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镜】共产恶坝

2013-07-04 13:10 作者: 古镜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07月04日讯】大道流布,循环往复。在中国传统文化的理念中,天地万物都处在永恒的循环之中,一切的物质与生命无时不在各种循环中更新、代谢、转化。物质或生命不仅在内部有循环运动,也时刻与外界保持着物质与能量上交换与沟通,从而构成了更大一层的循环系统。宇宙中交织着无数的大小循环系统,而宇宙本身又是一个巨大的循环系统,生命的升降、物质的转化、能量的流动,上下交溶、层层无尽。

佛经中告诉我们,在三界之内,所有的生命都会依据一定的法则,互相之间发生一种互相转化的关系,这种转化就是人们常说的轮回,它其实是一种生命的业报循环。而中国的五行学说认为,人类生存的这个物质世界,一切的物质都是由五行构成的,金、木、水、火、土相互之间,相生相克,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动态循环系统;它使我们这个世界的所有物质保持了一种稳定的平衡状态。

东西方的医学研究也早就知道,人类自己的身体也是一个巨大的循环系统:血液循环、淋巴循环、经络循环、水循环等等,通过这些循环才能提供我们生命所需的营养与能量。而我们的身体也是一个开放的系统,与外部世界时刻在保持着各种层次上的物质能量交换,新陈代谢、吐故纳新。这些内部或外在的循环共同维持了人类生命的健康与活力,去腐存真、自我完善。

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更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循环系统:江河奔流、物候变换、花草荣枯,植被盈缩、大气流动、雨雪雷电等等,它们都有各自的循环系统,共同组成了我们这个丰富多彩的大千世界。其中人类感觉最明显的,对人类最重要莫过于水循环。水乃生命之源,离开了水,地球上的生命就会绝迹;水的循环流动给土壤注入了活力与灵气,也带走了种种腐败物质,使我们的生存环境得到净化。

物质世界如此,对于人类生存的社会环境来说,循环也是一个必不可少的支撑。人类的政治、经济、文化、信息等诸多领域无不是一个个循环系统。就政治而言,也要维持一个相生相克的权力循环系统,一旦权力绝对化,失去相互制约的平衡,就会累积弊端、发生腐败。而政治最大的任务又是要使社会的各项资源得到合理的利用,使各类人才得到合理的流动,使社会财富得到合理的流通,使社会信息得到广泛的传播。如此才能使一个社会处于健康的运行之中,使人类的文明稳定持久。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循环产生流动,流动带来生机。由上述我们可以看出,循环是一个生命或系统能长存于世的重要保障。一旦循环中断,那么生命或系统就会陷入逐渐枯死或崩溃之中。人体的循环一旦局部发生阻断,就会产生肿瘤或溃疡、病变;自然界如果哪个方面产生循环中断,就会带来生态灾难,洪水、地震、沙尘等;社会领域如果哪个方面流通不畅,也会发生种种社会危机,更大的会带来战争或种族灭绝。

循环之于世界是如此的重要,所以不管是东方或西方,传统的文明理念都是要维护我们这个世界的生态循环与社会循环,尽量不让其发生大面积的阻滞。在传统中国,他的文明模式一直处于天人合一的状态中,古代的圣贤们在治理天下时,都会强调道德为本、效法自然、顺应自然、因势利导,使得社会民心都溶入到自然的大循环之中,从而获得社会人心的有序与平和,也使人与自然更是相生相利、和谐安宁。西方的法治、人权、自由、环保等等理念,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维持社会与自然的生态循环。

不过这种治世理念却在近半个世纪以来,在中国遭到了毁灭性的颠覆。一个诞生于西方社会的反人类的政治异端组织——共产党,一路东来,在六十四年前,神差鬼使般的占领了中国,从此开始了它们在中国的反自然的政治实践。中共的政权本身就是一种极端专制体系,一党独大、没有制约,它们可以为所欲为。政权作为一种公权沦为其党的私权,失去了权力的制衡,这样的政权就会权力无限膨涨,形成了政治肿瘤。

中共的政治理念从根本不是为了造福社会、治理社会,而是为了控制社会、毁灭社会,从实践中看,它们的一切政治操作就是阻断自然生态与社会生态的系统循环,同时无止境的向其中注入毒素,使其自然环境与社会环境逐渐僵化、毒化。最后由于得不到能量的补充,腐败物质得不到清理,导致整个系统的崩溃性结局。

中共的这种邪恶政治实践,如果用两个名词来说,就是筑坝、投毒。这种坝不仅仅是建立在无数的河流上,它还建在人心上、文化上、经济上、舆论上。在中国社会,中共筑的坝几乎无处不在,它使得人心、自然、社会在慢慢的失去活力,走向僵化、枯萎、混乱,而中共的投毒更是加速了这一过程。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中共与生俱来便带有一种暴力思维与毁灭的意志,这在其《共产党宣言》早已是直言不讳的。

坝,在正体字中写为“壩”,其本身就是一种暴力的象征,筑坝也无疑是一种暴力思维的体现,其目的就是为了拦截目标、制造堵塞。中共自其篡政伊始,就开始在中国的众多河流上疯狂筑坝,使得中国陆地上的水循环系统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一条河流一旦被截为两段,其整个流域的生态循环体系就会慢慢瓦解,河流也会逐渐死去,成了死水,河流里的各种生命也会随之消亡。而中共通过筑坝来得到的那点利益,相比河流的死亡,可以说是微不足道。

几十年下来,中共在神州大地上筑了几万座水坝,有的一条河流就被截为数段,中国成了世界上的水坝王国。无数条河流在慢慢的死去,也相应带来了中华大地的种种生态灾难。曾经哺育中华民族五千年的黄河、长江也未能逃脱其魔爪,两条巨龙都被先后断为两截,它等于截断了中原大地的两条大动脉。整个中原生态循环系统的断裂,无疑是断了中华民族未来生存的根基。黄河已经死亡,而长江正在痛苦的呻吟,其灾难性后果也会愈演愈烈。

在经济领域,中共的贪腐利益阶层就是一条巨大的经济大坝,阻断了中国社会财富的流通,由此形成了许多的恶性经济肿瘤。财富之于人类社会,就象水之于土壤那样,财富只有流通才能带来社会效益,才能激发新的能量,才能造福社会。而中共的权贵(垄断)经济则是无止境的吞噬社会财富、囤积财富,使得经济循环被层层卡断。如此社会的许多领域由于得不到财富的支撑,而陷入瘫痪、失衡,社会动荡与苦难由此而生。

在社会舆论上,中共也是拼命的封口,使亿万国人沦为哑巴。一个人活着就需要说话,特别是社会不公时,就更需要一定的语言宣泄。而中共对言论的控制,则是在无数国人的嘴巴前筑起了一条无形的大坝,这条大坝使神州万马齐喑,在中共制造的无边苦难里,亿万民众甚至连呻吟一声也很难发出,他们只能在心里积攒愤懑。

在现代信息社会里,信息的流通是至关重要的。社会媒体就象是一个社会的神经系统,信息的正常流通使得社会的各个领域都能看清自己的状态,发现问题、及时的解决问题。而中共却在大陆社会彻了一个信息高墙,把许多社会问题的真相遮挡起来。在墙内对民众灌输无数虚假的信息,把人们圈在一个完全虚假的现实之中,直到把人带到崩溃的深渊。大陆社会现在已是病入膏肓,许多人还感觉不错,就是中共的信息封锁带来的罪恶,

中共的政府完全是一个犯罪机构,是中共邪教的作恶工具,除了象征性的行使一些政府职能外,其主要的功能就是愚弄民众、鱼肉民众,掠夺民众,制造社会问题。大量社会问题的拖延、搁置,就会产生了无数的社会症结,积重难返。对民众的维权上访等,中共的司法机构多是拳脚相向、黑牢大刑侍候。这种行政不作为与高压维稳手段,也是其筑坝式思维的延伸,用暴力来压制人,以换取政权的暂时稳定,最终把民怨积累成了随时会爆炸的烈性炸药。

在大陆的思想文化领域,中共用无神论、进化论、唯物论在人心筑起了一条思想大坝,它使得无数人接受不到正确的文化教育,自觉的排斥正教信仰、不信神佛、不做好人,用中共的反人类观念来衡量许多事物的对错。这条思想大坝把对天地、宇宙、人文、历史、信仰等等诸多正见挡在坝外,并对坝内人进行共产魔教的魔鬼理念灌输,从而使得这片土地上善行日少,恶行泛滥。

中共还在教育领域、城乡之间、人才流动、官员任免等等许多方面,都筑了许多条的大坝。这一道道无形的大坝,使得整个社会的各阶层间,失去了合理的流动与沟通。全国每年上千万的人参加高考,就是因为中共几乎堵塞了大部分的社会就业与发展渠道,才会使那么多的人都在挤高考这样一座独木桥,即使挤过去了依然是前途渺茫。每年巨量的农民工进城打工,却永远只能是三级公民,他们的身边有一条看不见的大坝。人才流动、官员任免更是闸坝林立、逆向淘汰,拼爹、拼钱、拼权成了主题。

中共在筑坝的同时,还向社会海量的投毒,造成自然环境与社会肌体的日渐毒化。教科书里有它们的党文化病毒,自然界里有它们无数的化工投毒项目,医院里有它们的毒胶囊、毒疫苗、毒针头,饭桌上有它们的镉大米、转基因食品,连孩子们的奶粉它们都不放过。现在的大陆,几乎已经是全面中毒的魔鬼之地,水源有毒、土壤有毒、空气有毒、食物有毒、药品有毒,哪个民族能经得住如此的毒害!

中共就象人体的肿瘤一样,吸进的是人体的营养,释放的是病毒,它吸尽了中国社会的财富,养肥了自己、毒害了中华民族。中共虽然不停的筑坝,阻塞社会的正常循环体系,但它们自己的党组织系统却一点也不阻塞,特别是做起恶来,效率极高;因为中共的组织系统是完全独立的。但是它的这套系统是以腐败、特权等邪恶手段来推动维持的。它把从社会吸取来的财富转化为危害社会的负能量,并在其系统内循环流动,层层交换放大。

中共几十年的暴政,已经造成了中国社会的全面崩溃之势,因为从自然生态到社会生态,从人与自然到中华民族与国际社会,一切的循环都已被阻断。中国社会不但得不到正向的文明价值促进与加持,反而接受的就是中共魔教理念几十年的毒害,其呼吸吐纳的全是毒素。这样的社会只能最终走向崩溃、死亡。

从根本上说,共产党就是一个横亘在世间的一条大坝,它从思想层面、物质层面割断了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交流。我们常说中共暴政,其实汉语中的“暴”字已揭示了共产党的真相:暴字上日下水,中间夹了一个共字。日者,阳也、天也;水者阴也、地也。共产党的存在,就是横亘在天地之间的一条恶坝,就是阻断阴阳交流沟通的一座屏障。它阻挡了人心的升华,阻塞了天人沟通的渠道,它的背后向人敞开的却是地狱之门。

而今在网上许多国人都在呼吁拆除三峡大坝,其实中国要拆除的何止一个三峡大坝,但即使是拆除数万个反自然的水坝,也只能缓解中国的苦难而无法根除,因为中共暴政还在。它才是当今中国的灾难之源,才是毁灭中华民族、危害人类的毒瘤,才是拦在中国社会的一条恶坝,必要要拆掉它才能从根本上还中国一个清明的天地。

那么如何拆掉中共这座恶坝呢?它可是武装到汗毛的一个庞然大物啊。总的说来,不外乎两种方法,一是西医的外科手术法,一是中医的固本培元法。所谓外科手术法,其实就是用武力解决中共,这种方法难度较大,因为国际上很难找到有如此实力的国家愿意出兵,国内对共军策反也缺少可操作性。而且武力拆共,副作用明显,容易带来社会的动荡与生命的巨大伤亡,也难以从思想层面完全根除中共之毒。

第二种方法就是正本清源、釜底抽薪,广传真相、唤醒民众,首先从思想层面瓦解中共生存的基础,清除中共的党文化毒素。然后培育民族正气,让更多的人唾弃中共、退出中共、远离中共、围观中共。中共再邪再毒,也是要操纵人为其卖命的,当普遍的人群都明白真相、退出中共时,当人们都以党员为耻时,真正死心塌地为中共卖命的邪恶之徒能有多少?到那时中共就会不推自倒、瞬间自垮。

在笔者看来,第二种方法虽然不会立即见效,但其抽丝剥茧之力却是巨大的,也是中共最为恐惧的,所以它们才会拼命的封堵真相。这种方法容易操作,人人皆可加入,不受条件限制,而且会成几何级数的倍增。清醒的人越多,中共的势力就会越收缩,直到人间蒸发。近年来在全球范围内掀起的传《九评》、促三退运动,无疑就是这种方法的最佳体现:以正道灭邪道,道解中共于无形。对中共而言,这是一招绝杀手,无解,它的谎言、暴力、统战等等邪术对此失去了作用,只能坐等被层层解体、慢慢剥尽的下场。眼下那些还在挖空心思想延续这个邪党狗命的、为其肉麻赞颂的,真的是世上最愚蠢的人,何异于为虎作伥、自取灭亡。

正是:

共产大坝欲遮天,环环相扣不见边。
截断江河千万条,聚敛财富万万千。
堵嘴封网砌高墙,高压维稳造奇冤。
挡住人心通天路,放出群魔弄妖言。
胡说世上无轮回,拉人无间地狱眠。
此坝不除日为祸,神州莫再有青天。
寄望魔鬼能从良,自欺欺人最可怜。
何如三退扬正气,救己利国福寿延。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