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子花四万 嫁陌生55岁美国华人


美国“相亲”回来几个月后,35岁的单亲妈妈沈玲(化名)终于拿定了主意,把10岁的女儿托付给父母,和亲朋好友告别,等待签证成功后将只身飞去美国结婚。在犹他州盐湖城附近的一个小镇,她未来的丈夫,一个55岁的华裔男人正在等待她,一段前路未卜的生活将从她踏出国门的一刻开始。

她就是人们嘴里津津乐道的“邮购新娘”,虽然沈玲对这个称唿很排斥。近年,跨国婚姻介绍业在不少国家日渐兴隆,这项业务目前已经成为美国约会网站最热门的一部分,中国国内一些中介通过这些网站向国外“输出”新娘,收费不菲,虽然跨国婚介在中国一直是被严格禁止的,但是现在这种“地下业务”却相当红火。

“用自己后半生冒险”

即将远嫁美国,沈玲的脸上没有一点欣喜的表情。她在北京一所培训学校做舞蹈老师,3年前和丈夫离婚,一个人带着10岁的女儿生活,日子过得相当拮据,去美国结婚对她来说就像一场赌注:“我在用自己的后半生冒险,要么改变命运,要么一败涂地。”沈玲承认,离婚之后,她一度对爱情和婚姻还抱有幻想,也通过中介见了不少人,但是最终都以失败告终。“我30多岁了,还带着一个孩子,要再嫁很困难。单亲妈妈就好像是个无形的枷锁,让我总觉得低人一等,我对未来感到特别绝望。”

直到有一家婚介向她推荐跨国交友的业务,沈玲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太想摆脱现在这种处境了,想躲开人们看我的那种眼光,到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去开始新的生活。”她承认嫁个外国人并不是为了爱情,“我和老公是小学同学最后还是离婚了,何况两个文化背景和成长环境完全不同的人,语言也不通,很难建立什么感情。”她直言找个外国老公,最想得到的还是身份,也就是绿卡,“等我拿到绿卡安顿下来,我会想办法把女儿接过去,让她在美国上学,这对我和女儿来说,是个改变人生的机会。”

沈玲交了38000人民币的服务费,和这家跨国婚介签订了合同,一年的时间里,婚介给她介绍了5个美国男人。“看他们的条件,都还可以,从30多岁到50多岁,有房子,有工作,有的离异,有的是丧偶。但是,我无法确定他们提供的这些情况是不是真的。”沈玲开始试着和他们通信,这也是中介推荐的方式,“中介让我们先用电子邮件联系,互相交流,寻找一下感觉,我英文很差,信基本上都是中介帮我写的,对方的信也是他们帮助翻译的,看着这些信,我感觉不到对方的真实存在。”对沈玲来说,远在美国的那个人只是一个名字,几个字母。

“要嫁的是陌生人”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去年9月,一个美籍华裔男子的出现。依旧是先通信,只不过在格式口气几乎千篇一律的英文翻译信后面,附带着几行汉字,据说是他自己写的,大意是他中年丧偶之后很寂寞,想找一个东方女子一起生活,因为在他心里,中国女人是最体贴和善解人意的。虽然这封信的文字水平只相当于小学生,但是沈玲有点被打动了,她开始热情地回信,请婚介帮她仔细翻译,而不是像以前那样礼貌性地敷衍,通信3个多月之后,对方提出了见面的要求。

婚介建议她请对方到中国见面,大多数人都是这样操作的,费用对方自付,满意就接着谈,不满意就走人,可以减少不必要的经济纠纷,但是沈玲却想到美国去,“毕竟以后有可能在那里生活,总要先看看吧,说的不一定可靠,我要眼见为实。”她向对方提出到美国见面的要求,对方同意了,并且答应为她出机票费。

今年新年,沈玲只身飞往美国。“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是那种落差还是挺大的,资料上说他住在美国犹他州首府盐湖城,到了以后才知道,实际是在离盐湖城几百公里外的一个小镇。说实话,看上去还不如北京郊区呢。”对方报的年龄是55岁,沈玲感觉看上去还要更老一点,“不过身体看上去还好,住的是那种独栋的房子,有五六个房间,就是比较旧了。”虽然对方是华裔,长着一张东方人的脸,依旧语言不通。“他是二代移民,祖籍广东,只会说英语和粤语,会写一点汉字,在镇上开一家中餐馆,生意一般,收入还算稳定。女儿20多岁了,在别的城市工作,不住在家里。”沈玲和他的美国男友只能靠手语比划或者写字来沟通,“只呆了几天的时间,无法很深入地瞭解,对方脾气还算温和,对我一直很客气,不太爱说话,生活很节俭,应该是个老实可靠的人。”

临走前一天,对方忽然拿出一根金项链送给沈玲,并表示“对她很满意,想把结婚的事定下来。”沈玲觉得有点突然,不过她觉得对方还是很有诚意的,最终接受了这个“订婚礼物”。她飞回北京之后就开始着手准备结婚的事情,想到这场吉凶难料的婚姻,沈玲表示“心里很忐忑,有背井离乡的悲凉,而要嫁的基本上是一个陌生人。”

“专业翻译”要价三万八

按照沈玲的指点,记者在网上找到了几家做这种跨国婚介的网站,并和其中号称会员最多时间最长的一家取得了联系,网站上贴满了中国女子满脸幸福状和老外的合影。这家中介称,他们拥有上万的海外男士资料,已经促成了1200对跨国婚姻,只为中国女士服务,为会员介绍欧美、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中产阶级以上的优秀男士。

记者表示想申请加入会员,中介的客服人员通过QQ给记者传过来一份合同,很奇怪合同的名称是“网络交友翻译服务合同”,而客服人员也自称是“专业翻译”。记者询问,不是婚介服务么?对方回答,婚介服务没错,但合同的名称就是这样的,不用介意。记者仔细阅读了这份合同之后,发现他们提供的服务其实主要就是翻译,包括把女方的资料翻译成英文上传到国际交友网站,负责翻译双方的来往信件。这位“专业翻译”表示,大多数想找外国男友的中国女士英文水平不高,需要他们的服务。而这种翻译服务的要价实在不低,合同标明,一年的服务费是3.8万元人民币,先一次性交2万元,和满意的男士见面前需一周交齐余款,否则停止服务。一年到期后,如果女方“收到贵重礼金、已订婚、已开始办出国签证、已结婚”,说明他们服务到位,履行了合同,如果没能达成上述目的,则退还1.8万元,“2万元是已经发生的翻译成本,不能退还。”

沈玲表示,她后来才知道,其实不用通过跨国婚介,自己也可以把资料挂到国际交友网站上去,操作很简单,“当时不瞭解这些情况,以为只能通过他们,才交了那么多钱,挺冤的。”记者在网上找到了一些国际交友网站,有的对个人开放,只要注册会员就可以上传自己的资料,有的只对公司或者机构开放,公司只要支付200元人民币左右的费用,就可以从这些网站上轻易获得一个国外会员的详细登记资料,包括对方的国籍、地址、联系方式、年龄、职业、经济及婚姻状况等。而获得了这些资料,涉外婚介可谓大功告成了一半,剩下的主要是做些翻译的工作,跨国婚介从中赚取的可谓暴利。

“他的年龄到现在也无法确定”

沈玲表示,她当初坚持到美国去“实地考察”,主要是担心中介提供的男方的背景资料不真实,事实证明,确实和实际情况有出入,“州首府变成了小镇,开餐馆能算中产阶级么?他的年龄我到现在也无法确定。”据瞭解,大多数海外男士会要求到中国和女士见面,他们的真实情况就更加难以掌握。

婚介的一名“专业翻译”告诉记者,他们提供的男方资料都是真实可信的,依据是什么呢?只是国际交友网站上他们自己提供的资料,无人可以证明并核查。记者在婚介的服务条款中发现了这样的说法:“可以对您所指定的男士进行个人背景资料调查。包括:婚姻状况,财政状况,个人品性习惯,有无犯罪记录等。” 当记者谘询具体如何调查,怎样保证真实,费用多少,却没有人可以回答。

在这种不确定的风险中,女方如果受到损害怎么办?记者发现,在合同中婚介早已经把这个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合同有条款这样写:“乙方(女方)与男士交往应尽到自我审慎交往责任,交往过程中发生的经济或其他方面的损失和纠纷,甲方(婚介)不承担任何法律上的责任。”沈玲虽然已经和美国男友谈婚论嫁,但是结婚之路依然充满风险,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签证拿不下来,“这种签证叫做未婚妻签证,据说查得非常严,尤其是对于我们这种情况,最长可能要一年才能签下来。”记者谘询婚介,如果女方签证下不来怎么办,“那就再为她接着介绍别人。”婚介回答。而沈玲更大的风险来自婚后的生活。眼下,她难以放弃这次“改变命运”的机会。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