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虚无主义为何盛行(图)

2013-09-28 00:13 作者: 顾土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对于抗战历史根本不提正面战场国军的艰苦卓绝、浴血奋战,都是以“消极抗战”一笔带过。(资料图片/看中国配图)

【看中国2013年09月28日讯】有观点称“近年来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盛行”,其实,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由来已久,何止是近年来,而是近几十年来一直在盛行,多数时候还可以大行其道。

对中华民国历史的叙述和评价,长期以来就是最典型的历史虚无主义。从袁世凯、段祺瑞、吴佩孚、张作霖一直到蒋介石,多少年的历史书籍都是一棍子打死;抗战历史根本不提正面战场的艰苦卓绝、浴血奋战,都是以“消极抗战”一笔带过;在我的青少年时代,接受的上个世纪上半叶的历史教育里面,只有中国的一隅和一部分人中间发生的事情,而在更广大的地区还有更多的人在生活,还有一个政府,还有很多影响当时中国历史的重要事件、制度建设、执政内容和经济发展,从未提及;包括南京大屠杀、慰安妇等历史关键词是在1980年代以后才再次进入大众视野的,而在此前的近30年中竟然销声匿迹了,各种重要抗战历史事件的博物馆、纪念馆也是在1980年代以后才逐渐建成的,以前的革命历史博物馆只有阶级斗争。

文革是历史虚无主义鼎盛时期。彭德怀和林彪这两位中共抗战历史中指挥打过大仗和硬仗的将领在历史叙述中先后失踪,百团大战和平型关大捷连说也不说了。林彪开始时居然变成井冈山会师的首要人物,叫做“毛林会师”,还在绘画中与毛泽东站在了一起,9•13事件后,他又成为自井冈山起就对革命灰心丧气,怀疑“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代表人物,不但井冈山时期,就连辽沈战役,其革命战争的历史功绩也都成了反面教材。刘少奇,这位国家主席的历史被说得一无是处,最终被定为“大叛徒、大内奸、大工贼”;陈伯达则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沦为“历史上一贯反共”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在全国,还有自上至下的无数人,其历史也由从前的革命经历而被抹黑为“历史反革命”,例如大大小小的叛徒集团和反革命集团,以致最终否定了中国共产党自己的革命历史,最后还否定了文革前17年的历史。

所有政治运动无不以历史虚无主义为思想基础。对电影《武训传》的批判进而对武训其人的全盘抹杀,对胡适思想的污名化、对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对电影《清宫秘史》的肆意曲解、对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的攻击及至对历史上清官的诬蔑、对孔子和儒家的大扫荡、对清末改良派的长期歪曲、对法家的热烈歌颂,哪一个不是彻头彻尾的历史虚无主义?在所有政治运动里,文革的10多年,是对中华文明五千年历史的一次彻底全面的虚无,这在文革结束时曾经成为全国上下的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为什么得以长期盛行呢?

历史研究不能独立。历史研究多年一直依附于政治,直至直接为阶级斗争、政治斗争服务,其结局自然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尚钺先生一生深受依附史学之害,1981年他在《光明日报》撰文悼念好友华岗时说:如果今日某人曰“此”,则纷纷写文章曰“如此如此”;明日某人曰“彼”,又绞尽脑汁写文章曰“如彼如彼”,这不是研究历史,只能是糟蹋历史。

历史学术有诸多禁区。近现代历史研究常年这个不能说那个不能提,禁区不少,既然是禁区,自然就有空白,近现代历史中的虚无也就理所当然了。如果都不能说也就罢了,还可以等待来日,但往往是一种倾向的观点可以说,甚至是胡说,另一种不同意见则不能说,而历史研究又必须经过争论、辩驳,才最有可能接近历史真相,这样的结果,肯定真伪难辩,虚无横行,让大众不明真相。

历史研究与普及读物、社会知识长期割裂。很多历史事实,经过反复考证,在学术专家中已经达成共识,在过来人中也已经逐渐澄清,但普及读物、历史教科书、社会常识里却还依旧沿用过去的错误说法,甚至是文革时期的说法,例如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的领导地位等等。当历史研究的结果没有普及到大众中的时候,历史对多数人而言,依然是虚无的、虚假的。

相关档案不开放,相关数据应该有统计却不去统计。研究现代史历史中诸多重要事件和社会发展进程,主要的依据就是挡案,而在和平年代,档案保管应该是最为齐全的,但许多档案却至今看不见、摸不着,没有确实的档案作为史实依据,这样历史能不虚无吗?和平年代,任何事件都应该拥有完备的统计数据,即使刚刚过去的事件,也有充分的条件去统计,比如1950年代初就应该统计南京大屠杀的所有数据,1960年代初就应该统计三年困难时期的各类数据,1070年代末期最晚1980年代初期就应该统计文革的各类数据,但都付诸阙如。结果,许多历史事件引起了本不该发生的数据争执,有的分歧竟达千万,这样的“虚无”怪谁呢?

董狐直笔的优良传统一再被众多学者抛弃,从前屈从于权力,后来听命于金钱,或者权钱兼附,曲学阿世者多多,钦定史学、歌德史学、马屁史学、乌纱帽史学直至金钱史学多年得宠,这样的史学家理所当然就成为历史虚无主义的承继人、发言人、忠实信徒了。

以史实为依据,是历史研究的基本原则和根本方法。回想这么多年,史学家们能够以史实为依据的研究环境究竟又有多少呢?环境无着,遑论虚无!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