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大劫难:权力人格决定国家风格

2013-03-13 23:30 作者: 袁红冰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按语:《人类大劫难——关于世界末日的再思考》,袁红冰著,财团法人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台湾教会公报社(http://www.pctpress.org)2012年出版。经公报社授权,现将《人类大劫难——关于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的目录、序言、第一卷、第二卷内容在网络连载,以飨读者。欲购书者请联系:701台南市东区青年路334号财团法人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台湾教会公报社,电话:886-6-235 6277 转122,电邮:[email protected] 。 ——《自由圣火》编辑部】


权力人格决定国家风格
——两个魔鬼的吻痕将重叠在一起

二零一二,这是诸多神秘主义的预言确定的大灾变之年,甚至世界末日之年。

我不相信神秘主义的预言。在我明澈如满月的智慧之镜中,神秘主义预言只呈现为某种人性的阴影——时代由于物欲的侵蚀已经无聊到这样的程度,以至于不得不从大劫变或者末日的恐惧中,索取生活的情趣和精神价值。不过,虽然不相信这些预言的具体内容,我却意识到,诸多神秘主义预言都不详地指向今年,似乎在隐喻来自冥冥中的某种宇宙精神的不安:

就在二零一二年的红叶如血河漫过香山之际,中共将召开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这次代表大会之后,所谓中共第五代领导人将全面接掌最高国家权力。中共第五代是少年时就犯下不可饶恕的反人类罪行的一代;他们走上权力之巅,意味着中国将进入万年历史中最黑暗的时期,同时也意味着世界末日的命运之轮正式开始转动。

毛泽东是共产主义阴谋政治的大师;“文化大革命”更是其政治阴谋的经典之作。最初,中共千万党政官僚不相信毛泽东的目标在于对他们进行大迫害式的全面政治整肃。由于毛泽东深藏不露,这个庞大的官僚集团根本没有看出来,毛泽东即将从他们的命运上践踏而过,报复这个官僚集团对他的背叛和对刘少奇的忠诚,并体验“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的枭雄的生命快感;他们也不懂专制王者之怒,势将尸横遍野,血流万里。

“文化大革命”启动之初,毛泽东迫害的锋芒首先指向知识分子,以及原来的地主、资本家等极权专制下的传统的贱民阶层。他要通过对知识分子的迫害,造成“红色恐怖”的气氛——血腥的恐怖会窒息反抗的意志。数百万由中学生为主体组成的“红卫兵”,成为毛泽东制造“红色恐怖”的主力,而中共官僚阶层的子女则是“红卫兵”的核心。

于是,一九六六年八月至九月期间,东亚大陆沦为鬼域。以知识分子为主的无数共产主义制度的贱民——“无数”是因为至今极权铁幕仍然阻止真相呈现在阳光下——被“红卫兵”用最粗糙、原始的方式打死;他们的生命被棍棒、铁锹、石块、武装带击碎,有的甚至直接在拳脚殴打下死去。许多“阶级敌人”的婴儿被扔进北方的枯井或者南方的地裂中;在一些地区,施暴者争相割食受害者的内脏和肢体,以证明他们对“阶级敌人”的仇恨多么强烈,因为,仇恨是神圣的。

一九六六年八月,神州浴血,中国蒙难。令历史难以接受之处在于,反人类罪行的主犯群体,中共高级官员的子女,当时竟是花季少年——是谁让秀美如花的少年男女有一颗毒逾蛇蠍的心。据说有谚云:年轻人犯错,上帝都会原谅。更遑论少年。但是,宽恕以对罪恶的忏悔为前提;没有忏悔就没有宽恕。至今四十六年过去了,少年开始步入老年。世事沧桑万变,唯一不变的是近半个世纪的卑鄙沉默——没有一个当年反人类罪的罪犯试图作出忏悔。不忏悔,意味着他们仍然坚守那一颗用中国人的血洗过的蛇蠍之心;不忏悔,意味着他们依旧怀恋狂饮鲜血的魔鬼的快感。

诸多神秘主义判定的祸灾之年,即二零一二年之内,唯一关于未来大劫难的隐喻,或许只有中共第五代——这个绝大部分成员少年时就是反人类罪犯,而且至今没有忏悔的群体——将开始全面主宰中国最高权力意志。

在极权专制之下,权力人格决定国家命运。所以,为准确判断中国未来的趋向,就不能不对中共“第五代”的人格特质加以审视。

正像“红八月”时期“红卫兵”的主体由中共高级官僚的子女构成,中共“第五代”的主体,也是前中共高级官僚的子女,只不过他们现在被称为“太子党”。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陈云说出中共老官僚的一个共同心声:“权力还是掌握在我们自己的后代手中比较放心。”从那个时候开始,中共就有计划地逐步使“太子党”全面进入各个权力领域。至今,军权基本由“太子党”控制;作为权贵市场经济的第一顺序的受益者,“太子党”也通过腐败权力,积累起巨大的经济能量。不过,迄今为止,“太子党”还没有成为最高权力的绝对主宰者。而“中共十八大”的最主要政治涵意,就在于“太子党”将全面主导最高权力意志。

“太子党”也有不同年龄分布。现阶段,已经主导各种重要权力领域并将全面主导最高权力意志的“太子党”,年龄约在六十至六十六岁之间。他们绝大部分是当年的“红卫兵”,同时也是现在中共“第五代”的中坚。我们即将开始的对中共“第五代”领导人格特质的讨论,就以这部分“太子党”为特定对象。

人格形成于少年时。炽烈深红的铁水流入铸模,冷却后形成坚逾顽石的刚性形式——对于中共“第五代”领导群体,狂热的少年生命便是沸腾的铁水,“文化大革命”则如铸模。“文化大革命”意味着他们人格的宿命,而这个宿命将通过极权专制的权力意志,再次主宰中国的命运。

历数中共“第五代”的人格特性,可将其大者列出如下各项:

一、“文化大革命”之初,毛泽东以理想主义的神圣名义,利用他们制造“红色恐怖”,而他们也一度自诩天之骄子,以为自己已经站在时代之巅,可以亲吻太阳。但是,当毛泽东把打击的锋芒转向他们的父辈,即刘邓的党政组织系统之后,这群天之骄子转瞬间便从云端坠入地狱,沦为蝼蚁都可以对其凌辱践踏的贱民。命运的悲喜剧跳荡起伏,使他们对于“文化大革命”爱恨交集。不过,无论如何,毛泽东的人格都深深刻在他们少年的心上,如附骨之蛆,难以去除。

毛泽东最炫目的人格“魅力”在于,他昂视阔步,踏过亿万尸骨残骸,走上权力之巅,然后,蘸血海泪涛,挥万里长风,于苍天之上,狂草属于独裁者的生命史诗。西方极权主义文化的逻辑又赋与枭雄人格用共产主义信仰征服世界的野心。在这里,信仰的具体内容并不重要;西方极权主义的灵魂在于,通过与绝对真理一致的信仰,在世界范围内实施文化性种族灭绝,从而让这种信仰成为全人类的心灵之王——通过控制心灵,实现控制人类,征服世界的意志。

尽管中共“第五代”中的许多人都由于毛泽东对其父辈的残酷整肃而心怀怨怼,但是,作为极权主义之神的毛泽东的上述野心人格,却是他们心中永远的华丽绚烂的痛。在受虐癖者下贱的体验中,疼痛永远华丽绚烂;在毛泽东的鬼魂前,中共“第五代”就是精神受虐狂,因为,他们宿命地是毛泽东的野心人格的继承者。

二、“文化大革命”是政治阴谋大师毛泽东作豪华权术表演的舞台。对于中共“第五代”的命运,毛泽东既是创造之神,又是毁灭之神。他们就在狂热的崇拜和极度恐惧这两种最强烈的情绪中,感受过毛泽东的政治权术。所以,政治阴谋和权术构成中共“第五代”人格的至关重要的内容。同时,他们少年时遍历苦难,颠沛流离,看尽人间凉薄冷暖;苦难磨砺出他们顽强、坚韧、冷血而又富于冒险精神的个性。现在,这种具有纯熟的阴谋和权术能力,又得到苦难经历祝福的人格,即将成为中共权力意志的生命个性。

三、对权力的偏执狂式的贪欲,是中共“第五代”的病态人格之一。他们出生发育于极权的圣殿,一度又被权力冷酷地抛弃。豪华的幸福和刻骨铭心的苦痛以叠加的效应使他们意识到,有了权力,就拥有一切;失去权力,就失去一切,甚至沦为贱民。对权力的贪欲由此成为他们生命唯一真正的兴奋点;通过权力玩弄别人的命运则是他们生活兴趣的起点和归宿。八九之夏,邓小平家族成员根本上是因为恐惧失去权力,才极力促成邓小平决意血洗北京。为了保住或者取得更大权力,他们可以泯灭天良,视生命如草芥;他们也可以冒一切必须冒的风险。如果他们对专制权力的苦恋和热恋是对美女的倾慕,定然可以成为值得流传万古的爱情诗篇。只可惜,现在这群俗物只懂同腐烂的专制权力作脏猪之爱。

四、生活经历决定人格。不过,知识也有可能改变既成的人格。中共“第五代”真实的知识水平只停留在初中,最多高中一年级的水平。因为,“文化大革命”使他们的教育嘎然而止,其后动荡起伏如夏日黄河浊流的命运,又剥夺了他们接受教育的可能。另外,虽然培根的名言流传世界——“知识就是力量”,可是,他们却不相信这句名言。因为,命运告诉他们另一个真理:“权力就是力量”。他们对于知识没有兴趣。这样一来,他们的人格就失去得到知识救赎的可能。

现在,中共“第五代”都有博士、硕士、学士的头衔。不过,那是他们在家族重返权力殿堂之后,同堕落的教授进行利益交换的丑陋结果。而且,再次获得权力加持的中共“第五代”,对于学位的兴趣也不在于对知识的尊重,而只是把学位作为一种时尚的装饰,那类似于妓女会将脚趾染成彩色,或者江泽民等老朽的官僚把头发染得像怀春少女一样漆黑。

狭隘的知识犹如狭窄的牢房,把中共“第五代”的人格关押在“文化大革命”时代,因为,他们所受的渺小的教育都来自那个对中国进行文化性种族灭绝的时代。知识的贫困与澎涨的政治野心的组合,将为他们的人格注入愚蠢而又狂妄的素质。

权力人格决定国家风格。尽管邓小平设计的权贵市场经济的运转,使中共积累起巨大经济能量,而且经济能量也开始不以任何个体意志为转移地,依照西方极权主义文化的逻辑,转化为全球扩张的政治能量,但是,江泽民主政期间,中国国家行为还是展现出属于上海小男人的贪图小利、恋慕虚荣、色厉胆薄、浅薄猥琐的风格;胡锦涛主政期间,中国国家风格则笑里藏刀、虚伪诡诈、双重人格——那是因病不能行人事的男人与太监共同拥有的特质。二零一二,中共“第五代”踏上中共最高权力之后,必将再次极大改变中共的国家行为风格。

中共“第五代”少年时就从“文化大革命”中获得的野心人格,将使中共极权主义全球扩张的风格,更加强悍而肆无忌惮。中共“第五代”的权术能力和坚韧个性,会使奥巴马一类西方政客看起来更像满脸青春痘的高中生一样幼稚;他们主政,将让中共的权力意志成为世界各国所有权力意志中最诡诈、最阴险、最虚伪的存在。专制者都有恋权癖。而中共“第五代”对权力的贪欲则炽烈如火,旷古绝今。权力是他们生命价值的唯一来源,失去权力他们什么也不是;权力构成他们精神图腾,专制权力赋与他们自信。同时,贫乏的知识又使他们愚蠢。这个自信而又愚蠢的群体成为中共权力意志的主宰之后,中共极权,这只人类历史上最为庞大而又不受制约的权力猛兽,必将以其狂妄的自信和蛮横的愚蠢,向命运索要统治世界的权力——统治世界是权力贪欲的愚蠢至极的理想。

二零一二秋,当中共“第五代”摘下最高权力之果那一刻起,中国将开始进入万年历史中最黑暗的时期。“最黑暗”,是指毛泽东时代和邓小平时代最坏的状况,将同时并存;两个魔鬼的吻痕将重叠在一起,给中国以双重诅咒。

与“新左派”相呼应,中共“第五代”会让毛泽东解放全人类的共产极权主义全球扩张的野心,重新成为中共权力意志的核心;也会让“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极端恐怖政治,以新的形式,即政治黑手党和秘密警察统治,再次还魂,并达到极端;还会用国家恐怖主义的手段进一步勒紧精神自由的绞索,绞杀一切思想异端。其中某些成员,例如习近平、张海洋、刘源一类极端野心家,甚至可能为满足权力的个人贪欲,而同“新左派”结成政治同盟。

不过,中共“第五代”不会实现“新左派”的全部政治要求——不会用“文化大革命”整肃官员的方式,即大规模群众运动的方式全面整肃贪官污吏,因为,他们本身就是贪官污吏的主要政治象征,贪官污吏则构成他们的政治基础;也不会彻底改变邓小平的权贵市场经济体制,因为,这种经济体制既是中共狗官个人的财富之源,也为中共极权扩张战略积累起巨大的经济能量。

财富和权利的极端两级分化是权贵市场经济的结果,中共“第五代”应对社会大危机的战略只能是,通过煽动极端狭隘的民族利己主义,把社会大危机中蕴涵的仇恨能量,转化为极权主义全球扩张的狂热,并进一步强化权贵市场经济,为全球扩张战略提供更强大的经济保障——凡事有一弊亦必有一利:权贵市场经济这种违背理性与良知的经济发展模式,在势将损害甚至毁灭长远发展利益的同时,却能够在短期内创造巨大经济能量。

当前中国的社会大危机表述极端的绝望。绝望并不是空洞或者虚无,而是比希望更强烈的能量——只不过希望有明确的目标,而绝望是盲目的精神能量。极端的恐怖政治和极端的权力腐败,这两只魔鬼之手即将以中共“第五代”为中介,紧握在一起,并准备把中国社会大危机引向极权扩张之路,让属于十五亿政治奴隶的绝望,点燃人类大劫难的历史进程。

值此世界末日已经露出黑色晨光之际,西方各国的政客和庸人学者正依照他们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念,对中共“第五代”的政治趋向,作出一厢情愿的猜测——那就像一群口衔野花的傻乎乎的母牛,充满幻想地猜测魔鬼会不会娶他们作新娘一样可笑。不过,我相信,在历史的回顾中那种可笑会成为尖利的嘲讽——如果大劫难之后还有历史的话。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人类大劫难》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