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薄熙来与“跳楼哥”

2013-03-27 11:48 作者: 姜维平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正当“两会”被媒体聚焦之时,薄熙来早已失守的老巢重庆接连发生群体性事件,特别是3月17日15时22分,有媒体报导说,当日下午15时05分左右,一男子与救援人员僵持约40多分钟之后,从解放碑步行街中心一地面10余米的高楼平台跳下,落在救生气垫上。随后,“跳楼哥”被120救护车送往医院。此重大新闻轰动一时。如果把这一系列事件联系起来看,会产生一些疑问,这是偶然的吗?

任何事件的出现都有深刻的背景,自从薄熙来垮台之后,不论国内,还是海外,都有一些藏在暗处的“薄粉”,用金钱收买一部份人,精心策划和表演,其目的是用虚假的民意给中南海施压,他们的一连串的动作,随着薄案走过的程序而不断变幻场景,酷似波澜叠起。当薄刚被“双规”时,薄谷两家的亲友说薄熙来一点事没有,令“薄粉”对其抱有希望;当官媒确定他已失去自由,又有人以谷开来老母的名义寻子求助,以博得人们的同情;接着谷开来被拘捕,判刑,又盛传其“坨重毒”,被“替身”,后来又是“神经病”等;当薄熙来已被撤职,又传出日本记者在北京饭店遇到他的奇闻,接着又借“钓鱼岛事件”而打出挺薄标语,尔后又来王铮的“义举”,盛传薄的公开信;近日又出现薄熙来满头白发和胡须的假照片,等等,显然这都是为了保薄,特点都是欺骗和愚弄,手法都很拙劣,很卑鄙,也很可笑,均被我多次发表文章揭穿内幕。

现在,挺薄的势力,还是不甘寂寞,他们看到“两会”召开,党政新老班子已全面交替,薄熙来已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没有了一点翻盘的可能性,而且随着案情的呈现,深入,他有可能判处极刑,为了免其一死,他的支持者“死马当作活马医”,绞尽脑汁,不择手段,开始为他再次策划,活动,不惜标新立异,其手法变得阴险而狡猾,17日下午14点15左右,网友“郑南齐北21”微博爆料称,重庆解放碑有人要跳楼,引来网友的关注。这表明舆论及时抓住了此次事件,随后,大批记者到现场,高潮时已有上千名重庆市民围观。

我仔细反覆地收看了发表在博讯,文学城,丌维等海外网站的视频和文字图片报导,的确此事令人震撼,我请教了两位熟知重庆的相关人士,比对现场消防和救援人员的情况,他们都感到蹊跷和可疑,心灵倾注同情怜悯之余,我有所悟,与其说那人在跳楼,不如说在表演,第一,他站得位置,不是大楼顶层,而是在最低的一家名牌店的平台上,这说明从一开始他就不想死,只想取得最佳的,也是风险最小的轰动效应,而那里恰恰是最好的表演大舞台。

第二,他手拿高音喇叭,表明他准备了表演和鼓动的工具,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只是做得不太漂亮。报导,在重庆闹市解放碑,“跳楼哥”站在挂有GUCCI大牌子的楼顶,对民众声嘶力竭地演讲,他讲了“五个重庆”,“民生10条”,“共富12条”,“反私有化”,反对农业部给转基因食品颁布安全许可证,等等,最后高唱《国际歌》,然后跳楼。这正好透露了,他是受到背后某一股力量操控而精心表演的一个演员。

第三,他反对转基因的事,显然是指向温家宝的,这一点表明此人不是一般的对政府不满的民众,他未必是“薄粉”,但一定想鼓动重庆民众保薄闹事和剑指薄的政敌胡温习李;媒体人马霁明微博透露,跳楼者叫张仁健,重庆开县人,有人说他是大学生。看他的着装和戴眼镜,还像有点学问。我估计他是穷学生。

第四,他一直在观查和等待,直到消防车抵达,救人的气垫已铺好,他才纵身一跳,准确地落在了垫子上,因此,虽然地表与平台落差十米左右,但他受重伤的可能性不大,有报导说,他被救护车拉走了,有的说他被警察带上了电瓶车,不论怎样,这场闹剧结束了,却未达到预期的效果,现场没有几个民众力挺薄熙来,更没有发生群体性的救薄抗议行动,反倒引来一片哄笑声。

不过,在此之前,像几幕剧同时上演一样,重庆似乎一夜间坠入云雾山中,报导,3月15日晚上,重庆北碚区502车站旁,一位少年骑脚踏车从两男子身边穿过,不小心撞倒一人。少年停车道歉,但男子二话不说就狂打少年几个耳光,更称:“我是市政府的”。于是,突发事件引起数百人围观,大家忿忿不平,纷纷指责政府人员欺凌老百姓。一辆警车来到现场,欲将两男子带走,但民众把警车围住,不让警车开。围观群众群情激愤,差点将警车掀翻。公安局高层领导率领防暴警察到场戒备,少年和两男子被带走调查。海外网站上发表了相关照片。

几乎与此同时,媒体报导,3月15日下午,重庆工商大学发生一起数百名教师集体维权事件,一度至少有300名教师聚集在该校一处校门高唱国歌,引发学校内外一片哗然。而导火索为在当日下午的一次教职工代表大会上,该校领导试图强行通过新的绩效考核实施方案,该方案被指对一线教职工存有严重歧视而更倾向于行政人员,“缺乏对一线教职工的应有尊重”。

我想,为什么偏偏在这个结骨眼上,校领导要故意激化矛盾呢?联想到重庆市长黄奇帆在“两会”上的表演,就明白了:重庆不服孙政才的地方势力,有可能暗中操控了上述一系列的事件,看似偶然,确是必然,孙政才想用宽待薄熙来的余党的办法而换取他们的支持,一定是枉然。因此,薄熙来成了幽灵,附在“跳楼哥”的背上,企图瞒天过海,渴望卷土重来,根除他的最好的武器是,新闻自由,不要再自欺欺人地封网,让尽显真相的信息正常流动,戳穿薄熙来的假面具,让“跳楼哥”之类的闹剧找不到表演的舞台。否则,孙政才危矣,形势困矣。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