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直击:共饮长江水?江苏水上的癌症村


长江下游江苏太仓市的杨林港与上海市交界,居住着50多户渔民。他们以捕鱼为生,几十年来一直喝长江水。但近几年长江水污染严重,渔民喝的水都有异味。冬天,长江水位降低,水流量减少,但是污水没有减少,而且增多。夏天,炎热的天气,长江取的水很容易变质,这二个季节是渔民们肚子痛、拉肚子等疾病的多发期。

今年1月村长徐家宝和很多渔民一样,都生一样的病,肠胃不好“拉肚子”。渔民们已多次向工业园区、地方政府打报告,要求为渔村安装自来水,一直拖了几年还没有安装。


生病的江苏渔村妇女


一辈子在渔船上生活的大娘朱荣英,家里贫穷,无力买房上岸居住。她汲取长江水为饮用水。


渔民张学宽在长江捕刀鱼4天,柴油烧了150元,一条刀鱼也没捕到, 不如在家休息。他说:“刀鱼的产量比往年少有可能是由于当地的工业有毒废水造成的。”


一家水上渔民。太仓市杨林港渔村长期居住渔民有50多户,很多人居住时间都有20多年了。


太仓杨林港渔民长年居住在渔船上,喝的都是长江水,如果用长江水泡奶粉给孩子喝,孩子很容易生病拉肚子。渔民们只好买七元一桶的纯净水给孩子们喝。


长江污染严重,每次捕捞后网上都粘附着垃圾,渔网都要进行垃圾清理。一副渔网一年就老化,每年都要换新的。


太仓杨林港渔民王金南,五年前患乳腺癌,现在又复发,医生说已经是晚期。她的丈夫徐长连患食道癌,已丧失劳动能力,2010年四月王金南病情恶化去世。


三、四月份是长江捕刀鱼时节,太仓杨林港渔民徐家祥与另外七位渔民准备出发到长江捕鱼,一条渔船一般需要六至八人。捕刀鱼船的船主需交3000元给渔政, 办一张特殊许可证。该证还规定在哪一个水域捕捞。


一辈子在水上生活的胡振兰,80年代末一家人从江苏洪泽湖来到长江捕鱼,现在儿子子承父业在长江捕鱼。长江的鱼越来越少,今年春季杨林港渔民有六条大型渔船捕刀鱼,就有四条渔船亏损。捕鱼为生的渔民都比较贫困,岸上也没有房子,胡振兰在船上照顾孙子上学。


渔民在长江上捕捞。因为附近工厂排放出来的高污染废水,在这里所能捕到的鱼的数量急剧下降。


受到疾病困扰的渔民


从2003年以后,太仓杨林港渔村附近建起了大量的工厂,渔村已被发电厂、造纸厂、化工厂包围。渔船下淌的是化工厂流出来的污水;空气中闻到的是化工厂飘散出来的刺鼻气味;从杨林河南岸的发电厂烟囱飘落下来的白色粉尘腐蚀着渔船;在北岸,造纸厂排放大量的污水,污水里的纸浆和塑料黏附在鱼网上。几年来,杨林港渔村已有13人患上癌症,死亡11人。55岁的李树忠,2007年3月患食道癌,经开刀治疗后,丧失了劳动能力,每天还要吃药治疗。李树忠面对污染的侵害无可奈何。


生活在渔船上的渔民,一直都喝长江水。现在两岸工厂多了,他们就从长江江心取水,然后用少量工业明矾放入水里,净化水质。在渔村附近,不少工厂将工业废水排放入长江。


被工厂环绕的长江一景。在这片江上,有一个约50户的渔村叫做杨林港。


太仓杨林港渔民们得了重病都打电话叫私人诊所医生上门看病。陈大伟医生为病重的渔民徐长连看病。渔民徐长连和妻子王金南都得了癌症,妻子已不能说话,病危在家,放弃治疗, 夫妻俩相依命。


杨林港的渔民们大多贫穷,无法负担在陆地上购房的费用。他们不得不在自己的船上生活养老。


通往渔船的独木桥对于老人来说挺危险,每年都有几个人不小心掉到江里。


在长江里取水的妇女。


渔民们的娱乐生活,主要是看电视、打牌,过年时会做各种花色的馒头。


渔民在长江撒的网上都粘附着从玖龙造纸厂污水口出来的纸浆。渔民谢春洪说“长江污染使鱼网胶丝快速老化,以前一幅鱼网用三、五年,现在一年都用不上。”

(原文标题:“江苏:水上的癌症村”)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绿色和平(中国)网站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