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向:习近平担心 军方操纵“清网”(图)

北京力防“两化”军方操纵“清网”

2013-09-21 21:51 作者: 荆冬雨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09月21日讯】中国军队的腐败程度远高于社会,这从内部消解了军队的战斗力。

前苏联烟消云散二十二年,几乎为国际社会所淡忘,而俄罗斯再返红色帝国的说法不仅被中国体制外知识精英认为不可能,而且当今俄罗斯顶尖级政要如普京也否认这个说法。但是,少年时代耳际回荡“老大哥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那一代人,每思苏联解体事件,仍有犹在梦中的感觉。

习近平是那一代人中的佼佼者,因此,在他出任中共总书记一个月后考察深圳,对二十多年前苏联解体发出了“竟无一人是男儿”的感慨。

2013/09/21/20130921215626776.jpg

习近平担心军人丧失荣誉感

习的感言引自中国历史最乱的后蜀时期,后主因迷恋贵妃花蕊夫人导致亡国,在兵临城下时花蕊夫人写下“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人是男儿”的名句,对军队全体投降而不抵抗颇为不满。但在中国历史上政权行将崩溃之际,军队以及贵族不再效忠向他们提供利益旧政权的现象频频发生。换言之,中共若遭亡党亡国,更多的原因是重复历史而不只是把苏联的昨天变成中国的今天。

消息称:习近平一直在防止军队苏联化,防止军队苏联化的重点不是它不再效忠现政权或党指挥枪的原则失灵,而是防止军心涣散影响战斗力。更明了的说法是“防止前苏联解体前舆论肆意攻击军队的现象出现,因为那是反动势力剥夺军人荣誉感的阴谋”。

中国军队的腐败程度远高于社会,这从内部消解了军队的战斗力。目前,军队内部较为极端的言论要求取消文工团,因为后者里面的人可以轻易获得升职,而在军队战斗、训练、边防、建设、医疗等称之为一线的人虽付出数倍的努力,也达不到同级职务。军队内部颇言“一首歌当正团,混副营二十年”。由于军内不满情绪太大,解放军总政治部下档并在报纸上公开内容,不允许对三级以上文职军官称将军。有评论说:“将高级文职军官称为将军,是官本位的顽固表现。”

网路水军大腕被指诋毁雷锋

按著文职军官与武职的对比,最高的“一级干部技术职称”相当于中将,二级相当于少将。陷入儿子轮奸案丑闻的著名军旅歌唱家李双江“相当于中将”,习近平的太太彭丽媛则“相当于少将”。在文件公开的前两周,另一位与彭丽媛齐名的军队女歌星宋祖英亦晋阶为“相当于少将”的二级职称。宋祖英还当了海军政治部文工团团长。虽然此议论明显是针对宋祖英的,但也有人说:军队的反腐败政策比地方的选择性更强,以至于在不公开的内部舆论中出现了“骂李骂宋不骂彭”的态势。

为了安抚军内不满情绪,不但解放军总政治部下档禁止称高级文职军官为将军(显然是习近平授意),而且习近平还在八月下旬签署命令给一个连级战斗单位以及两个一线军人荣誉称号。消息人士称:“后补吧!这应该在‘八一节’临近时办的,和授上将衔一起办最好。”

习近平的后补或曰“马后课”里面有一项资讯表明:在朝鲜战争中出现的战斗英雄黄继光生前所在连队(现隶属空降兵),被授予“模范空降兵连”,意在唤起军人内心英雄意识,在战争发生时为中共献出生命。为了让军人恢复荣誉感,特别是“让雷锋精神焕发新光芒”,习近平指令打击网路上对雷锋的“造谣”行为。抓捕网路水军大腕秦志晖,表面上北京公安实施,且被认为是新任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的“一把火”,但本质上是军队维护声誉的“清理网路涉军负面言论”行为。最初报导秦志晖被抓事件的《新京报》在新闻标题中并未涉及雷锋,而是说“凤姐干露露网路推手‘秦火火’被刑拘”,但很快,包括网路在内的诸多转载此消息的媒体,都将秦志晖“被指诋毁雷锋形象”作为标题。

文人政府更忧惧埃及化发生

对秦志晖被刑事拘留表现得最高兴的是军方鹰派名人罗援。他发表网文称:不仅自己是对越自卫反击逃兵的谣言得以澄清,而且军队的尊严也得以维护,云云。可以预见:到秦志晖被正式宣判之前,网上关于该事件的争论会一直持续下去。有舆论认为当局制造该事件的企图是打压微博言论,以便尽可能地保护腐败不受网路舆论揭发。

对于抓捕秦志晖及稍后对网路名人兼著名投资商薛必群以治安理由拘留,知情人士称:“这实际上是军方力量操纵的一次‘清网’行动,因为自电影《青春雷锋》零票房以来,军队士气极为低落,尤其肩负对日作战的南京军区。”更为微妙的细节是:发生在南京市新街口国际影城的《青春雷锋》零票房事件,时间是今年三月五日(即毛给因公殉职的雷锋题词五十周年纪念日),而秦志晖被“群众举报”的诋毁雷锋网路行为是四月份发生的。秦志晖四月份的网路行为到八月份才被“举报”,更证实了事件背后有操纵力量存在。

维护军队形象、捍卫军人荣誉似乎没必要大费周章,但是在防止军队出现苏联化的同时,习近平还要防止军队出现埃及化倾向,即不满的军人会在意想不到的时间或由上头发动埃及那样的政变。习已经采取了重大的防埃及化步骤:首先,对直接影响他与李克强领导的文人政府安全的北京军区进行了人事调整;其次,将有“打网”经验的傅政华提升为公安部副部长并仍兼原职(北京市公安局长),配合军方“清网”行动。还有,加强对一线军人的笼络,如上述“马后课”式的授予荣誉称号之举。

整体资讯战在国内全面实验

军方“清理网路涉军负面言论”还具有资讯战的含义。对内,是要威慑他们认为太过自由的网路精英势力,即给后者造成心理压力而使其不敢在诋毁解放军的同时,在网上散布美军如何强大的资讯;对外,表明军方不但在不懈地开发网路战力,而且能够随时实控网路,尤其军方使用尖端网路反间谍手段而致使外籍在华调查人员被逮捕。这种逮捕的表面执行者是中国公安,但实际侦查者是军方。正如此次“清网”是公安实施而背后由军方操纵一样。这样的合作远远超过了传统的“军地合作”意义,而是整体资讯战的组成部分。

外籍在华调查人员获罪名义上是违法搜集商人及公司隐秘资讯,实质上是因向其母国提供包括中共军方高级将领在内的高层贪腐资讯而被打击。因为军方高级将领的贪腐资讯不仅有利于在战争期间“某母国”反制前者,而且还是判断中共军队作战毅力的重要指标──将军过于腐败,士兵肯定不愿在战争相持阶段坚守,甚至会阵前倒戈──就像中国历史上屡屡发生的同类事件一样。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