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审查陆媒罕见采访《走出马三家》记者(组图)



盖凤珍述说“上大挂”和关“小号”经历。


刘华的《劳教日记》写于防雨布上,藏匿于阴道内带出。


赵敏的门牙,在“死人床”上灌食被抹布塞掉。

【看中国记者李婉君编译报道】据《纽约时报》4月11日(周四)报道,2011年9月,62岁的王桂兰(音)走出了位于中国东北辽宁省的马三家劳教所。她把写在防雨布上的日记卷起来,藏在了阴道里。就这样躲过了在离开劳教所前警卫的搜查。该日记是一名叫刘华的犯人写的,她讲述了在该劳教所里每天发生的折磨。

“出来后,王桂兰(音)出了一身冷汗”,《Lens杂志》调查记者袁岭(音)写道。

上周发表的故事(“走出马三家”),甚至震惊了那些长期以来熟知警方运营的劳教系统里的虐待甚至酷刑故事的人们。正如我的同事Andrew Jacobs写的,中国的劳教系统,存在于司法系统之外,同一时间关押的人数多达19万人。但无法获得确切的数字。

“走出马三家”这篇文章在中国引起了轰动,主流及非主流媒体都报道了这份报告-直到当局的查禁。文章发表后不久,据位于美国的“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报道,中宣部周二要求“对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报道及相关内容,一律不转不报不评。”

该文章已被从《Lens》的网站上撤下。点击这里,可以带你去阅读海外网站转载的该中文原文报道

但面对审查的法令,出现了一篇特别的文章-《中国妇女报》采访了写“走出马三家”的那位男记者袁岭(音)。(译者注:据《纽约时报》提供的该文章链接,目前已显示:页面无法找到)

袁先生说,在劳教所里,传统的和新的酷刑手段是“常态”。他补充说,并不只是发生在马三家劳教所。他说,他还会见了从其他劳教所出来的妇女,包括在黑龙江省的劳教所,她们有着相同的故事。

那么,在劳教所的高墙里发生了什么呢?

他说,体罚是常见的,那些妇女的身体都可能被致残。劳教所违规的行为各式各样,包括强迫囚犯长时间的劳动,正如“劳教所”的名字所暗示的,以此来给劳教管理当局、警方和国家营利。以下三种酷刑是劳教所最喜欢用的:

“上大挂”的意思,就是把受刑者两臂伸开,吊到高处。

“老虎凳”就是让受刑者坐在一条长凳上,绑住她的腰,把砖头插入她的双腿之间,让她的腿和膝盖承受不堪忍受的压力。

“绑死人床”的意思是把受刑者四肢伸开,绑在一张床上,通常是放到一个封闭的空间里,就不管了。那张床上,有的有一个洞,供排便。有的没有。

正如我的同事Andrew Jacobs以前报道的,在中国的劳教所里,殴打及其他惩罚方法广泛存在。

袁先生说,他花了5年的时间,会见和采访受害者。

直到去年,随着迹象显示,国家可能会对这一非常不受欢迎的劳教系统进行改革,他认为可能有机会发表了。

当局关于改革劳教制度的提案细节仍然模糊。上个月,在中国总理李克强上任后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上,李克强对被问及劳教改革的细节,仅表示政府正在进行这方面的工作,年底可能有一个方案图。

当《中国妇女报》问袁先生,他希望看到怎样的变化时,他说:中国需要的是讲真话,“我们正处在一个转折点。”

(译文略有删节,点击看原文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