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恐惧中坚持发声(组图)


【看中国2013年09月24日讯】知识分子如何面对官员贪腐、环境污染、道德沉沦及言论自由被剥夺的处境?在科隆举行的论坛上,来自中国与德国的作家、艺术家和博客作者进行了广泛的交流。

中国作家
流亡作家马建一直坚持记忆式写作

一场主题为“迷失的声音:与中国的另类对话”的艺术节于9月20日至21日在科隆举行。十多位来自中国与德国的诗人、小说家、艺术家和博客作者就文学艺术、现实政治及历史记忆等话题进行了对话。

本次艺术节由世界艺术学院两位成员--作家廖亦武和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会同科隆文学屋共同策划。主办者指出,近年来中国上升为世界经济巨人,在政治上却依然是一个侏儒。在中共控制了军、警、法及新闻媒体,掌控了全国一切资源、土地和财富的情形下,他们希望借助该艺术节的平台探讨知识分子如何面对官员贪腐、环境污染、道德沉沦及言论自由被剥夺的处境。

中国作家
中国知名作家、博客作者李承鹏

历史和现实的禁区

“2008年之前,我以为中国的灾难都来自美国、德国等西方霸权,就像党说的那样”,博客作者、作家李承鹏告诉德国的听众。2008年四川地震改变了他,他在现场看到“豆腐渣工程”校舍倒塌后,被压在瓦砾中孩子们伸着双手求救而不得,他开始明白真正的灾难来自身边的贪腐官员。从此他成为一个勇敢而尖锐的时事批评者,并作为独立候选人参加基层人大代表选举。

与李承鹏对话的德国博客作者、政治学者安娜·罗特(Anne Roth),2007年因为朋友突然被指控涉嫌恐怖活动被捕而开始利用博客发声,对政治、媒体及女权进行广泛的批评。李承鹏说,罗特在德国因为个人灾难而写博客,他在中国则会因为写博客而导致个人灾难,他的努力遭到来自官方的打压,新书宣传受阻,微博时或被禁言。

在2011年“茉莉花革命”中第一次被拘捕的作家冉云飞,与曾因“六四”坐牢、现旅居德国的作家周勍及德国作家来自前东德的作家卡特琳·施密特(Kathrin Schmidt)一起讨论了现实政治与历史记忆的关系。施密特认为尽管德国在反思历史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但是还远远不够。冉云飞则介绍说,“反右”、“六四”等历史在中国仍然是禁区。他说,中国作为一个“独立”的专制国家,比在前苏联羽翼之下的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更加严酷和变形。周勍认为包括受害者在内的中国人普遍对历史予以回避,“大跃进”、“六四”等历史灾难导致的个人悲剧,很多都随着当事人的沉默而湮没。他认为,挖掘个案比宏观描述更加重要。

民间修史,日拱一卒

流亡德国的作家廖亦武在讨论会上说,中国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垃圾场,他一直通过写作来完成逃离垃圾场的愿望。冉云飞认为必须保持对苦难的敏锐,诚实地面对一切禁忌,并坚持“日拱一卒”式的写作,最大限度地去除自我审查。他成功地动员了大量的“右派分子”撰写回忆录,留下了研究历史的原始资料。

作家野夫以写作家族历史而广为人知,这些写作揭示了中共建政前后被卷入历史风云中的个人悲剧。他因“六四”后辞去警职、协助民运人士而被捕入狱。他认为中共刻意遮蔽历史和掩埋历史,记录历史是作家的责任。野夫一直在进行“民间修史”工程。他认为网络提供了更多的可能,将过去被官方垄断的历史记录扩展到民间和个体。他还对中共基层治理进行了田野调查和研究。

中国作家
廖亦武现场演奏

作家马建对野夫的观点表示认同,他于1987年因为涉及西藏问题的小说《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遭到中共打压,随后流亡海外至今,但一直坚持记忆式写作。他在艺术节上朗读了以“六四”为背景的小说《肉之土》片段。

行为艺术家李心沫和德国作家苏珊娜·克林葛勒(Susanne Klingner)探讨了女权运动在中国与德国的现状。克林葛勒指出,德国妇女至今面临生育与工作的两难选择。李心沫则介绍了中国广泛存在的性别歧视,这种歧视随着经济发展还有所加强。她认为性别歧视和专制政权有同构性质,女权是人权不可缺少的部分,而且能够帮助中国人实现人权。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