滔滔民意变行动,政府才会守规矩(图)

2013-03-25 10:14 作者: 蓝无忧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土地

2月27日,几幅照片在微博上迅速蹿红。几条汉子站在一座大坟上,有人扯著“岳文海,你妈喊你回家平坟”的条幅,落款“河南志愿平坟团”(见图),有人手握铁锨。岳文海何许人也?官拜河南省周口市市长。河南一年来大规模推进美其名曰“殯葬改革”的平坟,周口是急先锋,短短几个月平掉了两百多万座坟,死人活人不得安寧,岳某居功最伟。网友人肉到岳母的墓,发现这位大人跟人家的坟有仇,自家却高高大大,据说还经过了堪舆师选定,至今屹立。体谅岳市长日理万机,热心人打算代劳,但“你不仁,我不能不义”,未以牙还牙,只把写有“赠岳文海”字样的铁锨插在坟上而已。

无情非法
民眾精神和财產双重受害

中国人有敬天法祖、慎终追远的文化传统,坟墓寄託生者对逝者的缅怀,祖坟被人强制剷除是奇耻大辱。以岳文海為代表的河南地方官践踏民眾情感,不料自家也被人盯上,甚至遭“强拆”威胁,倘有人心,不知怎想?强制平坟自从去年被媒体曝光后,社会上广泛关注,大家从不同角度进行批判。文化界人士从信仰和情感角度谴责强制平坟野蛮,法律界人士指强制平坟法律依据欠缺,许多供职省外媒体的豫籍记者则深入报导其中各种问题。多地迫於压力停止平坟,唯周口不為所动。十八大后,国务院公佈修订后的《殯葬管理条例》,删掉原先民政部门有权强制平坟的条款,有人乐观认為这是对平坟运动在法律上的釜底抽薪。今年春节,大批民眾将已被强令平掉的坟重新拢起,连中央级官媒也讽刺平坟是闹剧,然而周口当局依然嘴硬,甚至扬言二次平坟。

周口把平坟称為“一场革命”,“不能后退”,政府以大运动的方式强力推进,以令代法,保甲连坐,干部签军令状,用开除公职威胁公务人员,用取消低保威胁低保户,总之无所不用其极,野蛮粗暴。周口干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不受《条例》修改的影响”,某种角度他是对的,因為他们原本平坟就不是通过民政部门做,而是完全没有制约。和对平民毫不留情形成对照,一定级别的官员祖坟可以豁免被平掉。死人阴宅要根据活人官职分高低待遇,公权力耍流氓到如此程度。

平坟既不合於宪政法治,也与“和谐社会”、“美丽中国”、所谓新政相违背。习近平以太子党身份执政,或许比前此二十年由“草根权贵”看守政权多一些用心,但制度不改,亲民表演终為无用的花里呼哨。强制平坟和强制拆迁的逻辑一致。只要经济增长仍是执政合法性根本,上级就没有根本否定平坟的底气,只能从行為措施的粗暴上做点批评,这是官媒包括农业部的口径。殊不知其行為根本上就非法,人们遭受情感和财產上的双重损害。
 
齷齪贪婪
官员疯狂牟取土地暴利

关於平坟缘起,坊间有则“习庐心结”的故事。即将到全国政协混日子的河南书记卢展工与现今中共一把手习近平曾在福建共事两年,习為省长,庐為副书记,习离闽后,庐接任省长。庐和习的关係并不融洽,卢曾不点名讽刺习。卢少年得志,四十一岁就当上浙江副书记,比习还要快半拍,此后却长期困顿不前,十八大更断了他更上一层楼的念想。官场挫折造成他扭曲的心理,遂把撕裂社会作為发洩方法。明知习一世祖的坟在南阳,庐偏在南阳率先推进平坟,不避瓜田李下之嫌。这个“断龙脉”的说法当然只能姑妄言之,姑妄听之,但未必全然无稽。至少有一点可肯定,卢是平坟的罪魁祸首,堪称“平坟书记”、“卢太愚”。

官方对平坟的说辞是“復耕”,称田地里墓冢累累不利耕作。这似乎有道理,却是骗人的。农民的坟通常都不大,顶多两三平方米,对耕作影响很有限。坟墓所占面积一般都已计算到耕地中,平坟按说并不能增加耕地名义面积。而实际增加的可耕地也远小於地方政府上报的数字。即使其数字是真的,也不过增加了耕地面积的0.2%,花费却高达数亿元,有人计算过,耕作几十年才能收回投入,经济上完全不划算。“平坟復耕”其实是“平坟增地”,这个“地”不是耕地,而是根据“增减掛鉤”政策用虚报谎报的耕地面积来置换的建设用地。谁都知道,有地就有钱,房地產是支持中国财政的最重要力量,也是养肥贪官污吏的最大油水。

大规模平坟并非河南首创,中共建政后全国范围的就有多次,周恩来曾亲自下令掘自家祖坟。毛时代几乎掘了传统的根,断了文化的命脉。如果说那时主要基於意识形态的原因,今天瞎折腾则意在掠夺土地财富。古人教导“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政府不要与民争利,更不可与民為敌。然而共產党不只与民争利,而是整碗端去,吃人不吐骨头。农民在土地财政中连零头的收益也得不到。政府搜刮巨额财富不是用来增强服务能力,而是肆意挥霍和贪腐分赃。

民意变民权
才可制止当权者的胡作非為

针对周口几个月平坟战绩一夜丧失大半,《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发出题為“滔滔民意岂可违”的评论,认為“这真是莫大讽刺,背后的民心向背值得当地反思”。然而在不民主体制下,地方官升迁与地方民心并无直接关係,民意对他们构不成有效制约,没有“讨好”民眾的动力,即使民意滔滔,他们也不会反思。

宪政体制下民意才能真正被尊重。尊重民意不等於多数人决定,而是尊重每个人都有权自主表达和自主选择。专制下的开明统治者如果明察秋毫,闻声救苦,一定程度上也有尊重民意的效果,但这肯定不能持续,避免不了人亡政息的结果,更不能坐等明君。中国目前大小官吏都是流寇的心态,可谓最坏的专制,即便一二领导人要振作,成效如何亦属难知。

没有积极行动,民意就没有力量。民有草民、公民之别,草民的意见通常是老爷们不会在意的。而公民哪怕一个人,他的声音也让世界听见。民意,公民的意见,落实為公民行动才有力量,变成民权才能真正制止公权力胡作非為。平坟运动虽然是一时一地的事件,却具有普遍意义。我们虽然生活在不自由之中,却要像真正公民一样勇敢行动,争取自由,保卫属於我们的权利。本文开头几位公民的行為就很好,相信还会有更多的有创意、有力量的公民行动付诸实践。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