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警察刑供 专针对男性要害下手(慎入)(组图)

2013-07-03 00:20 作者: 项甄

手机版 正体 5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07月02日讯】(看中国记者项甄综合报道)“四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感到所击之处,五脏六腑、浑身肌肉像自顾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的满地打滚,当王姓头目开始电击我的生殖器时,我向他求饶过。我的求饶换来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疯狂的折磨。王姓头目四次电击我的生殖器,一边电击,一边狂叫不止…..。”这是人权律师高智晟在“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一文中所曝光的情境。

在目前被曝光的案例中,除了异议人士、访民之外,其中又以法轮功学员为最主要的被迫害对象。

据明慧网报导,狱警有这样的口号:“宁可打死也要将其转化;如有绝食者,即使饿死也不放人。”对法轮功的“转化率”,即强迫法轮功修炼者放弃信仰的“转化成果”是和政绩、奖金挂钩。由此可见,他们是用尽一切办法,不择手段对待法轮功修炼者,甚至对男性的法轮功修炼者,根据男性生理特点,采取形形色色手法,令受刑者生不如死。

为什么男性生殖器官特别怕打?中国性学会理事易平说:男性生殖器官又被称为“要害”,包括阴茎和睾丸。其中,睾丸是个捏不得、打不得的“娇嫩”器官。

中国性学会理事易平说,睾丸因为神经丰富故对疼痛敏感。男生都知道,若被足球击中时,就会疼得倒在地上,痛苦不堪,也可能会疼得晕过去,甚至发生猝死。这是因为睾丸迷走神经末梢受到刺激后,会引起迷走神经中枢过度兴奋,引起心脏骤停及循环衰竭。二是睾丸作为生殖器官,因为它跟人的内脏是密切相连的,故睾丸受到打击时,会引起一系列胃肠部反应,会恶心等。

针对男性生殖器捏打踢爆

在监狱或劳教所的警察,对男性命根子的残害有下列几种形式:踢打、抽打生殖器和阴囊(内含睾丸)、电击生殖器、脚碾、冻烫、砸碎阴茎、捏弹睾丸,此种暴力迫害令人疼痛难忍,很长时间才能恢复,容易留下后遗症,轻者排不出尿,重者伤残。此外,还有冻坏、烫伤、砸碎阴茎等等令人难以想像的酷刑

如高智晟律师在“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一文中所叙述的情境:王头目对他说:“高智晟,你这几位大爷给你准备了‘十二道菜’,昨晚才给你伺候了三道,大爷我就不爱囉嗦,后面还要让你丫的吃屎喝尿,还要拿签子捅丫的“灯”(后来才明白是指生殖器)。你丫的不是说共产党用酷刑吗,这回让你丫的全见识一遍。对法轮功酷刑折磨,不错,一点都不假,我们对付你的这十二套就从法轮功那儿练过来的,实话给你说,爷我也不怕你再写,你能活着出去的可能性没有啦!”

有一次,高智晟律师被三支电警棍电击。“他说:我毫无尊严地满地打滚。十几分钟后,我浑身痉挛抖动得无法停下来。我的确求了饶:“不是不说,是没有 ”,我的声音变得很吓人。“哥几个,怎么搞得呀,伺候了几天怎么把丫的伺候傻了?给丫的捅捅‘灯’(生殖器),看丫的说不说”。接着,我被架著跪在地上,他们用牙签捅我的生殖器。我至今无法用语言述清当时无助的痛苦与绝望。”

在明慧网的报导中,也有许多这样类似的案例。一位上海的法轮功学员周斌,2000年被非法判刑12年。在上海提篮桥监狱经常被毒打致伤,两根肋骨、锁骨、鼻梁被打断,肾脏被打得下垂,2005年,被戴文龙、郭海指使犯人暴打,生殖器被踢成重伤,睾丸被打坏、僵死。

因在长春电视插播《法轮大法弘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法轮功真相电视片被重判17年并被迫害致死的雷明,他生前曾说过:“两个人按著双腿,一个按著双手,由另一个脱我的裤子,就捏我的睾丸,使劲的捏,给我疼得死去活来。”

黑龙江省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计算机软件工程师王斌,睾丸被打烂,颈部大动脉被打断,锁骨、胸骨、十几根肋骨被打折,心脏、大脑等器官被摘走,遗体惨不忍睹。

黑龙江省法轮功学员王斌被活摘器官
黑龙江省法轮功学员王斌被活摘器官,迫害致死

最常见的性酷刑迫害:电击生殖器

电击生殖器,是直接对男性受刑者实施的最常见的一种性酷刑迫害形式。一般是用电警棍电击,还有一种是接在电工用的“摇表”上,通电电击生殖器。警察还常常往法轮功学员身上泼冷水,以增加导电效果。

“‘来,给他丫的上第二道菜’,王头目话落,四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感到所击之处,五脏六腑、浑身肌肉像自顾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的满地打滚,当王姓头目开始电击我的生殖器时,我向他求饶过。我的求饶换来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疯狂的折磨。王姓头目四次电击我的生殖器,一边电击,一边狂叫不止。”这是在高智晟律师所阐述自己遭电击的另一段内容。

遭受此电击的受刑者一般被铐在床上或老虎凳上,无法动弹,此种酷刑令人痛不欲生,有的被电得痛昏过去。据明慧网报导,曾经因长春插播事件被重判刑19年的梁振兴,生前遭八根电棍电击,生殖器等部位被电焦,于46岁时在监狱惨遭迫害离世。

原大连港理货员法轮功学员曲辉,被大连教养院惨遭折磨,生殖器被电击溃烂,颈椎骨折,高位截瘫,最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用担架抬出了教养院。曲辉事后回忆此段经历说:“只有地狱的魔鬼才会把折磨人当成乐趣。”

原大连港理货员法轮功学员曲辉遭迫害
曲辉被迫害前的全家福

原大连港理货员法轮功学员曲辉遭迫害
曲辉被摧残后的身体

(以下两幅照片,建议未成年读者不要点击)

慎入
被长时间电击而溃烂的生殖器

慎入
血尿

原吉林省档案局《兰台内外》杂志社副总编张忠余被两尺多长的电棍凶狠地电击生殖器等部位,并遭棍棒打。张忠余全身包括生殖器被电的没有一块好地方

山东莱州法轮功学员李光被教导员用两根五万伏电棍电击头、脊梁、大腿、生殖器,被电昏死,并将其生殖器用小绳捆住使他尿不出尿,还不时牵拉绳子,他痛苦得惨叫、昏死,李光被折磨致死时年仅36岁。

曾任中国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保定分公司纪检委办公室主任的刘新年,在被警察张谦用20万伏高压电棍长时电全身及生殖器,性功能完全丧失,只能弯著腰、叉开着腿走路,于2009年4月离世。

其他性酷刑

除了前述用于男受刑人甚至是专门用于男性法轮功学员身上的性酷刑之外,还有一些特殊的性酷刑,如蚂蚁上树、生殖器涂抹异物、硬物挂、夹阴茎侮辱“火爆龟头”等。

蚂蚁上树:往男受刑者的生殖器抹上糖水,放上抓来的蚂蚁,让蚂蚁去咬。据明慧网报导,黑龙江省双城市法轮功学员徐玉山,2007年8月,被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警察高中海、刘伟、刁雪松、石剑等人吊打,电击四、五天之久,用“蚂蚁上树”酷刑折磨。

生殖器涂抹异物:黑龙江省鸡西市法轮功学员赵宝山在城子河公安分局遭严刑逼供,被警察刘世增往其鼻孔里连灌三瓶芥末油,又用一盘干辣椒面和几瓶芥末油和好、涂抹在赵的大腿根处、睾丸皮下面、龟头包皮里面……;法轮功学员崔传军在沈阳市马三家劳教所,生殖器被超量涂抹芥末油和辣椒水,还往往鼻子、肛门里灌,用量是一般死囚的两倍。

火爆龟头:是用纸缠在阴茎上点燃,阴茎起泡化脓糜烂,异臭难闻,这是从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看守所曝光的一种酷刑。

夹阴茎:则是绳扎生殖器,不让小便,甚至用细尼龙丝拴住阴茎,两人用力拉,使遭受此酷刑者在撕心裂肺的惨叫中昏死过去。

除此之外,还有针刺、针扎、牙签插进阴茎、唆使犯人鸡奸、被他人生殖器塞入嘴侮辱、被犯人强行手淫、用打火机烧阴毛、冻烫、用刷把笤帚把往肛门插……等。而这些已被曝光的专门针对男性受刑者的性酷刑,仅仅只是冰山中的其中一小角而已。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