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山五壮士”骗了我们多少年(图)


9月9日,大陆官媒《财经网》发表了历史学者,专栏作家洪振快的评论文章《小学课本“狼牙山五壮士”有多处不实》,文中揭露出中共在教科书中所宣传的“五壮士”故事中的疑点,表示越秀警方以虚构信息、散布谣言的罪名直接抓人,这开了一个谈论历史有可能获罪被抓的先河。

文中披露,所谓“污蔑狼牙山五壮士”的“谣言”其来有自。据媒体报导,该网民实际上是传播了2011年12月14日百度贴吧里一篇名为《狼牙山五壮士的真相原来是这样!》的帖子的内容,该帖子说五壮士“5个人中有3个是当场被打死的,后来清理战场把尸体丢下悬崖。另两个当场被活捉,只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又从日本人手上逃了出来。”

文章还称“五壮士”如何跳崖,课本中没有涉及,有关官方版本的描述有不实之处。

1995年8月11日,《羊城晚报》刊登了一篇文章,认为马宝玉、胡福才、胡德林是“跳”,而葛振林、宋学义是“溜”,即挨着崖壁“溜”、滑下去,所以才被树木挂住,幸免于难。文章透露,提供此说法的是当时一团政委陈海涵(后曾任中共广州军区副司令员)的夫人陈逊,她当时是第一军分区战线剧社的指导员(后曾任广州市委党校副校长),可以推测陈逊应该是知情的,“三跳二溜”之说并非空穴来风。而且,葛振林生前知道这篇文章,对该文的其他细节差错曾予驳斥,但对“溜”的说法却未见反驳。实际上,“五壮士”之一的葛振林在其叙述出版的《狼牙山跳崖记》里已经可以印证陈逊所说非虚。


《羊城晚报》1995年8月11日刊发的文章认为葛振林跳崖是“溜”。(网络图片)

另外,文章表示“五壮士”的作战目的、撤退方向、跳崖地点等历史信息都与事实有出入。

作战目的:中共教材说是“掩护群众和连队转移”,“不让敌人发现群众和连队主力”。但是据1957年刊出的“五壮士”之一的葛振林口述,透露当时他们接到的命令是掩护首长,让他们拼了命也要掩护住,他们在当时顶了一个多小时,直到首长都安全转移到山背后去了,班长才下命令:“我们完成任务了,赶快钻山!”由此可见,后面阶段五壮士战斗的目的,已经与掩护群众没有多大关系了,群众当晚开始撤退,已经走远,五壮士要掩护的是连队主力的撤退,以及可能留在山上还没走远的一团机关人员。

撤退方向:教材说“有计划地把大批敌人引上了狼牙山”,“把敌人引上绝路”。1941年9月25日敌方围攻狼牙山,目的自然是要攻上山来,尤其是围剿在棋盘坨上的一团领导机关。所以说把敌人“引上了狼牙山”、“引上绝路”,这个“引”字并不符合实情。据杨成武回忆,“六班的同志赶紧往棋盘坨山峰上爬,谁知那里早上去了敌人,机枪一个劲地朝他们打。他们只好转身攀上棋盘坨附近的一个山峰。这个山峰叫牛角壶,异常险要。”由此可知,在五壮士到达棋盘坨之前,棋盘坨已被敌人占领,已经谈不上什么“引”了。

跳崖地点:五壮士跳崖地点并不是在棋盘坨顶峰,而是在离棋盘坨顶峰有些距离的小莲花瓣峰上的牛角壶,这一点目前易县狼牙山管理处已经确认,没有疑问。

“五壮士”还有另外的真实故事

曾有媒体报导,1985年,有民众到狼牙山西侧的龙王庄当年的老游击组长冉元同家,了解当年五壮士的真实情况,冉元同称,那5人是因不知道狼牙山是条绝路就跑了上去,再想往回跑已无路可走,就与鬼子拼起了刺刀,边拼边退,只顾前不顾后,拼不过敌人不小心倒退摔下了悬崖而非故意跳下,并没有来得及喊什么口号。

当地村民们还传说,这5人是散兵游勇,来村里后要吃要喝,稍不如意就打人。后来有人偷偷把他们的行踪告诉了日本人,日本人来围剿他们。有村民故意告诉这五人这条绝路是一条逃跑的好路径,结果这几个人上当了。5人中有三个当场被打死,另两个被活捉,后又从日本人手上逃了出来,从此就有了“狼牙山五壮士”的故事。

中共官方版“狼牙山五壮士”

被收录进小学课本的官方版本称,1941年9月,在日军对晋察冀根据地的大扫荡中,中共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第一团七连六班的战士,宋学义与马宝玉、葛振林、胡德林、胡福才一起,在弹尽粮绝之际,从狼牙山跳下,由此,他们被称为“狼牙山五壮士”。

若干年后,有报导表示,宋学义与葛振林当时被山腰树枝挂住,还活着。

但随着历史真相被逐步揭开,大陆民众对“狼牙山壮士”等所谓抗战故事的质疑越来越多。2005年3月“狼牙山壮士”最后幸存者葛振林去世。《狼牙山五壮士》一文,渐渐从中国大陆小学语文教材中删除。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