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禁中的薄熙来

2013-03-29 11:55 作者: 姜维平

手机版 正体 18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出版的一本政治时评杂志,发表了一些有关薄熙来监禁中情况的报道,还配发了一张电脑合成的照片,他表情忧郁,目光呆涩,毛发长乱,落魄而悲伤,这极大地挑起读者的好奇心和同情感,似乎这位被西方传媒描述成中共内斗牺牲品的政治明星,正在受到虐待,以致胡子拉碴,苦不堪言,实际上,这是小说情节的虚腹和夸张,它来自中共18大上“仰天长叹”的一张流传很广的照片,薄不过是被人强加了胡须杂毛而已,这些不符合常理和实情的文字误导了读者,我认为,这样做的文人未必是“薄粉”,只是为了杂志的销量而已,但它却在一定程度上混淆了视听,那厶,曾经不可一世,刚愎自用的薄熙来近况如何?我通过知情者做了一点窥视,也加进了我的一些分析和判断,也许对读者有益无害。

由强硬到服软

去年4月9日,薄熙来被“双规”的地点是在北京部队的一处秘密场所,带领有关方面的人员,对其突袭的中南海最高官员是习近平,但整个过程中,习没怎厶讲话,专案组的负责人是上海浦东新区公安局的某领导,在他奉命向薄宣布强制措施时,挨了他一记耳光,薄虽然 讶于上海帮的人员参与对其“双规”,但依然成竹在胸,误以为轻易同僚不敢对其下手,假如妄动,将引起成都军区的兵变,何况还有周永康为首的警力支持,但灭亡前猖狂一跳时的嚣张气焰,很快被压了下去,多年来,中纪委收到存档的检举,揭发薄的证材料,早已堆积成山,2007年其父薄一波死之前,谁也不便查他,但这些文件并未销毁,故此时顺藤摸瓜,轻易而举。

消息人士说,最初一周,他不吃不喝,狂躁不安,甚至又哭又闹,又蹦又跳的,类似中共15大那次,他没当上候补中央委员,大发脾气,连谷开来都躲在京城,他一个人在大连友谊医院北院高干病房,搞歇斯底里,这回不同,他把专案人员当成女护士骂,但他们向薄展示的不是笑脸,而是证,这些证涉及大连,沈阳,北京和重庆,涉及贪腐,枉法,女色淫乱,甚至谋杀和叛变,当专案人员提醒他,态度不重要,零口供也无所谓,关键要看第三者的旁证,其中有人证,物证,书证,包括他的同僚多年准备和收藏的录音,录像证,等等,都充分证明他是一个政治上千方百计,不择手段地企图篡党夺权的野心家和叛乱领导策划者,还是经济上的贪腐分子,又是一个包养众多情妇,生活极度腐化,堕落,靡烂的贪官,于是,他的把柄很容易浮出台面,特别是秘书吴文康,车克民,情妇于某等人落网后的倒戈,成都军区阮胖子的“猝死”事件,都使他心理防线立即崩溃,一泄千里,面对铁证如山的材料,他自知难逃法网,马上痛哭流涕,靠在沙发上求饶。

遍布世界各地的专案组

由于薄谷从90年代初,就开始贪污受贿,并向海外转移巨额不义之财,故专案组人员从全国各地相关部门抽调人员,设立了欧洲,北美,港澳,大连,沈阳,北京,上海,重庆,郑州等几个小组,多达数百名精兵强将,而且,还通过在大连召开的一次国际会议,连络了各国的有关部门配合,很快发现和证实了薄谷的令人触目 心的犯罪证∶在伦敦,巴黎找到他儿子瓜瓜通过海伍德,多维尔等外商协助转移赃款的事实,足证薄在两会上声称的“儿子靠全额奖学金上学”的话语是谎言;在美国找到了薄谷通过利益输送,拉拢政商两界要人,图谋不轨的证,也发现和监控了涉案人员薄瓜瓜的行踪,并将其掌握在可操作范围之内,而且,还意外地地发现,2010年10月,薄还通过其子想利用“我爸是李刚事件”,利用2011年的“茉莉花革命事件”,搞乱中国;当薄双规,谷判刑后,其子还利用金钱和关系,收买一些人撰写文章制造了“薄熙来还会回来”,“软着陆”,“政治生命刚刚开始”等舆论。在沈阳,专案组进一步发现了他徇私枉法,掠夺民企老板仰融资产,从中渔利,涉及蚁力神案件,收受贿赂,等等。在大连,查出他利用谷开来律师所行贿收贿和徇私枉法的大量证,其数额远远过亿,已成为中共建政以来数额最大的一起贪腐案,其枉法追诉,导致张永祥家族,杨庆典,张步宁,刘晓滨,高姿,张成嘉,董文利,韩晓光,王晓君等数十人蒙冤入狱,直接和间接造成人员死亡,还发现他的马仔涉及“五七空难”的线索,但查证比较困难,因为张丕林和李岩峰已死无对证;在北京,找到他任商务部长期间,违背国家行政法规,破例给予大连珍奥保健品以零售权,给大商集团以收购兼并权,等等,问题;还发现他向更高职位官员多次大肆行贿的罪证,但不便深究;在上海,查证了谷开来与台商程某勾结,利用惠瑞斯顾问投资有限公司,谋取商业利益的事实,甚至找到谷在其地美容与治病的一些鲜为人知的奢侈内情。在郑州,找到了谷开来律师所的分所,和利用职权,收买文人撰写出版所谓“一二九回忆录”的相关证;在港澳,发现了薄谷通过亲友,参与赌博洗钱的大量证;等等。消息人士说,会根事实和法律条款,以及他认罪态度处理,但绝对不会轻判,因为他犯罪历时二十多年,涉及多个城市和多个国家,涉及许多利益集团,引起海内外极大关注,已显示的证是确凿的,是空前的,是令人发指的,所以,他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情妇,秘书,老板成了倒戈主力军

与其他众多贪官一样,薄熙来包养数十名情妇,还与二百多个演员等身份的女人勾搭成奸,有的人被当成礼品,还与其他同僚共享,过去其是薄熙来缓解心理压力的泄欲工具,而现在,这些人立即变成了薄案的软肋,一方面她们积极检举揭发薄熙来的罪行,以求自保;另一方面,谷开来为了逃过死刑,也大举倒戈,掀翻了薄家的老底,同时,薄熙来的部下,包括在大连和重庆的一大批死党,其中,没有一个不积极配和的,企业老板更是落井下石,徐某,范某,富某等被刑拘后,把薄谷罪行,如同竹筒倒豆子,一粒不剩,他们与知情的薄熙来情妇一起,组成了浩浩荡荡的,用“证”围剿薄熙来的军团,以绝对压倒的优势,使一度狡猾抵赖的“薄骗子”无招架之功,不得不低头认罪。

在历时近一年的光阴里,薄熙来的情绪时好时坏,态度时强时弱,出尔反尔,反复了多次,但总体上是服软的,因为他以前不抽烟,不喝酒,但唯独好色,性欲极强,淫乱成性,在与众多情妇玩乐时,不慎泄露了天机,许多深藏的小辫子被“情妇团”抖落出来,成了贪腐的尾巴,比如,大连服装模特于某,大连杂技团杨某,市委打字员李某,等等,光这些女流揭发的犯罪事实,就足以撂倒他,消息人士说,看来情妇最好玩,较之老婆,对薄熙来有新鲜感和刺激性,但也误了大事,薄熙来的情妇提供的一些线索,对破案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但我们基本上不抓情妇,她们有重大立功表现嘛。

薄熙来上个世纪,在大连起家,曾利用车克民,操控公权力,扭曲了国安局的职能,使其由一个反间谍的职能部门变成中共官场内斗工具,不仅徇私枉法,劣迹累累,而且极大地败坏政府的信誉,被大连市民所唾弃,恐惧,而众多死党,如丌国涛,王富选,彭东辉,郑义强,戚耀明等人都不过是为了升官发财而甘当走狗的,所以,薄一垮台,他们立即互相推诿,揭发,力求脱身,成鸟兽散,消息人士说,一方面多次找他们问话,查清一些事件的来龙去脉,一方面安排他们 开要职,退居二线,等待处理,目前还没抓,因为在大连,薄熙来苦心经营了近二十年,从金县到大连,再去省城,被他蒙骗的死党太多,要区别对待,争取大多数,法不责众嘛。

得到良好的人道优待

对薄熙来案,有关方面的人员高度重视,基于法纪和级别,对其给予良好的待遇,他单独软禁,不能会客,也不能与外界联系,但每天可以看电视,读报纸,读法律方面的书籍,最初,他异想天开,以为重庆的老百姓会为他声援而聚众闹事,成都军区的“阮胖子”等人会揭竿而起,他在高层多年贿赂的高官会拍案救急,甚至搞“警变”,但他最后失望和绝望了,有关方面为打消其侥幸心理,让他看了“两会”后一些新闻报道,他看到黄奇帆等人的表演,气得直跳,他说,没想到转变得这厶快,连个过渡都没有,跟他最紧的跑得最快,真是世态炎凉啊,他的整个嫡系都叛变了,多年苦心经营的大本营一瞬间瓦解,这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对他精神打击很大。

悉,薄羁押场所的设施比较特殊,窗户上有栅栏,墙壁是软包,廊柱无 角,卫生间没镜子和一般性的易碎的玻璃,房间无任何铁器和绳索,他的腰带也被没收,系住裤子的是半寸细绳,故他根本没法自杀或自残,所用饭菜都和专案人员一样,健康营养而可口,但不能饮酒,有水果和饮料,绝对衣食无忧。

薄以前不长于喝酒,但现在曾索要红酒遭拒,消息人士说,这是怕他酒后情绪激动,引发心脏病,由于电动剃须刀由专案人员保管,他一度有点较长的胡子,但必得不断修剪,不可能着胸,薄喜欢穿夹克衫,专案组保证了他家人送衣物的权利,也满足了他自己的要求。但估计受审上庭时,薄熙来可能和王立军,“四大金刚”一样,身着白色衬衫和黑色或其它深色的西服,他们想黑白分明,以示清白,虽然,其心里知道自己罪大恶极,不是冤案,但表演了整整一辈子,最后这一场也别演砸了。

由于以前,薄熙来无所不用其极地镇压别人,一直占有优势,故落入法网后,一度心理不 应,气极败坏,引火上身,曾经情绪失控,心脏不好,但医务人员及时治疗,并无大碍,他目前有点虚胖,和谷开来一样,所以开庭时,有人又会说是“替身”。再加上没有专门美容师,形象设计师,故一改“帅哥”形象,显得落魄而沮丧,白发显露,眼袋下垂,目光阴郁,颈椎病发作,时常坐立不安,但专案人经常与他开玩笑,以缓解他的思想情绪,由最初的自以为是,狂妄嚣张,到如今的丌念俱灰,后悔不迭,一年来,薄熙来经历了痛苦的心理历程,专案人员说,你滥用职权,徇私枉法,使多少人蒙冤入狱,造成数以千计的人家破人亡,妻 子散,你说,对你该怎厶办?你贪腐了这厶多钱,别人如何与你“共富”,他摇头叹息,面有愧色。不久前,他哀求专案人员对其宽大免死,希望晚年能保外就医,与妻子谷开来住在一起。但专案人员回答∶依法办事。这要看法院。也许,他想起在重庆任职时,曾用“死缓”送人情免了陈绍基的大罪,这回运气不知能否回来,如不行,很快将会与文强见面,真的很尴尬。

有人说,政治家不怕被打倒,但薄熙来不是邓小平那样的老革命和政治家,邓三起三落,因为邓资历深,没有经济问题,还保留了党籍,但薄熙来是大贪官,以刑事案入罪,已是“双开”,又年近古稀,何来东山再起?正如笔者2010年在港发表文章预测的那样∶薄一生两头在狱,年轻在秦城,晚年也在秦城,野心勃勃祸害百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2013年3月10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