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唯一“系统利用死囚器官”国家(图)

2013-03-09 13:10 作者: 李甄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记者李甄综合报导】2月25日,中共卫生部和中国红十字会“全国人体器官捐献工作视频会议”中,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发言中承认,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的“系统利用死囚器官”的国家。

中国器官移植的来源一直为国际社会质疑,中国官方也一惯否认盗用死刑犯器官,直到2007年一月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才开始透露中国摘取死刑犯器官。2012年黄洁夫在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的英文文章中承认:“中国是唯一一个系统性地在移植手术中使用死囚器官的国家。最近,在“全国人体器官捐献工作视频会议”上,黄洁夫再度肯定中国曾经“系统利用死囚器官”。

官方数度改口

中共官方一惯否认盗用死刑犯器官,企图掩盖事实真相混淆视听:

2001年6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声明,“中国严格禁止买卖器官,中国器官移植的主要器官来源是人们自愿捐献的。”

2006年3月,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指出,“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蓄意捏造,欺骗舆论”。

2006年4月10日,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否认海外传媒报导大陆随意摘取死刑犯器官进行移植的说法。他声称,大陆移植的器官来源,主要来源于公民在去世时的自愿捐赠。他说:“一些境外媒体蓄意编造中国从执行死刑的犯人身上随意取出器官进行移植,这是恶意诋毁中国的司法制度,欺骗海内外舆论,是别有用心的。”

2006年10月10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回应BBC记者傅东飞的报导(报导中提及探访的医院医生说“器官来自于死刑犯”)时再次表明,“境外一些媒体报导中国的器官移植时编造‘假新闻’,‘攻击中国的司法制度’。”

直到2007年1月11日,毛群安才开始承认中国摘取死刑犯器官。

2009年8月底,中共通过英文版《中国日报》向全世界用英文发布消息,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承认摘取死刑犯器官,并承认中国大陆所有器官移植中,超过65%的器官来自死刑犯。

2012年3月,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文章:在摸索中前行的中国器官捐赠(A pilot program of organ donation after cardiac death in China)。文章中第一次提到:“中国是唯一一个系统性地在移植手术中使用死囚器官的国家。”

虽然中国官方对器官移植来源的说法一直在变,但国际上对此始终是质疑不断。

官方数字透露的讯息

根据中共官方英文报纸《中国日报》透露的数据, 2005年中国的器官移植多达两万例,手术量在全球排名第二,仅次于美国。

中国医疗器官移植协会(China Medical Organ Transplant Association)副主席石炳毅说,到2005年为止,中国共有大约9万例器官移植。

另根据公开的报导,1994至1999年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前的六年间中国的器官移植为1万8500例。由于被处决的死刑犯数量变化有限,那么从2000年到2005年间突然增加的4万1500多例移植的器官是从哪来的呢?自99年7.20中共镇压法轮功以来3649名法轮功学员被证实遭迫害致死,还有成千上万的学员被非法监禁,至今下落不明。而肯定是有把握的,知道存在着一群现在还活着但明天会死去的人可以提供器官。那么这些人是谁呢?庞大的被监禁法轮功人群为此提供了答案。

依据大陆官方公布的每年实施全肝移植四千例的数据来看(实际数据可能还会多出三至四倍),即使按照陌生人群20~30%的器官匹配率来算,也必须从三至五个人中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器官,那四千个肝脏就至少需要从一万二千至二万个死刑犯中挑选。 然而据国际人权组织调查,中国每年公布的死刑犯在二千人左右,即使全部用上,也只能让二千人做肝移植,其余的病人是从何处得到肝脏的呢?

中国每年肾移植手术的数量至少5000宗。能完成如此巨大数量的移植手术,与中国政府的支持是分不开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卫生部以及民政部联合颁布法律,确立提供脏器是一项政府支援行为。这可谓世界绝无仅有。

国际社会的谴责

长期以来,中国官方对器官移植使用死刑犯器官问题讳莫如深,掩耳盗铃的行为令越来越多国际医学界人士所不齿。

国际著名医学专业杂志《柳叶刀》2011年针对中国死囚器官移植问题提出呼吁:国际学术会议拒绝接受来自中国的相关论文;同行评审期刊拒绝发表来自中国的相关论文;国际医学界应该拒绝与中国合作进行这类器官移植的研究。

大多数国际器官移植协会都已达成共识,只要参与过非法摘取器官的医生都将被禁止入会,他们的学术论文也不能发表。据德国《医生报》(Ärzteblatt)报道,这次器官移植国际会议上,所有来自中国的研究论文都被格外彻底地审查过,内容仅限于基础科学。大多数有关器官移植的专业报刊也都不再发表引用来自中国的数据的学术论文。

以色列已通过立法并从今年4月份开始正式实施新的器官移植法,从而彻底杜绝以色列人的“器官移植旅游”。该法案中规定禁止保险公司支付国民到海外移植器官的费用。

澳大利亚纽省立法会成员、绿党司法事务发言人大卫•舒布瑞吉先生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九日,向省议会提交了对《人体组织(人体器官交易)修订法 2003》的修订草案,该草案一旦被通过,将作为刑法修正案,具有法律效力。该法案将非法人体器官交易视同过失杀人罪。一旦定罪,将受到最高可达二十五年以上监禁的刑罚。

国家犯罪 指证历历

曾任加拿大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和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在《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中对这一骇人听闻的罪恶做了非常专业严谨的调查核实。他们自费奔走于联合国和几十个国家,竭尽全力为法轮功群体和受害者伸张正义,促使这一“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罪恶”全面曝光,引发了全球震动。《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也几次登上知名售书网排行榜榜首。

2010年4月21日,胡锦涛访美期间,女证人安妮和在她之前冒死爆料的大陆资深媒体人皮特,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指证中共在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表示无论中共如何销毁证据、威胁追杀他们,他们愿用生命作证,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

2012年7月18日,在德国柏林召开的第二十四届国际器官移植会议期间,“反强摘器官医生协会” 在会议地点附近举办了名为“在十字路口的移植医学”的研讨会。

来自法国马赛的医生金(Harold King)是一位牙医。因为需要向接受器官移植的病人讲述有关口腔卫生的知识,他开始关注发生在中国的活体摘取器官的事件,并成为“反强摘器官医生协会”的发言人。

金表示,中国器官移植数量每年都在大幅增加,远远超过死刑犯的数量。金认为中共对于器官来源的说法不可信。他认为,自2001年起中国的器官移植的大部份供体来自政治犯,其中大多是法轮功学员。

金说:“中国是唯一一个不管是何种器官,也不管是哪种血型,都可以在两周内得到匹配器官的国家”,和其它国家的几年时间相比,两周的等待期只能说明这背后有一个巨大的器官库,很多人等待着被摘取器官,之后死去。

接受器官移植者说在中国等候器官的时间比其他任何地方都少得多。中国国际移植支援中心网站宣称:“寻找匹配的(肾脏)捐献人可能只需要一周,最长不过一个月。”该网站进一步阐明:“如果捐献人的器官有什么问题,那么在一周内病者可得到另一器官,并在一周内重做手术。”相比之下,加拿大2003年的肾脏等候时间的中间值是32.5个月,而在卑诗省,更长达52.5个月。肾藏的存活期是24至48小时,而肝脏是大约12小时。器官移植中心能向顾客保证如此短的等候时间,唯一途径就是存在一个大型的活体肝肾“捐献者”储备库。

而中国当局对稳定的器官来源是有把握的,知道存在着一群现在还活着但明天就会死去的人可以提供器官。那么这些是什么人呢?庞大的被监禁法轮功人群为此提供了答案。

屠杀人民牟取暴利

在《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中揭露:中国许多移植中心和综合医院是军(警)方机构。这些医院独立运作,不归卫生部门管辖。它们从器官移植中赚到的钱远远超过这些机构本身的成本。他们与监狱、劳教所等专政机构互相勾结,挥舞着侩子手江泽民 “打死算自杀”密令的上方宝剑屠杀了数万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并将他们的器官出售给世人。无本万利,由此滋生了一个为中国赚取上百亿利润的行业。

在2006年4月25日之前,从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网站的价格表中可一窥器官移植获取的暴利:

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网站的价格表
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网站的价格表

“废除死刑”是中国刑法学界的辩论焦点之一,近年来学界趋于废除的呼声逐渐高涨。在“全国人体器官捐献工作视频会议”中,黄洁夫指出中国每年宣判死刑的人数正在逐年减少,最终中国将废除死刑。并声称中国的死刑数量正以每年10%的速度下降。

中国每年的死刑判决和执行数字属国家高度机密,黄洁夫所称的“每年10%的速度下降”是为数不多的官方信息之一。然而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每年都在大幅增加,远远超过死刑犯的数量,中国移植的器官来源仍然备受国际社会的关注。

《失去新中国》一书的作者、前美国智库研究员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曾采访了三十多个证人,这些人直接或间接地参与了强行摘取人体器官的行为。葛特曼将这种行为称作“对全人类的犯罪”。

葛特曼认为,摘取器官的罪行二零零六年达到高潮,现在仍然在继续。按照葛特曼的信息来源,到二零零八年,最少有六万五千名法轮功因为被摘取器官而导致死亡。葛特曼还发现,其他团体人士如西藏人、维吾尔人和一些基督教团体人士也成为活体摘取器官罪行的受害者,只是数量没有法轮功学员那么多。

国际知名专家、美国宾夕法利亚大学生物伦理学中心主任卡普兰(Arthur Caplan)教授痛斥,为盗取器官而“按需杀人”(Killing on demand)的行为是“器官移植界最令人发指的罪行”,这种事情在当今世界存在,“是全人类的耻辱”。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