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的圈套(二)

——从马列主义几个基本论点的荒谬 挖中共邪灵之邪根

2013-04-21 12:00 作者: 心升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三.“唯物辩证法”是火烧冰激凌

中共讲的是唯物主义,将精神下放到从属地位,他们说:“意识是物质存在的反映”。也就是说土、钢铁、石头是物质,人也是物质,动物也是物质,无非是无机物质、有机物质而已。那么,在共党那里只把人当成一个会说话的肉团。这种混帐理论连他们自己的理论都没法自圆其说。

大家都知道马克思的辩证法是讲一分为二、对立统一的。那么“唯”字是什么意思呢?不就是独一无二么?!既然无二还怎么分呢?又与谁统一呢?唯物与辨证当然就是一个矛盾的组合,所以我说它是火烧冰激凌,水火不相容的。就唯物主义本身而言也是不符合事物的客观规律,也是违背辩证法的。就人与各种动物而论,都是物质与精神的结合体,不管你认为其他动物有没有思维,可它都是有精神的,能唯物得了吗?

唯者,独也,无二也,如何分?如何统一?又如何辨证?

四.无神论、唯物主义解释不了宇宙

1.几个一般的常见的唯物主义解释不了的常识

a.农村人,大多都见过黄鼠狼附体的事。共产党的《十万个为什么》中说是因为人的精神不健康,精神错乱造成的。这话只说了前半部分。而实质是在人的精神不健康的前提下,黄鼠狼的元神(或叫灵魂)跑到人身上控制着人的大脑而出现的一种状态。我的弟弟在农村当医生,我们村,如果有人被黄鼠狼附体都找他去治。他说,其灵魂的大小,在人的身上鼓起一个相当花生米一样大小的肉瘤子。当黄鼠狼迷人时,四爪朝上,腿还一蹬一蹬的。这时可不能打死它,如果打死它,它的灵魂就永远附在人的身上。

b.掉魂与叫魂的问题。许多人都知道,人受了惊吓以后,会出现病的状态,找人一看说是掉魂了。这时吃药是不管用的,把掉魂人的棉袄放在锅灶前边,叫一叫就好了。1986年我爱人受惊吓后,几天不吃不喝,班也不能上,晚上我老母亲就给这样叫了叫,第二天就能上班了。

c.雷击恶人。这个问题在许多地方都发生过。八十年代初春,青岛西乡某村(为保护其家属名誉,隐去村名)一青年与其叔叔一起去赶集,路遇一婴儿。他把孩子的买命钱与小被子拿走了,将赤条条的孩子扔在路边冻死。秋天,他与叔父一起刨花生时被雷击毙。叔父也因为没制止他的恶行,被击昏后又苏醒过来,向人们讲了这件事。青年的母亲,事后也后悔的拿着那床小被说:报应啊!报应啊!吃亏就吃在拿了这被子啊!

2.没法解释历史文化

大家都知道中医的经络学说。在四千年以前的黄帝内经已经将人体的经络划的清清楚楚,可现在的人至今还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物质组成的。中共把它当迷信批了几十年,直到外国人用仪器测定出经络的存在以后,才不得不承认。那么四千年以前,安照马克思推崇的进化论认为人类还处在原始社会时期,是从猴子刚刚变化出来不久的人怎么能知道人体的经络呢?
再说伏羲八卦、周易八卦,现在的人简直象猜谜一样的去看待这些东西,很久的古人是怎么研究出来的?其实都是神的恩赐,让修炼的人天目开了以后看到的。这又怎么唯物呢?

C、无法解释自然界的许多自然现象。如UFO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快的让人的观念无法接受。它是另外空间的人们用肉眼看不见的生命。那么再高级一些生命,他不就是人认为的神吗!

D有趣的对话:

明眼人对盲人说:这世界是五颜六色的。

盲人说:是吗?我怎么感觉不到呢?

学家对文盲说:我用仪器测到了许多微观物质,如质子、电子、夸克、中微子等。

文盲说:胡说,你拿来我看看!

修炼人说:神是存在的,我与其沟通上了。

无神论者说:神在哪里?你找来我见识见识!

笔者遇到一位共党某学校校长,指着眼前的碗说:物质是第一性的,精神是物质在大脑的反映。正因为有这个碗,我们的大脑才会有碗的概念。

我问:那么在很久很久以前,在还没有碗之前,第一个造碗的人的大脑中的碗的概念是怎么来的呢?

盲人、文盲、无神论、共党某校校长,都愚昧在自己各自层次中看待事物,只能在自己所划的框框里爬行!

各种宗教都认为人是神造的,马列信奉的进化论,认为人是进化来的。神造的也好,进化来的也罢,我说是天地孕育出来的。这不违背神造说。庞大的天体,小小的地球仅占太阳的36万分之一。(占太阳系的几分之几?)太阳系是银河系的3千亿分之一。仅从这个数算起地球在银河系中就小的非常可怜。那大宇宙呢?就在这苍茫的宇宙中,小的可怜的连一粒尘埃都算不上的地球上,孕育出一个小的不能用语言形容的小小人类,是一个物质与精神的结合体,而马克思之流认为,能孕育出精神与物质统一体的人类的地球、太阳系、银河系、大宇宙,或者说大自然都是无知的,是纯物质的,合理吗?

有人可能说:现在不也造出飞船到外星去探索生命了吗?怎么能说马列主义者不承认宇宙没有其它的精神呢?可这种探索只是站在人的基点上,站在我们这个物质世界去探索。鱼类在水中去认识鸟儿是如何在空中生活,是永远弄不明白的。在马克思愚见划的物质框框里爬行,那宇宙另外空间的真象,另外空间生命的真象,将永远是人类的神话。

其实神就在我们的身边,不需要到外星去探索。

真正的科学家的宇宙观是开阔的,是不会用自己有限的已知去否定无限的未知的。著名科学家牛顿在1678年出版了巨著《数学原理》。书中详述了力学原理,解释潮汐、行星的运动并推算了太阳系的运转方式。获得巨大成功与荣誉的牛顿自己却一再表明他的书完全是一种现象性的描述,他绝不敢谈论至高无上的上帝缔造宇宙的真正意义。《数学原理》第二版出版时,牛顿曾在书中写下这一段表达他的信念:“这一切尽善尽美的包括太阳、行星、彗星的大系统,唯有出于全能的上帝之手……就象一个盲人对颜色毫无概念一样,我们对于上帝理解万事万物的方法简直是一无所知。”(摘自《九评共产党》)
这大天体,大精神,大智慧,又怎么能用一个唯物概括的了呢?!

五、进化论与“斗争”哲学的谬误

1.瘸脚的进化论

《进化论》的主要观点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还认为生物是有低级到高级进化而来的,而这个进化过程就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弱者被强者吃掉,灭绝了,强者生存下来,弱者消亡了。如果不加分析,从丛法则来看,把人与动物等同起来,此论似乎是正确的。可是,我们仔细分析一下,进化论本身就是一个瘸脚的东西,它把形体与精神分割开来,只讲形体的进化,不讲精神道德的进化,甚至相反,形体进化了,精神道德反而退化了。它说:人是从无机物到有机物、微生物、低级生物到高级生物、猴子……最后变成有精神有思想的现代人。既然是进化,是不是也应该在精神上,由无精神到有精神、无思想到有思想、无道德到有道德的进化呢?可是,当人类从很久很久以前一步一步的进化到二千多年以前,地球上出现了释迦牟尼、老子、孔子、耶稣等圣人贤人,告诉了人应该博爱、应该善良、应该讲道德、应该讲仁义礼智信忠孝节,给人规定了做人的标准了。也就是说,人不仅有了人形,同时也有了人心。可是二千年以后,达尔文却让人们“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在人形里面安上一颗兽心,精神道德反而不进化而是退化了。

其实,达尔文也并没有肯定他自己这个东西,他说:这是个假说,有待后人去证实。然而几百年过去了,很多中间环节并未找到,却被马克思匆匆忙忙的认可了。达尔文还说:这是魔鬼的圣经。魔鬼圣经真的被魔鬼给利用了。从这个邪恶的理论出发,马列们制造出邪恶的斗争哲学,毒害了亿万人民使不少人至今还认可这个邪理。可是我们回顾一下,一个村子中,凡是祖辈上忠厚老实的人家一般后代是兴旺发达的,祖辈上作恶的人家,后代一般是穷困潦倒的。凶猛的野兽可以将鹿、羔羊吃掉,但是他们都面临种族的灭绝。一个攒道者可以将人打死,抢了钱去喝酒吃肉,但是,他不会有好下场。这就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不到,时辰一到一定会报;不怕当世报,就怕来世报。

有人说,有人作恶多端怎么还没遭报呢?古代圣人说:行善不昌,祖有余殃,殃尽必昌;作恶不灭,祖有余德,德尽必灭。佛家讲,有的作恶多端是要形神全灭的,有的人是不是就要形神全灭呢?!人就是人,人是不应该与野兽等同的。

2.从中医治病说斗争

我们都知道,中医治病,讲的是阴阳平衡。

人的身体为什么有病,是因为身体内部发生了斗争,比如心火克肺金之类。中医就给抑心火,强肺金,当他们平衡了,病就好了。

社会与人是一个道理,一个斗争的社会就是一个有病的社会。当一个当权者昏庸无道、残害生灵、鱼肉百姓,给人民造成灾难时,这个社会就是有病了。这时治疗的最好的方法就是广传正道,改变人心,从上到下的人心变好了;或者是通过上书、忠臣的谏言,改变当权者的恶行,社会人与人之间关系平和了,那么这个社会的疾病也就变好了。这是相当于中医治病的方法。如果此法不行,就必须用西医的方法,以毒攻毒,也来个斗争,开刀割除病灶,即是通过武装造反,推翻昏君。当然这是一时的、短暂的状态,绝不能把它认为是社会的一种常态而乐此不疲。过去此阶段之后绝大部分时间都希望有一个和平的社会,所以绝大部分朝代的开国皇帝,都讲仁爱治国,减轻赋税、休养生息,大都出现一个国泰民安、经济繁荣时期。哪有一个君王、当权者,整天醉生梦死的发动群众斗争的呢?那不是个疯子又是什么呢?共产邪恶主义运动一百多年来的实践,就是实践了暴力革命,血雨腥风,尸横遍野;还要无产阶级专政,不断革命,不断的斗争,斗了地主斗资本家、斗知识分子、斗农民、斗党内走资派;还要与天斗、与地斗;向外斗、向内斗;一时斗垮了别人,最终斗垮了自己。

中共建政后,历次政治运动,与人斗,斗死同胞八千万,与天斗与地斗,把大好河山被斗的面貌皆非,几乎找不到一片蓝天碧水;毒品遍地,喝的、吃的、吸的、用的,一切皆毒。中国人生活在这个毒的世界里,如果化验一下的话,我们这个人体恐怕也成了“毒虫”了。

一个稳定的社会、不折动的社会当然是正常的。汉朝曹参当丞相后许多时间在酒中泡着(不是肯定这种行为),不过多的过问政事(其实,曹参不是一点都不管,他是该管的就管,不该管的绝对不管。而且是顺其自然,因势利导,多疏少堵)。当文帝质问他时,他问:万岁比高祖如何?帝曰:我不如高祖。问:我比萧何如何?帝曰:你不如萧何。曹参说:他们已经把律法定好了,都贯彻执行下去了,我还干什么呢?帝无语。当曹参病重弥留之际,大臣来看望他时说:丞相政绩卓著,国泰民安。曹参说:我只干了三个字:“不扰民”。中共建政后,斗争从来没有停止过,不仅天天扰民,而且扰天扰地,扰的民不安宁、天不安宁、地也不安宁。 

我们承认,历史上人与人之间、人群与人群之间斗争是经常发生的,但是从来没有把它作为人的正常理论放入人类文化智慧的圣洁的殿堂,唯独马列们,把这个邪恶的谬论当成科学的东西顶礼膜拜,并强制的用其武装人的头脑,从而制造出一代代横行无羁的杀人魔王。毛某某说:“八亿人口不斗行吗”?“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象斗红了眼的疯狗。这不是一种病态吗?!

我这里不是说中共的稳定压倒一切、和谐社会是对的,恰恰相反,中国的一切不稳定、不和谐都是中共造成的。他们所讲的稳定、和谐,实际上是打着稳定、和谐的旗号,背地里干着不稳定的勾当;它们所讲的稳定与和谐,是企图让老百姓老老实实的让他们贪、占、抢而不反对、不发声;他们所讲的稳定,实际上,就像一个人患了癌症,而这个人既不承认患了癌症,不让中医给他的身体阴阳平衡(谁批评它,他就抓谁),更不让开刀做手术割出癌症。中共这种所谓的稳定,是在制造更大的不稳定,他们的不斗争,是让我们老百姓不斗争,而他们天天都在斗老百姓。他们所讲的稳定,实际上是挂羊头卖狗肉。

中共是中国社会的一个大癌瘤,我们已经给了中共足够的时间,用许多和平方式,让它自行改正,一次一次的机会都被他们用各种暴力方式镇压下去,恐怕我们再没有选择,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中共这个癌瘤割除,中国社会才能真正的稳定、真正的和谐。

3.人妖之间

大家都知道,人是有名利情的,是善恶同在的。如果将名利情约束在适当的范围之内,那就是人,能放下名利情的人就是圣人、高人;如果放纵它,让其泛滥就是个恶人、坏人、魔鬼、野兽、妖怪。所以圣人教人要讲仁义礼智信忠孝节,讲真、讲善、讲忍,让人做一个真正的人、做一个高人、更高的人。

中国大陆的农村,过去在新年的门对上经常看到“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的对联。“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外财不可贪”等等也是过去的老人经常挂在嘴上的、教育子女的法宝。同时,对于神的敬畏世代相传,如:“暗室亏心神目如电,人间私语天闻若雷”,“在家敬父母不需远烧香”等等理念,使人的道德保持在一个比较稳定人的水平上。既有做人的理,也有修神的理。马列主义却让人暴力、阶级斗争、弱肉强食、没有神的信仰,放纵自己的欲望,这是野兽的理、魔鬼的理。看今天的中国大陆在这些邪理的毒害下,无官不贪,无处不毒,假货遍地,雾霾遮天,水质恶化,人心魔变,瘟疫盛行,人畜难存,中华大地成了魔鬼的世界。

在马列邪理的毒害下,人与妖就这样的大面积的划分开来、诞生出来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来稿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