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吨苯胺泄漏 捅破中国水污染困境(图)


【看中国记者谢嘉玲编译报道】据《纽约时报》3月2日(周六)报道,河流里漂浮着死鱼,这是第一个警告方式。然后,河北省邯郸市的官员们得到确认,在上游一家化肥厂发生了化学品泄漏事故。他们关闭了自来水,令居民陷入了瓶装水争夺战。在农村,政府官员告诉农民们不要到附近的河流放牧。


河边的警告牌(图片:纽约时报)

本次泄漏事故发生在12月31日,至少有28个村庄和少数城市-超过一百万人受到影响,包括邯郸。出事的工厂位于山西长治,属天脊煤化工集团。长治的官员们推迟了五天报告泄漏事故,对此,邯郸的官员们感到愤怒。在过去两个月内,运营该工厂的长治官员和工厂管理人员基本保持沉默,这加剧了人们对水质的焦虑。

长治泄漏事故引起人们关注在中国北方地区日益严重的水资源使用及污染问题。该地区遭受了数十年的干旱,工业企业都沿着河流在运作。环保人士说,地方官员庇护污染企业,掩盖环境恶化的情况。

环境的恶化导致了很多中国国民质疑共产党管理这个国家的经济增长。解决这个问题是对习近平政府最大的挑战之一。环境问题将极有可能成为年度全国人大会议的议题。全国人大会议定于下周二开始召开。

官方新华社2月20日宣布了对天脊泄漏事故的一份官方调查结果,报告了一个软管故障导致了约39吨苯胺(一种潜在的致癌物质)从化肥厂里泄漏出来。 其中30吨进入了一个水库,但近9吨泄入了浊漳河,再汇入漳河,流入河北省邯郸所在地。新华社报道说,有39人受到了惩处,包括长治市市长张保被解除职务。但长治市党委书记田喜荣最近晋升为山西省人大副主任。

一些批评家称,官员们透露污染信息可能迟缓,是因为长治市所在的山西省代理省长是中共“老人”李鹏的儿子李小鹏。1月份当泄露事件的新闻爆出后,李小鹏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敦促政府官员安全至上。

邯郸市的官员们是在1月4日从上游的水管理机构处首次获悉该泄漏事故。但是,当他们试图联系长治的官员们时,没有任何回应。邯郸市环保局一名负责人对新华社表示,“打了超过30个电话后,我们仍然找不到他们”。直到第二天,长治的官员才同意与邯郸官员会面。

至少有两名天脊的经理被解雇,但该公司是长治的经济基础,似乎没有承受任何重大的后果。

绿色和平组织1月份在派出一支小组到邯郸后,对该泄漏发表了一份报告。报告说,有大约100个​​煤制化工厂在浊漳河的上流流域。“煤制化工厂严重的耗水与下游居民为争得饮水而发生的冲突已是长期问题”。

据绿色和平组织,在长治的这家工厂每年向水域排入超过600万吨废水,其使用的约30%的水取自河流。

绿色和平组织说,天脊 “因其污染而臭名昭著”。在2010年和2011年,天脊被山西省环保局裁定为四个季度的污染均高于正常水平,并每次均被罚款。绿色和平组织报告说,在几乎整个2011年,天脊的污染高得离谱,因此省级官员要求长治市环保局监控天脊。

2011年,在中国200个城市的检查中发现,受测试的水中,55%被评为“比较差至非常差”。

(译文有删节,点击看原文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