现,不少贪官,尤其是外逃的贪官,都拥有多个户口,有多个户口,也就有多个护照,实现金蝉脱壳,易如反掌。胡长清,到外地会情妇,使用的是“陈凤齐”的名字;而“史上最牛女贪官”罗亚平,拥有12个身份证、15个户口本。种种例证,不再多举。

多重户籍的存在,让社会上产生了一个这样的群体——特权公民。这不仅会对当下的户籍制度构成严重的伤害,甚至能够影响社会公平。当2.6亿农民工因为户口问题,被拒绝于城市的大门之外时,当他们的子女不能在大城市进行高考甚至会被骂作“蝗虫”时,当成千上万的人为了户口而甘愿作“房奴”时,“房姐”、“房妹”的多重户籍告诉我们,当下的户籍制度并非完全“不尽人情”,只是没有做到像“房姐”、“房妹”一样有钱有权。

我们常说当下的户籍是不合理的。然而,现在看来,二元制的户籍制度以及绑架在二元制户籍制度上的种种权利不公,只是户籍问题的一个方面。更重要的问题是特权的横行——特权的横行会让不合理的户籍制度更加的不合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