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把天真的孩子奶成了“狼孩”(组图)

2013-04-12 22:36 作者: 元真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图为张红兵幼时的全家照。图中右起第2人为张红兵,第3人为张的父亲,第6人为当年被张红兵出卖的母亲方忠谋。(图片来源:张红兵的博客)

方忠谋,文革期间因对家人表达了对文革的不满而遭16岁的儿子举报后被处死。(图片来源:张红兵的博客)

【看中国记者元真报导】“我从小在学校里受教育,喝的都是狼奶。”

“我愿意再次解剖自己卑微的灵魂,公开地向因我告发而冤死的母亲忏悔、道歉;我愿意做一个反面教材,把自己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当年的红卫兵,年近6旬的张红兵如是说。

母亲遭“狼孩”举报被处死

现为北京律师的张红兵,原名张铁夫。“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的1966年,12岁的张铁夫把自己改名为“张红兵”。

张红兵的父亲张月升,当时是安徽固镇县卫生科(局)科长、党总支书记,在“文革”一开始即被打倒。据张红兵在自己的博客中回忆,“文革”刚开始的两年,父亲被批斗最多,母亲方忠谋也被“陪斗”,张红兵本人还写过批判自己父亲的,题为《检举揭发固镇县卫生系统最大的走资派张月升的罪行》的大字报。

由于造反派认为方忠谋是出身地主家庭,有“国民党特务”嫌疑,因而也被隔离审查。然而方忠谋被审查放回家后却依然要被家人批斗。张铁夫回忆说,当时,遵照毛泽东的倡导,家庭辩论、家庭批斗是常见现象。当时主要是他这个16岁的中学红卫兵在斗母亲,父亲和其他家人则说话不多。

1970年2月13日,正月初八,方忠谋当晚在家里对家人说了些毛泽东栽赃陷害刘少奇,以及支持刘少奇的话,认为应“立即撤销毛泽东党内外一切职务”,并告诫张红兵“孩子,你不懂得阶级斗争”。当时16岁的张红兵却马上认定母亲已是“阶级敌人”,是“现行反革命”!在对母亲进行了言语的批判和棍棒殴打之后,张红兵随后写了个举报的纸条,和自己的红卫兵胸章放在一起,塞在同住一大院的“固镇县群众专政指挥部”军代表家的门缝里。

张红兵记得,当晚,军代表赶到张红兵家中,将母亲方忠谋押走。

方忠谋被抓走后,张月升和张红兵等人也被要求写材料,这些材料后都被作为审判方忠谋的证据。张红兵在材料中揭露母亲的“罪行”后写道:“打倒现行反革命份子方忠模!枪毙方忠模!”

1970年4月8日,张月升与方忠谋离婚。3天后,方忠谋被执行枪决。

张红兵最后一次看见母亲,是她在被处死前跪着接受公审: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军人揪住她的头发,把她的脑袋硬往下按——要她向“广大革命群众”低头认罪,但是按着她的手一松,她的脖子一拧,立刻昂起了自己倔强的头。

张红兵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对于我的这种叛逆家庭、破坏中国传统社会伦理道德的行为,当时,父亲和母亲并没有责怪我任何一句话——从我的眼光来看,他们也绝不会反对。”“在这里,中国传统社会伦理道德被贴上‘毒害人民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标签;而我的第一次破坏正常社会的伦理道德的行动,则属于‘创造和形成崭新的无产阶级的新思想、新文化、新风俗、新习惯’的被官方积极鼓励、大加赞赏的一种行为!”

在母亲被自己举报并被处死的这年春天,张红兵的事迹被当地作为“大义灭亲”的典型。

“狼孩”的忏悔

文革结束后的1979年,已经和张红兵断绝关系的姨母主动找到他,提出要给方忠谋平反。

1982年,张红兵及其亲属在确认方忠谋遗骸掩埋地的大致位置后,向当地生产队购买了这块土地,并建起一座土坟,作为方忠谋的永久性墓地。
张红兵接受采访时说,多年来他一直在痛苦煎熬,那段不堪回首的血泪往事,常常让他从睡梦中哭醒。他先后当过工人,当过司法局的公务员,后来做了律师。

张红兵表示,起初他并不愿让社会公众知道这件事,但2009年他在网上发现,对早已被否定的文革,竟有人鼓吹“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已近耳顺之年的他,觉得自己应该向公众表明态度,“用现身说法来批驳那些无知、别有用心的谬论”。

张红兵说,“文革”期间毛泽东倡导家庭辩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问题,直接导致他告发、批斗自己的母亲,并将她送上刑场被枪决。应当汲取历史教训,避免这种灭绝人性的悲剧重演。

在博客里,张红兵反思文革中的红卫兵们的一系列超越一个正常社会的种种所作所为,“是对真理的渴望,还是人性中善的泯灭?”

“以贴出父亲的大字报事件为标志,我的人性中的善良、美好的东西被彻底地、无可挽回地“格式化”了。” “我不但在当时攀登上了破坏中国传统伦理道德的巅峰,而且至今还咀嚼着后悔内责、自惭形秽、亲人怨艾、闻者不齿、万人唾弃、形单影只的灵肉撕裂、内心煎熬的苦果!这似乎是命中注定。如果真的有阿鼻地狱,我应该永坠这个痛苦的世界里 ,永世不得翻身!这是我罪有应得!”

“我愿意把这件事情向社会公众公开,原原本本地公开,让大家品头品足。目的是让人们了解文化大革命导致家庭成员之间夫妻成仇、兄弟姊妹反目,母子相残这段文革的事实真相。”

“背着家人或者当着众人,我虽然不止一次地泪洗面,但是仍然洗不去在我心头萦绕了几十年的疑问:除了我的罪过——彻底地丧失人性善的方面之外,造成我犯下这个弥天大罪的根源究竟在哪里?我为什么会从一个身体健全、心智正常的少年,变成了一头六亲不认、灭绝人性的野兽?!是谁、什么居心把一个老百姓的天真孩子“奶”成了一头不孝不悌不文不武的“狼孩”?!34年来,我从来没有停止过反思,直到今天。”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