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镜】中共国的六大崇拜

2013-04-15 12:00 作者: 古镜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人是一种柔弱的生命,生于世间,面对茫茫的宇宙、未知的命运,会有深沉的无力感。人也是一种会崇拜的生命,面对宇宙的浩瀚,天地的广大,世界之丰富,都会生出无尽的崇拜之心。人类的正统文化为人们塑造了正向的、积极的、向上的价值崇拜,这类崇拜让人们获得了心灵的力量与精神的提升,让人变的坚强,也让文明变的生机盎然。

在传统的中国社会,在神传文化的熏陶下,人们普遍崇拜的是神佛、圣贤与祖先。神佛无忧无虑、自在逍遥,长生不老又法力无边,在宏观上处处护佑着人类,当然值得人们去顶礼膜拜;圣贤修己爱人、德化一方,把天地间的至理传授给万民,当然会获得世人的崇拜与敬仰。祖先是我们生命的来源,是我们血脉的源头,是我们脚下土地的开辟者,当然值得我们追思崇拜。

其次在传统社会里,人们也会崇拜英雄。英雄能为常人所不能为,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拯救万民于危难、水火之中,有时甚至献出自己的生命。他们是正义的化身,是人间道义的守护神。然而人间毕竟是人间,不管是什么社会里,都会有人崇拜金钱、权力、地位,但是在传统中国,这些崇拜都不具备普遍性,只是少数人的追求,与崇拜神佛、圣贤、祖先、英雄相比,是微不足道的。

人们崇拜什么就会追寻什么,人们崇拜神佛、圣贤,自然会念及他们的伟大、无私,依照他们的教导生活;人们崇拜祖先,自然会慎终追远,保持家族的名誉与清白;人们崇拜英雄,更是对人间正义的渴望,对崇高品格的仰慕。这样的社会自然会和谐宁静、长治久安,这些类型崇拜,我们可以称作正向的精神崇拜;因为其崇拜的是比人类更高的精神境界,他植根于人类心中的天赐神性:善良、奉献、真诚、智慧、忍让,对社会的发展起到了一个向上的加持作用。

但不幸的是六十多年来,自中共篡权以来,神传文化的灭绝也使得人们的崇拜对象发生了颠倒。中共党文化的泛滥把传统中国的精神崇拜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类中共灌输培植的恶性崇拜。人们不再崇拜美德、正义、崇高等一切向上的价值观,而崇拜让人堕落、颓废的价值观念。当这些崇拜在人群中蔚然成风时,中国社会已经陷入了腐烂的泥潭之中,一切正向的价值观都迅速被解体。中共利用这些恶性崇拜鼓动、放纵人们心中的魔性:唯我独尊、自私自利、乱伦邪淫、控制他人等等之类,由此人们相互争斗、伤害,使整个社会将走向撕裂!这类恶性崇拜主要有六大类:

一、科学崇拜

人们通常所谓的科学,就是近代从西方传来的实证科学,它只是人对世界的一种认知方法,或者说是一种工具;它只能在一定范围中解释一些事物的现象,让人们获得一些生活上的便利。但中共却把科学当作真理来灌输给民众,让他们迷信、崇拜。其实中共是最不讲科学的,也做过或正在做无数反科学的事,但这不妨碍它们向民众灌输科学崇拜。当人们都迷信科学时,科学就会成为中共的害人工具。就象一个仅会治感冒的医生,人们把它当能起死回生的神医来相信,就会被引上邪路。

在当今的中国大陆,对科学的崇拜可以说是大陆人的第一崇拜,人们对科学的迷信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不管是什么自然灾害、假药毒食或是歪理邪说,只要用科学一解释,大部分人都会照单全收、深信不疑。哪怕是垃圾,好好包装一下,用几个高科技名词作一番广告,都能卖出去,甚至还能畅销。在这个科学泛滥的国度,科学是最能欺骗人的,那些自称坚信科学的人,没有几个真正知道科学的本质是什么。

中共同时也利用科学的名义,把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它们的三大核心魔教教义灌输给国人,利用科学来打击人们的神佛信仰,把亿万中国人变成了马列魔教的信徒。在今日大多数国人的心目中,神佛都是一种虚构的存在;由此道德也失去了制约人心的力量,人们开始了无底线的堕落。

二、邪党崇拜

中共自篡政以来,便霸占了一切社会资源,控制了中国人的衣食住行与所思所想,使得国人的价值观发生了空前的颠倒。中共代替了无数人心目中天的位置,成了万能的主宰,人们由对中共的恐惧逐渐转化成为崇拜,把党当作了天。在他们看来,国家是党建的,工作是党给的,工资是党给的,房子也是党给的,土地是党给种的;除了自己的命之外,一切大概都是党给的。党代表了正义、代表了公平,即使是这个邪恶的党给中国带来了数不清的天灾人祸,党也很少被他们置疑过,也不敢去置疑。

党崇拜本质上是一种邪教崇拜,而非政治崇拜。在正常社会里,一个政党即使获得执政权,也只是打工的,干的再好也是理所当然的,无法受人崇拜。只有在中共国里,党被上升为一种宗教式的权威,凌驾于一切之上,接受民众的膜拜。许多人做成一件事,不说谢天谢地而说感谢党和政府;日子过的好一点不说因为自己的努力,而是感谢党的政策或领导。还有:爹亲娘亲不如党亲、党叫干啥就干啥、永远跟党走,这类邪教式口号,都是党崇拜的体现。

党崇拜让人认贼作父、颠倒善恶,跟着中共作恶无数却少有负罪感,入党发毒誓却没有恐怖感。党坏事做绝却总从来无须偿还、无须负责,顶多找几个替罪羊或是玩一下平反的把戏,如此还能赢得更多愚民们感激涕零。在面对法轮功的反迫害上,许多人张口就是搞政治、反党之类的帽子,好象党杀人放火都是天经地义,别人任党宰割才是不搞政治;其实这都是党崇拜在作蛊。对他们而言,反天反地无所谓,反党反社会主义就是有罪。

三、党魁崇拜

与党崇拜相伴而生的还有对中共政治人物的崇拜,这种崇拜在毛泽东身上演绎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我们只要看一看文革期间,天安门广场上的红海洋,人人手里的红宝书、红语录,还有震耳欲聋的红色口号,就知道毛崇拜是多么的可怕。更荒谬的是,对毛的崇拜与对神佛的批判几乎是在同时进行的,一边高叫世上没有神佛、菩萨,一边高喊:毛是大救星,毛思想放金光、毛是大恩人,中华民族从来也没有被人搞的如此弱智与精神错乱。

更甚者,文革时人们写家信必须先要祝毛万寿无疆,买东西首先要背诵毛语录,家家都要买红宝书,学生的课本哪怕是数学物理,都要插上一大堆的毛语录。这种荒唐的行为在人类历史上也是空前绝后的,有人说毛崇拜是封建帝王崇拜的延续,这样的脑残言论大概是中共的妖书读多了的结果,不仅侮辱自己也侮辱了祖先。中国历史上没有哪一个皇帝搞过毛式的崇拜,因为毛崇拜是中共党文化所独有的。那些圣王明君们都是让人敬天信神,哪有让人崇拜自己的。

一个屠杀了数千万无辜中国人的独裁者,一个让国人在恐怖中生活的党魁,一个把中华民族折腾得天翻地覆的恶魔,一个挖了无数中国人祖坟的恶棍,一个刨了中华传统文化之根的政治流氓,一个抢了亿万中国人财产的匪酋,居然在活着时,就能让数亿人当作神一样崇拜三十年,至今还阴魂不散附在许多的毛粉身上,创造了人类最另类心理奇观。如果说神在人间有神迹的话,那么魔也有魔迹,对毛的崇拜就是一种疯狂的魔迹。

这种党魁崇拜让许多国人正邪不分、认魔作神、暴虐偏执。虽然毛已早死,但这种中共邪教政治生态中形成的领袖崇拜并没有消失,至今仍有许多人喜欢挂毛象,希望得到这个魔头的关照,更多的农村人挂年画,依然喜欢挂毛象,还有的挂中共九常委的象,其愚昧与颠倒至此,让人无话可说。而中共也在继续制造这类崇拜,江蛤蟆胡诌的三个代表,胡的科学发展观就明是明证,只不过已是强弩之末,已经骗不了几个人了。

四、物质崇拜(金钱崇拜)

人类生活在一个表面的物质空间,每个人的肉身生命都需要一定的物质能量来支撑,所以对人来说,物质条件是生存的基础。但是人从根本上来说是一种精神的存在,追寻精神的价值与生命的升华才是人来到这个世界的初衷。人们获取物质是为了活着,而活着却不是为了获取物质。不过人类对物质占有的欲望也总是会引诱着人们,在人类道德强势的时代,正统文化为人们提供了强大的制约力,使得人们的物质欲望始终处于精神价值的支配这下。

然而唯物论的泛滥,彻底的打碎了传统文化的防护罩,从此物欲象决堤的洪水冲破了人们的心理堤防,汹涌澎湃、其势滔天。人类发明了电能,却离不开了电能;发明了汽车却离不开了汽车;发明了手机却离不开了手机。人类为了物质的欲望,疯狂的掠夺自然,向天空、向大地索取物质,不惜把这个世界毁灭。他们被自己制造的物质埋没了,人类世界如此,中国大陆尤甚,唯物主义把许多大陆人彻底的变成了一堆物质,一具具行尸走肉。

他们崇拜物质、崇拜金钱,物质追求就是生活的唯一目标,钱成了人们心中第一大神,富豪、有钱人成了人们追逐崇拜的偶像。有多少女人宁愿在宝马车中哭泣,有多少男人为了钱危害社会。对物质的崇拜导致了中国社会所有的一切都物质化、金钱化了,不管是道德、良知、名誉、贞洁,还是文化、艺术、伦理、情感都换算成金钱,传统的精神价值扫地成空,人们的心灵就在这种物质崇拜中迅速的腐败、腐烂。

五、权力崇拜

在中共国里,权力几乎是通吃一切的,人们畏惧权力、渴望权力、崇拜权力;有了权就可以换来物质,就可以控制他人,就可以为所欲为。许多被中共洗脑的人,把这种权力崇拜说成是传统文化的积淀,只能说是臆想而已。在中国的传统社会,虽然也有些人羡慕权力,但权力从来也没有形成一种大众崇拜。那时只有“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却从没有“万般皆下品,唯有当官高”。作为官员来说,他们不光有传统的政治道德约束,还有整个一套文官制度的约束,即使是天子,想为所欲为是不可能的。

而在中共控制的社会里,只要官员不与党作对,你就是杀人放火、奸淫抢劫也没事,甚至罪行越大升官越高。权力在它们的手里,早已成为一种毫无道义约束的社会破坏力。而更多的民众在畏惧权力的同时,也渴望这种权力,他们对权力的崇拜本质上就是对强权与暴力的崇拜。

对权力的崇拜使整个社会媚官、崇官,在权力面前,大部分人就象奴才一样匍匐在地,或仰之如神、或敬之如爹,纷纷以吏为荣、以官为尊。不管什么社会事件,人们不是听专家的,而是听官员的,官员再弱智的话都是什么指示。德行、智慧在人们眼里都成了浮云,就连许多小学生都在作文里说,长大的理想就是要当官,而且当贪官,这样的社会还有希望吗。

六、情欲崇拜

所谓情欲崇拜,也可称之为“爱情”崇拜,在当今的中国,爱情几乎成为了一种宗教,被人们疯狂的膜拜、狂热的歌颂。它适时填补了人们内心在毛崇拜退光之后的空白,成了许多人的另一种精神麻醉剂。流行歌曲中除了红歌就是情歌,爱情题材的文艺作品占据了大部分的视听环境。许多人仿佛在其中找到了什么人生真谛,为之寻死觅活、如颠如痴。

爱情一词本是一个相当西化的名词,指的是男女之情,古人称之为情欲。它只是人生在一定阶段的感情需求,古人云:发乎情,止乎礼。良好的爱情是以道德来支撑的,所以传统中国人崇尚的是有情有义,那些违背礼节、道义的所谓爱情是为人不耻的,是一种伤风败俗的恶劣行为。然而这些行为到了中共文妖的嘴里,都成了惊天动地的爱情典范,成了它们煽动国人以爱情的名义进行堕落的最佳题材。

在今日的中国,有多少流氓、恶棍,小三、二奶,打着追求爱情的金字招牌干着乱性乱伦之事?爱情在它们的身上变成了滥情,由一种纯洁的情愫跌落为一种至贱的价值。从小学生到大学生,人们唱的歌曲几乎张口就是“爱”,由此催生出的是满大街的人流广告。这种变异的爱情上升为一种崇拜时,就会反过来控制人心,把人们带至情欲的泥潭之中。

以上中共红朝的六大崇拜,前三种我们可以综称为中共特色的邪教式崇拜,它是中共为中国人构建的一条邪恶的精神崇拜体系,以此来颠覆人们的善恶观念,灭绝人们心中的神性。当人们崇拜这些魔王、魔头与魔鬼理念时,心灵就会越来越魔变,与神佛越来越远,与地狱越来越近,他们生活的环境也会越来越象地狱。

而后三种也可以统称为欲望崇拜,它对应着人的三类欲望:物欲、权欲、情欲。需要说明的是,不管是古代或是现代人都有欲望,不同的是在传统社会,欲望是受道德制约的;而在中共国里,道德已被邪党颠覆,欲望失去了有效的制约,无限膨胀,成为许多人的最高人生追求。这三种崇拜也是在毛崇拜与党崇拜逐渐式微时,中共有意煽动起来的,以此来继续败坏人类,邪化人心。

这六大崇拜本质上都是邪恶的,都是负面价值取向,它只能使人堕落,而无法让人提升。它们连在一起,在社会上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末世洪流,把无数世俗中的人们裹入其中,一起堕落。它们也形成了一个无形的社会磁场,迷住了无数人的双眼与心灵,使他们的生命一步一步的走向黑暗。而许多人却把这种黑暗当成了光明,即使为此付出生命、付出断子绝孙的代价也难以醒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