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党永远改变不了无限的贪欲

2013-04-05 08:00 作者: 苏明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今年的三月二十一日,加拿大政府的财政部长在国会发布了二零一三年的财政预算,面对着全球经济的不景气,预算中是继续消减政府的各项开支,另一方面增加拨款、鼓励就业、创造工作的机会。在仔细的翻看了这份七、八十页的预算后发现,原来加拿大政府每年都有一项平均七亿加元的支出预算,是用作帮助贫困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援助和解决民生问题的,这是一笔只支出不必偿还的无偿援助款。

在这笔无偿援助款每年支出的明细表中,中国大陆每年都得到这笔款项中的三千万加元的无偿援助,这每年三千万的援助款可以一直追述到上个世纪。今年加拿大对中国大陆的援助款取消了,原因很简单,共党近几年一直在宣传中国大陆是个好生了得的经济体,军费开支连年以两位数字的百分比在增长,如此强大辉煌了,那就不需要外国的经济援助了,加拿大政府可以用这三千万去援助其他贫困落后的国家。

在了解了这件事情之后,本人心里是很不平静的。加拿大是我的第二祖国,可是我更爱她了。一个人口只有三千三百万的加拿大,一边在努力的建设自己,逐渐成为了世界七个强国之一,一边履行着自己的国际义务,帮助拥有十六亿人口的中国大陆,不在乎援助多少,但是这是一种精神,体现出的是加拿大高尚的国格,每个人都有精神,于是民族才有民族精神,国家有国家的精神。

那么共党有没有精神?中国大陆有没有国家精神呢?接受了人家无偿援助,中国人连知道都不知道,这还仅仅是加拿大,每年给中国大陆三千万,那么其他的六个强国和三、四十个发达国家是否年年也给中国大陆援助呢?想必是也给。那么是哪些国家给了?给了多少?想必这又是党国的最高机密,中国人就更无从知道了。

不知道所以不感激,也就罢了,但是也大可不必受共党挑拨去恨西方。民主国家的政府文件在公共的图书馆里,任何人都可以去查找翻阅,似乎是越先进发达的国家,政府的机密就越少。一九五零年到一九五三年,共党派兵帮助金日成入侵南韩,加拿大加入了联军,打退了中朝的入侵,取得了战争的胜利,这些资料在图书馆里都可以查到。

二零零三年中国大陆的神五上了天,日本政府宣布每年援助中国贫困人民的三、四千万美元不再给;二零零六年的六月份,加拿大的二十万吨粮食运到了上海的港口,同时宣布援助中国的粮食也不再给了。这些共党不说,中国人是不知道的事情或许是太多太多了,可是强大辉煌了的中国大陆每天仍然平均有一百八十六个人饿死,冤民的人数上亿,为什么会是这样?因为共党是个独裁的政体。

英国的经济学人刚刚发布了二零一二年全球民主指数的排名榜,在被评比的一百六十七个国家中,中国大陆排在了第一百四十二位上。这项评比是根据五项标准去评分的,这五项标准是:第一,选举过程和多样性;二公民自由;三政府运作;四政治参与;五政治文化。根据这五项的评分,再把相关国家归类为哪一种的政体,而政体分为了四项,一是完全民主;二是部分民主;三是混合政体;四是独裁政体。

在这次的评判中,共有二十五个完全民主,五十四个部分民主,三十七个混合政体,其余的则是独裁政体。二十五个完全民主的国家大部分是在欧美,东欧只有捷克,非洲有毛里求斯,南美洲有两个,一个是乌拉圭,另一个是哥斯达黎加;亚洲则是日本和韩国,台湾排名在第三十五位上,属于部分民主的政体,这个名次已经基本接近完全民主了,这才是全体中国人真正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关前途的大事,总比接受着外国的援助去搞北京奥运和大阅兵要体面和有意义的多。

本人从来不承认经济基础决定了国家的政治制度这种说法,事实也证明,什么样的政治制度就决定了什么样的经济方式,自由市场经济就只能出现在民主、自由的政治制度之下,而独裁政体下的经济必然是在独裁者们想当然和瞎指挥下的畸形经济。

最近共党的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一位首领公布了,中国大陆每年的建筑面积都保持在二十亿平方米左右,这个建筑量仅水泥就消耗掉了全球产量的百分之四十以上,而其中的七成是要从外国进口的。至于钢材、木材、铜、铁矿石和石油等等的原材料,对进口的依赖度也保持在百分之六十到百分之八十之间,中国制造的质量低劣,这是人所共知的。

可是外国生产的高质量产品用在了中国大陆的建筑物上时,中国制造的建筑物的平均寿命不过才二十年到三十年,可是在外国相同的建筑物的平均寿命是在一百年到一百四十年之久。就拿用于服装和背包上的拉链来讲,许多同胞都感觉到了外国生产的质量比中国制造的质量要高得多。

这就好像一九五八年的大跃进、大炼钢铁是一样,把进口的优质钢材送进了土高炉再炼上一遍,于是优质钢就变成了土钢,一千零七十万吨的钢的产量是达到了,于是也就超英赶美了,可质量其实就如同人命一样,是从来不再共党们的考量之内的,这种权力意志下的经济,其结果就只有崩溃。

二零一二年的八月份,经济学家郎咸平先生公开表示,中国大陆的经济已经出现了资源过剩、产能过剩、债务危机、通胀危机、民营企业危机、银行危机、房地产危机和消费危机,人们把这个统称为中国经济的八大危机。郎咸平教授断言,二零一五年中国大陆的制造业将会崩溃。

在今年的三月十六日,郎咸平教授再次表示:银行危机已经全面的爆发了,而银行危机则是由债务危机引发的。在三十个省区市中超过了八成地方被债务缠身,其现象就是表现在债务违约,甚至连利息都支付不出来。

同时还公开承认自己是在二零一三年地方财政是非常紧张,于是直接造成了十六家上市银行中的十家,其市值跌破了每股的净值,这种现象只出现在中国的大陆,全世界其他的国家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对于这种现象,福布斯的评论说,北京还在重复金融危机之后同样的错误,仍然是在通过基础设施和房地产有关的投资来刺激经济,这几乎完全是靠着债务来推动的。

郎咸平教授还发现,正规银行的危机已经爆发了,非正规银行的危机也爆发了。他说很多地方债务,地产商、制造商们不向银行借钱,而向非正规渠道借钱的总额已经高达三十万亿,接受这一庞大数额的影子银行已经成为了八大危机之后的又一个可怕的金融为危机了。

日本的经济学家们显然是同意郎咸平教授这一看法的,在一份报告中,日本经济学家们说,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房地产开发商、信托公司和信用担保公司等机构是本次潜在金融危机的重灾区,而导火索则在房地产市场。美国的投资银行,摩根大通则是干脆建议客户们减持中国股票,理由是中国的经济危机硬着陆的风险极大,通胀又加速了这一风险。

郎咸平教授最后说,继美国债务危机和欧洲债务危机之后,就是中国大陆的债务危机了。金融乃是一国经济之根本,共党当政六十多年,但是流寇习气始终不改,流窜进那个领域,那个领域就遭受到灭顶之灾。六十多年不但没有为国民们建立任何的国家福利项目,而且还没有国家财政的储备和结余,反而是债务累累,共党们是一届比一届野心勃勃,目标宏大,但是却没有一个目标实现过。

欧美债务危机,造成了本国、本地区和世界的经济衰退,但是欧美国家的人民却可以在国家福利和社会保障的保护伞之下无论是生活、上学、医疗、养老等等方面,全然不受影响。欧美人是人,中国人也是人,或许传统习俗不同,但是人性相同,人的权利和自由相同,文化的底线相同,无论什么样的灾祸,人家的政府首先保护的是自己的公民们,而生活在共党治下的中国人永远是天灾人祸的牺牲品和受害者。且无论是八零后或是九零后,对这一点也是深有体会的。

习近平英勇的承担起了党国的元首,面对着已经爆发了的和即将爆发的各种危机,采取的是鸵鸟政策,三个自信的按照祖制去走,去了一趟莫斯科,送了一份三十六亿美元的大礼,买了二十四架苏式战机和四只潜艇,使得普京那张从来不见笑容的脸,也出现了一丝的微笑。各国的经济都困难,有人找上门来买东西,东道国当然是求之不得的高兴了,高兴是暂时的,但未必就是朋友。

普京也有他的的既定方针,从二零一一年开始俄国开始排斥华人,严禁在俄罗斯境内出现唐人街和中国城,并在当年就遣返了三千多中国人,所谓道不同不相与谋,价值理念不同,送上再大的礼,也不过换来暂时的客气。习近平是有三个自信,普京是有既定的方案,虽然同时笑着在握手,但各自心里所想的却是完全的不同。

习近平倒也不在乎,接着又去了非洲,给坦桑尼亚等三个非洲国家又送上一份两百亿美元的大礼,得到了三个微笑,可是这两百亿美元却是温家宝公布的二零一三年医疗保健开支的百分之五十之多。中国人看不起病,艾滋村、癌症村到处都是,却把一千两百多亿人民币送给了非洲,中国人慷慨大方、助人为乐,但是倾家荡产去帮助与自己无关的人的先例在历朝历代的记载中却是没有的。

不知道坦桑尼亚等三国的人民在中国人民十四年的抗战中,在三年半的大饥荒中,或者是在十年半的文化大浩劫中,是否对患难中的中国人民有过巨大的帮助或者是恩惠,以至于我们宁愿勒紧裤腰带也必须去帮助他们呢?显然这种事实是不存在的。共党不过是花钱去收买所谓的国际朋友,情形是和在国内收买一群五毛、帮闲、篾片们是一样了。

在说文解字中,对朋友的解释是朋与德,友与类,就是说以德相交的那是朋,其次那以类相聚的为友。共党无德可言,所以六十多年是无朋,临时花钱买友,可是这些朋友们是有钱有利为友,无钱无利就如同路人,甚至是敌人。

习近平的这趟出访,必须是成功的,这就如同毛泽东当政二十七年,莫名其妙的运动折腾了二十多次,造成上亿生命无辜丧失,但却仍然伟大是一样的道理。话语权是掌握在政权的手里,公民们的声音是听不到的,但是消除国民们的怨气则是共党们永远也办不到的事情。

俄国的老百姓们未必热爱普京,但至少会夸赞普京精明,把一批过时的苏式武器以高价卖给了中国大陆,既减少了库存的挤压又促成了资金的周转,解决了部分银行的呆账或是坏账问题,普京的支持度未必会增加,但是于国于民这无论如何是件不坏的事情。

至于非洲那三个国家的老百姓们肯定是对现政府保持着极满意的态度的。在全球经济如此不景气的情形之下,居然有人送来了大笔的外资,对于复苏经济、解决失业率问题,提高人民的生活肯定是有帮助的。

另外在国际上对于那些仍然对中国大陆每年提供无偿援助的国家们来说也会是高兴的,看到了共党元首如此出手大方,既然几十亿、几百亿美元的送给人家,那么这些国家每年几千万、几个亿美元的对中国的援助就没有必要了,反正经济都不好,能少支出一些就少支出,尤其非洲,不少国家是年年靠着援助过日子的。

习近平给了这三个国家大钱,那么连同这三个国家一起,也可以暂时停止援助了,把对外援助的款省下用于自己国内的经济复苏,又何乐而不为呢?这就是这次习近平出访的成功之处,但唯独苦了的是中国大陆,八大危机是相继爆发,没有一个国家出手援助中国大陆,哪怕是解决半个危机的。

当然没有,这是不会有的,如果说十年前,国际社会还在受共党宣传的骗的话,那么这最近的五、六年来,各国的政府都加强了对中国大陆的研究和观察,他们对共党的政治危机,中国大陆经济崩溃以及社会危机等等方面所掌握的事实和数字比共党所知道的还要详细。

没有人会去帮助一个危机重重即将崩溃的政权,更何况共党的贪腐在国际上是出了名的,各国的援助最终都变成了共党们的私人存款又转移去了外国。中国大陆就惨了,假、冒、伪、劣、毒的商品没有人来买,中国又没有自己的科技自主产品可以出口。

前三、四十年,还有资源可以出卖,现在是资源枯竭了,什么都要向国际市场上去买,买人家的东西人家当然高兴,但是买东西是要花钱的,在财政上只有赤字,国库里只有债务,加大钞票的印刷量又等于是货币贬值,推高了通胀率。

中国的老百姓们第一痛恨的是贪腐,第二痛恨的是涨价,共党现在的任何做法,都是宁可得罪中国人,也要努力去残喘这个政权。反正为了二零一三年的维稳已经支出了七千亿,这七千亿既不是救助苦难民众,也不是帮助穷人治病的,更不是解决冤民问题的,与抑制物价和创造就业率是根本无关,更是与解决八大危机无关,这笔维稳费是专门用来镇压和屠杀中国人的开支。

共党们不在乎什么八大危机或者十大危机的,在共党的眼睛里,国人民众永远是共党政权的危机,人民、人性、道德和正义永远都是共党的死敌。共党要政权,但却从来不懂得治国,共党从来妄想着盛世和繁荣,但却永远改变不了自己兽性的贪欲,共党从来是搞人治,但是要去治人,但却永远弄不明白什么是人性?更不明白为什么中国人在共党六十多年的治下就是治不驯服,反而是反共、恨共党、打倒共党的呼声和行动连成了一片。

共党既然不能改旗易帜,又没有那个权威去退回僵化的老路,看来也就剩下了一条死路。共党完蛋必将人心大快,但留下的这个烂摊子又如何去收拾呢?好与坏,何去何从?其关键就在于政治制度。有了共党的这个血腥的坏制度的教训,该是考虑建立一个好的政治制度的时候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