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英杰多豪气,天地之间一祖逖

2013-02-26 01:19 作者: 刘继兴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闻鸡起舞”、“中流击楫”,是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典故。但真正了解这两个典故主人公祖逖事迹者,则不会太多。

西晋末年,大族擅权,豪强肆虐,民不聊生,表面上的繁荣已经掩盖不住日益加深的社会危机了。西晋惠帝时(291—306年),汝南王亮、楚王玮、赵王伦、齐王冏、长沙王乂、成都王颖、河间王颙、东海王越等八个诸侯王之间,为争夺中央最高权力,发生了一连串的相互残杀和战争,历时16年之久。西晋皇族中参与这场动乱的王不只八个,但八王为主要参与者,且《晋书》将这八王汇编为一列传,故历史上称为“八王之乱”。这场动乱从宫廷内权力斗争开始,而后引发战争,祸及社会,造成了较大的破坏,也加剧了西晋的统治危机,成为西晋迅速灭亡的重要因素,之后的中国进入五胡十六国时期。

“八王之乱”的最终结局是东海王司马越夺取大权,他毒死了惠帝,另立惠帝的弟弟豫章王司马炽为帝,是为晋怀帝,改年号为永嘉。

311年,晋怀帝与荀晞密谋杀害司马越,并且发出诏书讨伐。司马越在这年3月病死在军中。而司马越的军队在护送司马越的灵柩回到东海封国时,与匈奴石勒的军队于苦县作战大败,十万人全被歼灭,西晋的最后一支可用兵力也被消灭,已再无可战之兵。

很快,匈奴大军攻陷洛阳,晋怀帝被俘虏,中原地区顿时大乱,史称永嘉之祸。北方人民纷纷逃亡到南方避难,祖逖也被迫带着亲族宗党几百家南下淮泗(今江苏徐淮地区)。一路上大家风餐露宿,历尽艰辛,祖逖主动把车马让给老弱和病人,又把粮食、衣物和药品分给别人。他和大家同甘共苦。大家对他敬佩有加,一致推举他担任流人队伍的“行主”。

在南下的过程中,祖逖目睹了老百姓的惨壮。南下江南后祖逖多次向江南的实际领导司马睿建议北伐,满足于偏安一隅的司马睿对祖逖敷衍了事,就任命其为徐州刺史,军咨祭酒,移居京口(今江苏镇江)。当时的徐州已经沦落到了匈奴人手中,祖逖的徐州刺史实际上就是个虚职罢了,其实就是个光杆司令。

不过,倔强的祖逖还是不断的向司马睿上书请战,力请北伐。祖逖的要求,代表了人民的愿望,但却不是司马睿的选项。司马睿自移镇建邺,为拼凑江南小朝廷而不遗余力,他和拥戴他的门阀士族都无意北伐。从司马睿来说,虽然国土沦丧,他仍不失为偏安之主;如果北伐成功,这皇帝的宝座还不知究竟属谁呢?但面对祖逖大义凛然的请求,他又不愿落下阻止北伐的恶名,于是,便消极对待此事。为了敷衍天下人耳目,司马睿乃任命祖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前锋都督出师北伐,只拨给他一千人的粮食与三千匹布,不给铠甲兵器,而不给一兵一卒,让他自募士众,自制刀枪。

于是,祖逖便带着辎重和自愿跟随他南下的几百人一起北上。

祖逖率部到达江北的淮阴后,一方面派人冶铸兵器,一方面派人招募流民。祖逖面临的对手不仅是割据冀、豫一带,拥兵十多万的羯族首领石勒,河南地区还盘踞着为数众多的汉族地主豪强武装,即所谓“坞主”。这些坞主修筑坞堡,自称刺史、太守,称霸一方,依违于晋、赵之间,情况非常复杂。他们可能成为北伐军的盟友,也可能成为北伐军的敌人。这种形势决定祖逖北伐的道路是一条充满了艰难险阻的道路。

不久之后,祖逖新组建的北伐部队就达到了两千多人,随后祖逖率部行进到屯雍丘(今河南杞县)。当时在河南地区,匈奴汉只是名义上的统治者,其实在各个地区的坞主都是拥有自己独立的武装力量。这些人没有统一起来打匈奴,反倒是经常的互相攻击,经常在汉与晋之间做墙头草,哪边势力强就依违于哪边。

祖逖得知情况后,派人和这些钨主进行谈判,表示愿意联合共同防石勒。一些小的坞主迫于石勒的威胁,不得不送其子弟到襄国为人质,祖逖十分理解他们的处境,任由这些小坞主既服从石勒,又服从自己。这些坞主对祖逖十分感激,石勒军有什么军事行动,都提前告知祖逖,因此祖逖的部队经常打胜仗,其声望越来越高。

石勒统治范围内的很多汉人将领纷纷向祖逖归附,而留在北方仍然效忠于晋室的将领李矩、郭默、上官巳、赵固等人也表示愿意听从祖逖的指挥,共同打击石勒。祖逖的声势顿时大振!在此后的一段时间,由于要为北渡黄河作准备,祖逖下令严整军纪;自奉俭约,不畜资产,劝督农桑,发展生产,深得百姓爱戴

祖逖自身生活俭朴,不畜私产,其子弟与战士一样参加耕耘、背柴负薪。他还收葬枯骨,加以祭奠。因此,北伐军得到河南地区人民群众的拥护和爱戴。一次,祖逖摆下酒宴,招待当地的父老兄弟,一些老人流着眼泪说:“吾等老矣!更得父母,死将何恨”!乃在座上歌曰:“幸哉遗黎免俘虏,三辰既朗遇慈父。玄酒忘劳甘瓠脯,何以咏恩歌且舞”。

石勒不敢和祖逖纠缠。于是石勒派人修葺了祖逖的祖宗陵寝,同时还派遣使者向祖逖请求互市。祖逖虽然没有直接答应,但他也没有拒绝,对双方通商贸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一举措,使豫州的税收都达到了田赋的十倍。史称,“听互市,收利十倍,于是公私丰赡,士马日滋”。

其时匈奴刘耀与羯族石勒互相攻击,时机对晋朝很有利,但东晋内部迭起纠纷,对祖逖不支持,反而派都督戴渊相牵制。他因朝廷内明争暗斗国事日非而忧愤终日。321年,祖逖病死在雍丘(今河南杞县),终年五十六岁。

据史书记载,中原老百姓听到祖逖病逝的消息后,如丧考妣,万分悲痛,许多地方的民众为他建了纪念祠堂,表示了对这位北伐英雄的尊敬。宋人胡曾有首咏史诗,表达了对祖逖病亡的历史遗憾:“策马行行到豫州,祖生寂寞水空流。当时更有三年寿,石勒寻为阶下囚”。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