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钱庄泛滥曝金融缺陷


【看中国2013年09月27日讯】近日,媒体披露了青年经济学者段育文对中国地下钱庄的一项调查:非法吸存、非法放贷的地下钱庄在大多数省份存在,多以标会、台会、互助会等形式出现。据福建福清警方侦破一地下钱庄案透露,每年资金流量上百亿元人民币,高峰时每天现金出入量以千万元计,远超国内不少地方分行。庄主沈鹏可随意调拨小钱庄资金和操纵外汇黑市价,形成了一个地下金融网络。笔者认为,地下钱庄疯狂、野蛮生长,不是偶然的,而是长期金融有效供给不足及金融改革严重滞后造成的。

首先,有效金融供给不足,营造了地下钱庄生存空间。从地下钱庄滋生空间看,多集中在民营经济发达和经济活跃的大中城市,这些地区往往金融需求最旺盛。然而,由于受银行严苛信贷条件及信贷定位偏向等因素制约,大多数中小企业和居民被挡在了信贷大门之外,使金融有效供给与金融需求不匹配,造成较大资金缺口。而事实上,金融供给缺口在全国具有普遍性。这种缺口倒逼大量中小企业和居民转向地下借贷市场融资,为地下钱庄营造了巨大生存空间。福清地下钱庄能迅速膨胀,得益于三大因素:适应市场需要、借贷简单快捷和兑换外汇方便。因此,遏制地下钱庄泛滥,必须重新调整银行业经营定位,改革现有信贷管理机制,突破单纯追求担保抵押的贷款模式,纠正银行千方百计把经营风险转嫁给贷款企业和贷款担保公司的做法;简化审贷环节,提高放贷效率;消除企业身份歧视,对所有企业实行一视同仁信贷政策;加快金融改革进程,推进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实现外汇灵活兑换;降低民营银行准入门槛,大力发展为中小民营企业服务的中小银行,改善现有银行服务体系,增加有效金融供给,铲除地下钱庄滋生的社会土壤。

其次,银行业自律能力脆弱,形成了地下钱庄“渗漏管涌”。从地下钱庄资金来源看,除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外,有不少资金来源于银行机构、国有上市公司和国有担保公司等。一些地下钱庄实质成了资金掮客,“利欲熏心”使地下钱庄和银行“沆瀣一气”。因此,遏制地下钱庄扩张,银行应增强经营自律意识,严格落实银监会颁布的“杜绝和严防信贷资金流入民间借贷市场”政策规定,加大贷款新规执行力度,杜绝银行资金流入民间借贷市场。同时,坚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治行方针,加强员工队伍建设,对违反禁令参与民间借贷活动的人员,一经发现从严查处,从而堵塞信贷资金渗漏管涌。

再次,对国有企业信贷监管缺位,开辟了地下钱庄“秘密通道”。从银行信贷投放和监管方式看,国有大型企业因资金实力雄厚和效益可观,银行对其贷款有求必应,甚至为扩大信贷规模央求其贷款。但银行对企业的贷款使用却处于粗放模式,导致监管严重缺位,造成了信贷资金“体外循环”。段育文的调查就揭示了“温州银行资金通过上市公司、国企等途径,流入民间借贷市场。银行低息贷款给国有上市公司,上市公司以委托贷款或直接高息发放出去。”因此,遏制地下钱庄蔓延,应管好国有上市公司经营行为:一是加强对央企经营监管,让管理层提高经营自律力,确保经营行为合规合法;建立大额流动资金使用报告制度,确保资金不流入民间借贷市场;建立资金违规使用责任追究制度,对将资金参与民间借贷活动的当事人从严惩处。二是改革银行信贷资金管理办法,对国有大型企业申请贷款,需有相应监管政府部门的明确意见,并详细说明资金用途;建立上市公司资金动态监控机制,对资金宽裕企业申请贷款以及信贷资金去向不明的,一律采取收回贷款和停止新贷款发放等处罚措施,堵死国有上市公司资金流向地下钱庄的“暗道”。

最后,居民储蓄存款利率过低,培植了地下钱庄“充足财源”。从居民储蓄存款利率看,我国几十年实行低利率政策,使民众蒙受了一定的经济损失。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民众投资理财意识觉醒,而正规投资渠道相对狭窄,民众不得已冒着风险,将资金投入民间借贷市场,为地下钱庄等非法金融活动提供了充足“财源”。在我国,凡发生非法集资和高利贷恶性大案地区,都有民众盲目追求高利回报因素的推动。因此,遏制地下钱庄猖獗,应加快利率市场化改革和开拓金融投资渠道步伐。一是在加快推出存款保险制度的基础上,尽快推进存款利率市场化,放开存款利率上限,扩大居民储蓄存款议价空间,让居民愿意将钱存入银行。二是各级政府及时开辟金融投资渠道,引导居民将资金投入政府投资项目或购买各类政府债券,同时,打破各类“投资门”限制,把民间借贷引入正途。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