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和平请愿 何祚庥乱舞大棒


【看中国2013年07月27日讯】

第十二章:法轮功和平请愿神州大地山雨欲来(上)

1999年可谓是中国的多事之秋。

一向被称为火药桶的巴尔干半岛发生了塞尔维亚军队大规模屠杀阿尔巴尼亚平民的种族清洗事件,超过一百五十万阿尔巴尼亚人逃离家园。据难民描述,至少在科索沃省内有75座城市和村庄发生了大规模屠杀,被集体处决的阿族人达到5000人以上。

当时国际社会对于米洛舍维奇的屠杀罪行群情激愤,然而中国大陆却因为一言堂的宣传对此一无所知。由于中国和俄罗斯的杯葛,联合国未能采取军事行动,而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于3月24日对南斯拉夫实施空袭。

1.“消气外交”

当时人大会议已经结束两个星期,朱镕基总理在人大的记者会上谈及出访美国的问题时曾经说:“因为既然你们有气,我就要去给你们消消气。”但北约空袭开始,再去美国商谈WTO问题并做大幅度让步,恐怕无以安抚国内已经被煽动起来的民族情绪,但不去商谈似乎又错过了一个大好时机。

政治局专门为此召开会议,进行讨论。李鹏和钱其琛都反对朱镕基的美国之行,认为他所谓的“消气外交”是有求于人,也是示弱于人。但江泽民极力主张朱如期动身。谈成的话,自然归功于总书记,并可成为江任期内可以加载史册的成绩;谈不成,也可以煞一煞朱镕基功高震主的锐气。在江泽民当时和幕僚的一些谈话中,似乎江泽民更希望朱铩羽而归。

如果不是因为江泽民需要朱镕基为他收拾千疮百孔的经济烂摊子,他根本就不会去用朱。从上海开始,江就一直妒忌朱镕基的魅力。朱镕基每次接见记者和会议发言都能够说出一些真诚而又感人肺腑的话,不但比江的讲话要实在,更显得充满正气或人情味,就连香港台湾的漂亮女记者们也常常对朱老总投以敬佩的目光。

朱镕基的态度是很明朗的,他看到加入世贸会对中国的农业、电信和金融业发生冲击,另外国营企业效率低下,公平竞争会造成许多企业倒闭,因此并不想做太大让步。但江泽民指示他说:“我看中美之间农产品协定、电信、金融领域都可以答应美国的要求,我们一到美国就宣布同意签署《农业合作协议》,我想可以和克林顿达成一种默契,其它的慢慢答应,争取打个漂亮的政治仗。”

朱镕基此次“消气外交”可谓大受挫折,尽管所有的让步都经过江泽民的同意,但美国因为不认为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又提出很多附加条件,到朱回国的时候,签署WTO已经基本没有指望了。中共元老们却对朱镕基的让步十分不满。一直深居简出的乔石知道江扮演的角色后十分气愤,他说:“国家利益至上,这是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忘记的。”万里、宋平等人甚至骂这些协议是新“二十一条”。江泽民一看形势不对,就耍了个滑头,用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回应元老的指责——“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把这一切责任轻轻巧巧地推到了朱镕基身上。

4月21日,朱镕基访美归来。江泽民为了避免和朱镕基见面,带着中办的人去湖北开会,并授意李岚清去了辽宁。朱镕基回来时,欢迎场面冷冷清清。在随后的政治局的会议上,江变过脸来责问朱“谈判为何要超越政治局当初确定的底线”,并故意当着朱的面,表扬和朱一起出访的吴仪说:“吴仪同志敢于坚持立场,不以原则做交易”,让朱非常难堪。

看到朱镕基的锐气消磨了许多,江泽民有一种扬眉吐气的快感。

2.中共早已了解法轮功

中共建政后逢“九”必乱似乎成了规律:1949年建政;1959年,镇压西藏“叛乱”并与印度开战;1969年和苏联打了一仗;1979年有中越战争;1989年先是镇压了西藏“骚乱”,接着就是“六四”屠城;1999年则发生了“镇压法轮功”事件。

外界对法轮功有两种误解:第一、在江泽民开始镇压法轮功的时候,他对法轮功并不了解,中共高层也几乎对法轮功一无所知,这完全不符合事实。第二、镇压和迫害是从1999年开始的,在此之前,中共一直和法轮功和平共处,这也不确切。

事实上,中共高层对法轮功的了解非常早,也非常清楚。但其中也有人试图搅浑水,中间出现不少波折。

李洪志先生在1992年5月开始传法,当时在北京紫竹院有一个相当大的炼功点。紫竹院附近有许多退休老干部,有的是部队的退役将军,也有的是国务院或中央机关的退休高干。这些人的资历比江泽民、朱镕基、罗干、李岚清等人老得多,是属于真正的被中共称为“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人,有的人甚至是参加过长征的。十五大的这些常委原来都是他们的下属,属于小字辈。

国务院有个退休干部姓周,原来是朱镕基的上级,见到朱的时候都叫小朱。这些退休干部闲着无事,练气功的人非常多,互相之间也走动很频繁。他们开始炼功后,也向后来这些身居高位的下属介绍过法轮功。

至少在1996年以前,紫竹院就有一位法轮功学员亲自到江泽民的家里教王冶坪炼功。

李岚清原来在外经贸部当部长,他是另一位法轮功学员的顶头上司,两人原来关系不错。早在1995年,这位学员也说起过向老部长李岚清介绍法轮功的事,但他主要是介绍法轮功对国家和民族的益处,还给了李岚清《转法轮》。

李鹏也看过《转法轮》,是他的电力工业部的一个副部长给他的。由于中南海里江住李鹏隔壁,所以李鹏也送了一本《转法轮》给江泽民。

江泽民原来在武汉热工所的上级也炼功,江泽民和武汉热工所的人聚会时,老同事也给他当面介绍过法轮功。江泽民后来说他1999年4月25日才第一次听说法轮功,这是公然撒谎。1996年,江泽民去视察中央电视台,看见一个工作人员桌子上有一本《转法轮》,还对这位工作人员说“《转法轮》,这本书挺不错。”

罗干也是在1995年就知道法轮功的,是他原来在机械科学院的老上级和老同事介绍的。

胡锦涛至少在1998年就了解了法轮功。他原来在清华的同学张孟业得了肝硬化肝腹水,面色青黑浮肿,被医院判了死刑,后来修炼法轮功后起死回生。清华校友聚会时,张孟业在1998、1999年两度到北京当面向胡锦涛介绍他的亲身经历,并给胡锦涛的夫人寄过法轮功的书籍,希望他们也能炼功改善身体,胡锦涛夫人曾回寄明信卡以表谢意。1999年的那次聚会正好是“4.25”当天(万名法轮功学员在国家信访局和平上访),胡锦涛夫妇在参加清华同学聚会后回中南海时看到了这一奇观。随即通过在北京的同班同学转告了正在南下火车上的张孟业,提醒他注意。

从1992年开始,各大部委就有人开始炼功,人数越来越多,有的在任副部长也炼。从部长、副总理到人大委员长、副委员长、政协主席、副主席,几乎人人都看过《转法轮》。中共七个政治局常委的夫人也都练过法轮功。当时法轮功因其对人身体和精神道德的改善作用巨大,人传人,速度远远超过一般人的想像。到1999年,大陆真正看过《转法轮》的超过一亿人。

3.山雨欲来风满楼

李洪志大师学员众多,其中也难免有犹大。在传法初期,有几个长春的负责人一再违反法轮功的规定,贪污挪用当时十分紧张的资金,篡改法轮功的功法等,李大师一再给他们改过的机会,但遗憾的是这些人最终还是走上了与法轮功对立的路。从1994年开始,他们就向中共13个部委写信诬告法轮功,写了几十万字,三大本,罗列12条罪状,却没有任何事实根据。这些材料就是中共1999年刚刚开始镇压法轮功时所罗列的那些诬蔑之词。

1995年2月9日,中国法轮功研究会向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并转报有关部门)写了三份详细的汇报材料,其中有一份专门针对长春8个人的揭发材料逐条解释了事实真相。当时很多领导得知真相后都非常惊讶,还说:“原来法轮功这么好,那为什么你们不跟我们联系呀?我们一直不知道你们呀!希望今后多联系。”这样,1994年底的诬告揭发材料事件就算解决了。

关于气功,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曾经作过一个著名的批示。1980年2月,由《自然杂志》编辑部主持,在上海召开了第一届人体特异功能讨论会,邀请一些特异功能人士进行现场测试,胡耀邦也派秘书到场参加鉴定。胡耀邦在北京亲自写了一个字条并密封于容器中,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派秘书送来鉴定。后来秘书把特异功能者透视看到的字样带回去,胡耀邦检查他亲自密封的容器,核对字条,终于确信人体特异功能的存在。不久胡耀邦指示中宣部,对气功和特异功能,“不宣传、不争论、不批评”。同时,允许少数人进行研究。82年4月,中宣部下发了传达这个精神的通知。这就是著名的“三不”政策。

1996年的时候,中宣部副部长徐光春乘负责气功的副部长出国一个多月之际,召集十个中央大报总编开会,要光明日报刊登诋毁法轮功的文章,并要其它各大报转载。随后,中宣部管辖的新闻出版署向全国各省市新闻出版局下发内部文件,以“宣扬迷信”为由,禁止出版发行《转法轮》、《中国法轮功》等法轮功书籍。徐光春这么做实际上违反了胡耀邦制定的“三不”政策,想通过打击法轮功捞取政治资本,当时就想给法轮功扣一个“初级简陋邪教”的帽子。

但是各大报都有许多人修炼法轮功,真正执行镇压的国家机器——公安部中炼功的人就更多。原来公安部的部长王芳是个气功爱好者,夫人则是虔诚的佛教徒。后来王芳退休后到了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受到王部长影响,公安部练气功的人相当多。尤其到了司长、局长、处长这一级,还有很多外地公安局或公安厅的厅局长就是法轮功学员。法轮功研究会的成员叶浩和李昌原来都是公安部的副局长、处长。

1996年的镇压根本没来得及开始就收到了几十万封群众来信,澄清法轮功的真相,后来不了了之。罗干在1997、1998年两次想把法轮功定为“邪教”进行镇压。这倒不是因为法轮功做错了什么,而是罗干当时当了政法委书记,官儿坐到头了,要想继续往上升,就必须做出大动作来。这个和战争时期军人尤其受到重视一样。罗干也想把水搅浑,这样他这个政法委书记才能成为政治焦点。

罗干当时发的文件明显带有构陷的性质,先是声称法轮功是“邪教”,然后让各地公安去搜集证据,等于“先定罪,后调查”。当时陆续有公安、统战部和特工到法轮功的炼功点上学功,并和学员一起学习《转法轮》,其实都是去卧底。但是法轮功无底可卧,因为法轮功学员的一切活动都是公开的,而且来去自由,谁愿意来炼都行,不愿意了就走,既没有人员登记,也没有会费。很多卧底人员倒因此机缘而对法轮功有了深刻了解,成为坚定的学员。

但罗干的两次“调查”还是在一些地区造成了严重后果。如:辽宁省朝阳市公安局,向所属公安部门发出了朝公发(1998)37号《关于禁止法轮功非法活动的通知》,有的辅导员被数次罚款,累计金额达4000多元。有的不给收据单,有的只给白条。由此引起40余人到公安部上访;1000余人联名投诉朝阳公安局侵害公民合法权益的违法行为。新疆、黑龙江、河北、福建等地还出现基层公安部门强行驱散炼功群众,非法抄家,私闯民宅,没收属于个人的私有财产等违法乱纪问题。

罗干搜集不到资料也很着急。他发现公安部这些负责气功的人都很懂气功,很多人也炼。罗的镇压命令下去之后,相关的负责人不要说抓紧落实,反而连动都不动。罗干在1996年开始为此特意改组公安部,不但把编制改了,原来管气功和懂气功的人一律调走。

朱镕基知道这件事情后把罗干叫去训了一顿,说他“放著大案要案不抓,却用最高级的特务手段对付老百姓”。搞得罗干灰头土脸,但是他仗着和江泽民关系好,把朱镕基对法轮功的一份正面批示扣在手里,没有下发。

4.“科痞”何祚庥

1998年5月,罗干连襟何祚庥挑起了北京电视台事件。事情的起因是何祚庥对北京电视台《北京特快》节目的一个记者造谣,说中科院一个孙姓的研究生,因练法轮功导致精神病。实际上孙当时表现的不正常状态和法轮功毫无关系。孙的室友和孙的同学都多次以详细具体事实向何讲清了。可何祚庥在十分清楚事实的情况下,在电台竟仍用同一假证栽赃法轮功,纯属故意。许多从法轮功中受益的人自发去北京电视台澄清事实真相。北京电视台的一个副台长看到法轮功学员的祥和,在了解真相后立即决定制作节目挽回错误宣传的影响。事情得以圆满解决。

何祚庥号称是“两院院士”,实为政治投机分子。他善于在科学家面前冒充政治家,在政治家面前冒充科学家,尤其善于从意识形态领域批判真正的科学。由于鼓吹“自然科学的阶级性”,何祚庥得到中宣部科学处处长的赏识,大学毕业后转到中宣部从事意识形态宣传,利用他井底之蛙的见识,在科技界到处挥舞大棒。

举例来说,上个世纪初凯库勒发现苯的环形结构,之后数十年化学家对此结构一直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后来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泡林提出“共振论”概念,合理地解释了凯库勒模型,此为量子力学在化学结构学的开始。但是何祚庥等指责已经被证明的凯库勒模型是“阶级调和论在科学界的反映”,中国大批的结构化学专家因此受株连而检查“资产阶级立场”,中国量子力学研究因此受到严重冲击而长时间中断。

著名犹太裔学者维纳曾在清华任教,是何祚庥的校友。1965年,他研究发现,老鹰在捕捉兔子时很少失手,这是因为老鹰脑子中有一套反馈闭环系统,能根据兔子的方位、速度不断调整自己的飞行路线,直至成功。如果将类似的系统装在高射炮上,将使命中率大为提高。由此维纳认为生物界和非生物界存在一定的共性。而何祚庥认为阶级之间尚不能调和,更妄论生物与非生物了。何祚庥等人再一次挥舞“阶级调和论”的棒子把多位科学家打入冷宫。

何祚庥还抡起意识形态的棍子批判过摩尔根的遗传学说、用马列主义批判盖尔曼获得诺贝尔奖的“夸克模型”,一直到晚年转而批判气功,声称是“伪科学”。人称何祚庥“人老心红,战士风采依旧,棍法依然娴熟”。

因为何祚庥打击科学、维护中共意识形态有功,《红旗》杂志力荐他当了中科院的院士。何则继续利用他的院士头衔拍中共、特别是最高领导人的马屁。2001年,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宣传如火如荼,何祚庥在中科院的一次量子力学研讨会上发言说“量子力学的运动规律符合江泽民的三个代表精神”,当即有几位正直的学者拂袖而去。而更多的人则是敢怒不敢言。

因为罗干想借打法轮功向江泽民邀功请赏,何祚庥也就一次次不遗余力地打着科学的外衣诋毁法轮功。因为何祚庥的名声实在太差,北京市的一位副市长亲自指示,今后北京市的媒体不得刊登何祚庥的欺骗言论,对气功仍旧执行中央“不干涉、不宣传、不打棍子”的政策。

5.中央调查结论

国家体育总局也于1998年5月对法轮功进行了全面调查了解。9月由医学专家组成的小组为配合此次调查,对广东12553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表格抽样调查,结果表明祛病健身总有效率为97.9%。10月20日,国家体总派到长春和哈尔滨的调研组组长发表讲话说:“我们认为法轮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错,对于社会的稳定,对于精神文明建设,效果是很显著的,这个要充份肯定的。”其间,大连、北京等地对法轮功功效的民间调查也得出了一致的结果。

1998年下半年,以乔石为首的部份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根据大量群众来信反映公安非法对待法轮功炼功群众的问题,对法轮功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详细调查、研究,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江泽民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

法轮功继续快速发展,到1999年初,国内有媒体在报导健身运动的时候提到法轮功的炼功人达到了一亿。同时《转法轮》被翻译成多国文字,传到世界三十个国家和地区。不少西方人甚至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学习中文,只希望能像国内法轮功学员一样能够读懂《转法轮》的中文原著。

1999年2月,美国一家权威性杂志《US News and World Report》,发表文章谈到了法轮功在健身方面的好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说:‘法轮功和其他气功可以使每人每年节省医药费1000元。如果炼功人是一亿,就可以节省一千亿元。朱镕基对此非常高兴。国家可以更好地使用这笔钱。’”

来源:江泽民其人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