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还需要对其妖魔化吗?(图)

2013-04-09 13:30 作者: 唐开宏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张宏良的“关于《甲午战争中国失败,西方为何反而同情日本》的按语”一文,用极左腔调,为文革招魂。其文称:“把中国由现代政治文明的伟大国家变成道德洼地里的野蛮国家的最关键因素,就是对文化大革命的妖魔化。”

文革,还需要对其妖魔化吗?

跪在西湖岳坟前的秦桧,遭人唾骂数百年,还需要对其妖魔化吗?

制造无数幽灵白骨的达豪集中营、古拉格群岛、杨家沟劳改场,还需要对其妖魔化吗?

希特勒、墨索尼里、东条英机、斯大林、卡扎菲、金氏朝廷,这些嗜血狂、迫害狂和专制魔头,还需要对其妖魔化吗?

文革留下一段丑陋的历史,从黑暗和噩梦中走来,需要反思,需要牢记教训,需要与其作彻底的切割。

许多人已经或正在搜集文革的罪恶,撰写编年史、回忆录,将不堪回首的昨天一字一血地记载下来,设想建立文革博物馆,让子孙后代永远记住这段惨痛的历史。

许多人已经或正在反思产生文革的根源,从历史传统到政治体制,从思想文化到经济基础,从个人原因到群体意识发掘和总结文革的教训,不能让悲剧和噩梦重演。

但是,也有人对这段历史讳莫如深,刻意回避,不愿提起文革,不想触碰这块烂疮疤而选择性失忆;也有人迷恋这段历史,赞赏文革,美化文革,声嘶力竭地为文革招魂,希望回到文革时代。此亦为一股势力,其代表人物如张宏良之流。

实践检验真理,事实胜于雄辩。文革对国家和民族,对社会的灾难性破坏是全方位的,无论在经济建设、人民生活,社会秩序方面,还是在教育科技、思想文化领域,对文革罪恶的揭露,不仅有官方公布的资料,还有许多亲历者声声泪字字血的控诉;不仅有具体的事例实录,还有详尽的数字数据。文革现已过去30多年,研究文革的历史,可获得比研究任何朝代的通史、断代史最翔实的第一手资料。笔者若以亲历的事实去评价文革,不过是于汗牛充栋中再添一毛而已。

对文革的评价并非始于今日。当文革狂飙风起云涌的时候,便有人提出质疑,质疑声不仅来自老帅和当权派,也来自青年学生、平民百姓和知识分子。在当时的政治气候下,对文革的质疑即有身家性命之虞,轻则被批斗进牛棚,重则掉脑袋被枪毙,如张志新、遇罗克等人由此而成为文革暴政的祭品。文革期间,国家大事一团糟,却不允许批评,不准提意见,只准歌功颂德,评功摆好。要了解当时社会的黑暗程度,去考察当时社会言论自由的状况,便可一目了然。即便如此,民众对文革的不满,仍如地火燃烧,从而引发一场被称之为“反击右倾翻案风”的运动,从而爆发“四.五”天安门广场事件。当文革寿终正寝降下帷幕后,民众的反应极其平静,没有骚乱,没有人为文革唱挽歌。此便是亲历文革的那代人对文革的态度,民心如此,对文革的评价,历史早有定论。

张宏良之流,包括北大、北航的孔、韩叫兽们该不是文革的遗老遗少吧,他们没有文革的经历,他们拿不出事实回应对文革的血泪控诉,拿不出事实证明文革的辉煌成果和莺歌燕舞,拿不出事实为文革所造成的经济崩溃、民生凋敝、满目疮痍的局面去涂脂抹粉;他们为文革招魂,其招魂幡不过是破布包裹的早已掉渣的理论,伴随着几声凄厉、几声干嚎而已。

文革的理论基础是阶级斗争为纲和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继续革命,该理论已被实践证明是错误的,并以文革的彻底失败而宣告破产。已有许多文章对此理论进行讨伐、鞭笞,其观点不再重复和赘述,本文仅作一归纳:文革的理论是现代中国社会动乱之根源,其实质是挑动群众斗群众,以瞎折腾而乱国,以愚民、驭民政策维护一人一党之专制。

文革的瞎折腾史无前例,天怒人怨,贻害无穷,其对国民经济和社会生产力的破坏是毁灭性的,其对社会秩序和法制的破坏是毁灭性的,其对人权和思想文化的破坏是毁灭性的。将文革定为席卷华夏大地的一场浩劫一点也不过分,将文革视为中华民族所遭遇的一场灾难一点也不过分,将文革作为社会所罹患的一场瘟疫一点也不过分。文革之罪恶罄竹难书,文革之荼毒濯波不洗,文革所造成的祸害,虽然已经过去30多年,但其遗留的硬伤至今未能修复。

文革的瞎折腾确与政治体制有关,也与个人有关。这个人之下,即使第2、3号人物,与其距离也在丹樨之间,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这个人已无任何约束,便是宪法对其也已无可奈何。当权力受到挑战,个人崇拜至高无上,以及历史惯用的政治手段,文革的发生于是不可避免。从大跃进失败后,注定要发生文革;从历史上考察这个人,注定要发生文革。

这个人死了,文革便结束了,并且不可能重演。因为,产生这个人的时代已经过去,产生文革的社会基础不复存在。这个社会基础除政治体制外,还包括文化、传统和历史本身。这段历史是与那个时代的人和社会紧密相连。社会结束封闭状态走向开放,那个时代与现今时代不可同日而语,这个时代与那个时代的人也完全不同。因此,文革不可能重演,历史不可能复制。

现代中国的第一步始于结束文革,尽管现实中存在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较之文革时代,社会无疑是在发展,进步显而易见。对大多数人而言,不会留恋过去,也不愿意回到文革时代。对现实不满,因为现实确有不如意之处,确有不合理的存在,确实需要改进。惟此,社会则进步更快。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来源:作者博客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