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是中国人自己的事,与香港无关?(图)



去年香港六四烛光悼念

维园六四纪念烛光晚会是香港标志性事件,去年参加人数创历史新高。今年人数或许会减少。香港《苹果日报》发表评论家李怡的文章,指出今年有多少人出席六四集会,是民主派中的本土派和大中华派分庭抗礼的指标。

这是舆论第一次在此事件上出现较大分歧。有网络媒体连续制作五幅图呼吁支持民主的本土派不要参加支联会主办的六四烛光集会,提出“支联会诸君,别了,我们在这里分手”,网上有不少连年参加六四集会的网友响应。这些舆论认为,六四是中国人自己的事,与香港无关。中共到底希望六四晚会参与人数多还是少呢?

李怡认为,对于六四,海内外都已经有明确的评价,在大陆民间其实也已从网络中有基本认识,不存在平反问题。讲平反六四,主要是要求中共官方对六四重新评价,因此是对中共提出的要求。他说,六四屠杀的主导者大都已去世,在世者也因老去而不再有左右政权的能量,在此情况下,当前中共领导人,并不介意民间或半官方议论六四,只是名义上还不好公开平反而已。但是,若说平反六四会带来中共政改,则恐怕这个因果关系已经幻灭。因为中国由“红二代”接班,现更由邓小平的孙子邓卓棣任广西平果副县长,显示“红三代”也会接班了,中国似已形成“有中国特色的世袭体制”,和北韩的金三代其实无大差别。

李怡说,“对香港来说,二十多年来六四集会期盼的改变是:平反六四──中国政改──中国民主──香港民主,这个希望的轨迹已不能成立”。但是,他认为,作为对二十多年前一桩暴行的谴责,参加六四纪念活动还是有意义的。

守护台湾民主生活

台湾“守护民主平台”一群学者近期提出了针对台湾与中国交往的“宣言”。《自由时报》发表共同起草者之一的中研院社会所副研究员吴介民的专访。吴介民指出,过去几年的两岸谈判,重经贸而轻人权,马英九政府不愿意将人权问题摊开来与北京谈,屈从中共的游戏规则。因此《自由人宣言》尝试开启一条思想运动的战线。这条战线的武器是人权与人民主权。

吴介民说,“一个国家的统治集团,不断把子女送到国外,移民、置产,享受从人民搜刮而来的财富,让自己成为随时可以落跑的‘裸官’。自己都不想当‘中国人’的人,掐着你的脖子要你做‘中国人’。这样的一个国家,对你有没有吸引力?”他指出,“了解到民主的脆弱,我们才看得懂中共的‘专买政策’(专制收买)正在一点一滴侵蚀台湾的根基,才懂得更加珍惜得来不易的生活方式”。

每到台湾选举,中国民众关注台湾选情的热力不减,他们为什么如此热心?吴介民指出,“因为在他们生活的国度,没有民主与选举,所以中国网民不止是在‘围观’台湾选举,他们也在‘抗议’中国政府,宣泄不满。在台湾街头抗争中,经常看到陆生的身影,例如反核、反迫迁、反媒体垄断,以及五一劳工游行,他们知道民主不只是选举,也和我们共同反思选举民主的不足”。

针对一些质疑,吴介民说,“中国仍是一个没有自由选择的国家,人民渴望政治权利、要求节制政府权力。你说,人权与民主在中国有没有市场?”

(本文截选)

(原标题:六四祭日前夕的分裂)

来源:德国之声中文网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