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心中的好人(组图)

2013-05-25 11:00 作者: 项甄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3/05/25/20130525102500761.jpg
郑祥星的妻子坚守在保定监狱门口喊冤

【看中国记者项甄综合报导】从严冬到初春,7个多月来,保定监狱门口有位身上套着一块写着一个大大的“冤”字白布的中年妇女孙素云带着她的儿子,从2012年10月28日至今,每天都守在监狱门口,挂念着在保定监狱内挣扎在死亡在线的丈夫郑祥星。希望狱方能把生命垂危、大小便失禁的丈夫送去医院救治。

她向过往的民众诉说她家的故事和冤情。监狱方不但阻止孙素云喊冤,并且不断驱赶听孙素云诉说冤情的民众。24小时的所谓“保镖”监视、限制素云的人身自由,还时不时地从保定监狱出来一些人,把纷纷驻足关心他们的行人一波一波地赶走!

郑祥星妻子在保定监狱门口喊冤
保定监狱便衣驱赶听冤情的民众

保定监狱副狱长范建立,居然于2013年3月9日将母子俩从旅馆撵到大街上.那天的天气非常恶劣,狂风加带着黄沙,母子俩没有去处,流落街头。好心人问母子俩以后住哪儿?母子俩辛酸的说:只能住不要钱的地方,我们已经五个月没经济来源了。

女警假扮顾客叫门抄家抓人

时间拉到2012年2月25日早晨六点多钟,一大早就有两位女士敲门要求修电动车,郑祥星一向热心肠,他想:这么早就来敲门修电动车,一定有急用,就去开门了。哪知,开门的瞬间,蜂拥而上的却是十几个便衣及警察,他们将郑祥星按住架走,并抢走店里的财货。据目击者说抢走的财物拉了两车、进货的双排车也被抢走。乡亲们称他们是一帮“超级土匪”。

消息传开:场部星云家电店主郑祥星被公安局带走了,家也被抄了。后来大家才从队长、书记的口中得知:是唐海县国保大队队长李富国、十农场派出所所长及十多位警察干的。郑祥星是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才遭此难。

酷刑摧残 生命垂危

素云向路人哭诉:她的丈夫,身体一直很结实。平常洗衣机、电冰箱扛起来就走的人, 2012年5月29日在律师有理有据的证词下仍因信仰法轮功被判刑十年。8月8日,被关进保定监狱。10月26日脑内出血,27日送医时瞳孔放大5.5,小便失禁,濒临死亡状态。

27日保定监狱及医院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为郑祥星做了两侧开颅手术。术后才将家人接到保定第一中心医院。

据医生说,当时打开郑祥星颅骨后,郑祥星脑浆已经破裂。流出的脑浆与血搅在一起。脑内出血及大脑损伤是因左侧颅骨受重击断裂后造成。当时CT照片显示,左侧头骨断裂,颅内出血,右侧正常。而郑祥星却被摘掉了左右两片头骨,直径大约6~7cm,同时位于左侧的语言、视觉、记忆部份神经被切除。摘掉右侧头骨说是为减压。

河北保定监狱对郑祥星被伤害事件一直未做任何答复。今年二月请律师介入。没想到,2月21日狱方竟在律师离开保定一小时后,偷偷将生命垂危、两侧被开颅,双目失明,丧失记忆,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的郑祥星从医院重症监护室押回监狱。保定监狱不但拒给保外就医也不让探视。

经保定监狱体检合格后收监服刑不到3个月,郑祥星被害得面目全非,紫黑色的一眼肿如馒头,瘦如皮包骨,前心贴后背,仅剩一具骨架。素云多次要求监狱给挣扎在死亡线爱人保外就医,以挽救生命。保定监狱以各种理由搪塞。郑祥星妻儿看着近在眼前的亲人生命得不到救治,心急如焚, ……。

父母致监狱长的信

郑祥星的父亲郑增减、母亲佟敬文年老体弱。因为思念儿子,常常深夜失眠以泪洗面。他们致信保定监狱长,要求放人。信中写道:

我们是郑祥星的双亲,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我们虽然有四个儿子,但只有祥星俩口子经常来看我们,照顾我们。现在他们不在,我们感到从未有的孤苦,天天盼着他回来,时时都想着他们,想着他们对我老俩口照顾的点点滴滴,时常以泪洗面。

祥星以前对我们也不是很好,是当地有名的混混,整天打啊打啊的。儿媳妇也和我们断绝来往,逢年过节几个儿子和媳妇都来,就祥星媳妇不来。年年过不了团圆年,在街上见到面也不招呼我们,我们老俩口偷偷抹泪。大概在九九年前后,有一天儿媳妇孙素云突然买了一大堆东西到家来,我愣在门口看着断绝来往的儿媳妇,突然出现在眼前,半天说不出话来。未等我说话,素云先开口叫了一声妈,我回过神来,感觉这是真的吗?当时只知道哭,素云也哭,全家人都跟着哭。哭过之后,素云说:我炼了法轮功了,师父让我们不能记恨别人,对父母对儿女都要好,我今天是来向您道歉的,希望您能原谅我。我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我们一家高兴的像过年一样。

从此,素云常来看我们,照顾我们,成了我们老俩口最大的依靠。我儿子祥星看到他媳妇的变化,很感动,也跟着他媳妇炼功了,脾气也变了,对人也和善了。当时我发自内心的感谢法轮功的师父把我的孩子们变的这么孝顺,让我们在晚年终于得到了家庭的幸福美满。后来政府不让炼功,我们老俩口内心十分迷惑,为啥不让人变好呢?从此,我们时时担心这两个孩子,总怕他们受到打击。直到祥星被抓,被枉判十年重刑,我们这个家就垮了一半。

祥星出事后,只听孩子们说祥星是因为炼法轮功被抓了。我虽然不懂法律。但是我的儿子我知道,他是真心实意的要做个好人,没有做任何昧良心的事。儿媳妇告诉我村里有几百人签名要求政府释放祥星,不知道政府为啥没有放他,我坚信我儿子是被冤枉的。孩子们和律师也说,宪法里有明确规定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从电视新闻中看,习近平说,任何人都不能超越宪法之上,否则就要给以追究刑事责任。我们是朴实的百姓,我们不想猜疑什么,但是我们相信这个社会需要我儿子这样的人。

从去年八月八日我儿子被送到你们保定监狱,突然在十月底传来消息说他做了开颅手术,我们的心就凉透了,只怕我的孩子是不是还能保住性命。我儿子十几年来身体一直很好,从来没有见过他吃药打针的,身体一直很结实,洗衣机、电冰箱扛起来就走,谁都说祥星身体很壮。祥星被关押在看守所时,在唐海县医院给他做了全面检查,这些都有记录。后来送到保定监狱时,又做了体检,能被收监狱,他的身体条件应该是没有问题。为什么突然会摔得脑出血?!左右两侧头骨也摘了,这究竟是怎么摔的?!母子连心,我心疼啊!伤在儿身上,疼在娘心上!我天天依在门口盼著祥星,多想听他叫一声妈!

我老伴因风湿手脚骨头严重变形,生活不能自理,我自己也因脑出血住院,以前还得过乳腺癌,现在还有糖尿病,身体状况也很差,我儿媳妇孙素云的父亲也做了开颅手术,一直瘫痪在床上,时时需要人照顾。现在为了祥星,我几个儿子心思都在保定,整天奔波在唐海与保定之间,也顾不上我们这几个老人。我们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特别是祥星父亲的病入冬后越来越重,现在坐起来都困难。儿子命悬一线,我们老俩口古稀之年一再受到精神的重创,现在我们老俩口过几天就得输液以延续生命。家中失去孩子们的照料,严冬屋内冰冷,多病的老伴在炕上裹着被子还冷的不行,常常深夜失眠以泪洗面向我要儿子,我们相对落泪,不知道这样暗无天日的日子何时才有尽头。

法轮功怎么样,我们百姓和你们一样心里都清清楚楚。相信你也为人父母,做人子女,人心都是肉长的,我儿子祥星还曾经劝我们不要怨恨迫害他的人。面对我们的孤苦、面对我儿子的善良,我不知道能不能让你体会我们的真诚?为了给善良人一个保护,也为了祥星的生命还有机会延续,希望你们尽快把我儿子送回到我们亲人的身边。你们的善举一定会得到福报。

铁哥们做证:法轮功把社会上小混混变成公认的好人

河北唐海县五百六十二位村民按手印,联名要求公安机关释放郑祥星
郑祥星

2012年3月17日,从北京请来的律师董前勇先生来到唐海到看守所,要求会见郑祥星。看守所却拿出公安局李福国的一个便条:郑祥星犯有泄露国家机密罪,不让律师会见。律师感到惊愕,郑祥星是因为卖家电泄露了国家机密罪呢?还是因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是泄露了国家机密呢?

在法庭上律师提到:以前和郑祥星一起的铁哥们做证说:郑祥星以前是社会上的小混混,学法轮功后变成处处为他人着想的公认的好人。律师也向法官当庭递交了郑祥星被带走后所在唐海县十农场、十一农场父老乡亲写的三封联名信和562名老百姓签名并按红手印,要求释放郑祥星的签名信等。

诚信商人获7000民众签名营救

提到“十农场的郑祥星夫妇”,乡亲们都知道。因为场部星云家电店主诚信经营,买东西的人都放心。他们从不卖假货,卖出的货一定安装调试到满意为止。

所以十农场、十一农场父老乡亲写的三封联名信中提到:

无论是谁的电动车坏了,只要找到郑祥星,他马上放下手中的活就修。一时修不好的,他说如你有急事,就骑我的车去办吧;有的人家冰箱、电视等不易搬动的电器坏了,只要给祥星来个电话,说明地址,他就尽快抽空去修,不收任何费用。

我们了解祥星的为人,讲诚信,尤其是售后服务更为可嘉。他做生意多年,由小至今的规模,是他讲诚信、讲良心,讲信誉得来的,他的为人这一带百姓都予以赞扬,都说祥星是善良、助人的好人。为此我们请求尽快释放好人郑祥星。

十场、十一场政府受唐海公安操纵下,以取消养老保险金恐吓、要挟老百姓不要签名保释郑祥星。有的人在划掉自己名字时流着泪说,我们知道祥星是好人,我们也得顾自己的家小,没办法。但大部份老百姓不惧强权恐吓,为正义和良知,坚持不在呼吁信上划掉自己的名字。

截至2013年3月止已有7000民众签名呼吁营救郑祥星。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