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为何热衷包养“二奶”和情人?(图)

2013-09-28 22:47 作者: 蔡慎坤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2/12/03/20121203103309917.jpg

【看中国2013年09月28日讯】如今弥漫官场的情色淫乱之风越刮越猛,人们从各类新闻报导中或现实生活中,都知道有太多的官员包养“二奶”和情人,没有查处的当然不好说,几乎所有被查处的贪官,背后都会曝光一大串“二奶”和情人,有些贪官的“二奶”和情人甚至多达上百人!

被判死刑的杭州市副市长许迈永,不仅贪污受贿两亿多,还拥有数十个官员情人;原重庆市委宣传部长张宗海的口头禅是,非大学生不要,非漂亮的不要,非处女不要,“甯吃鲜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原重庆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兼广播电视局局长张小川,更是包养了几十个姿色出众的情人;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包养了情人146 名,并且公开以此炫耀;安徽宣城市原市委副书记杨枫同时包养7个情妇,为了防止情妇们争风吃醋,运用进修时学来的MBA管理知识,让首席情妇用分类法统领其他6个情妇;湖南省郴州市原副市长雷渊利,攫取数千万主要用于包养“二奶”和情人;原广东省高官陈绍基、王华元,都拥有各自的“二奶”和情人,由此可见官场的情色淫乱现象已很普遍。

由知名女商人李薇、公安警花王菲开创的“公共情妇”这一新名词,歌手汤灿更是把“公共情妇”的角色发挥到极致,综合媒体网路的报导,与汤灿保持不正当性关系的高官不下十人,其中不少官员还未落马。
  
近年来落马的贪官大都涉及到“二奶”和情人,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和他的得力干将张曙光都是如此,有些官员甚至常常带着“二奶”和情人参加出席公开活动。在一次旅游招商酒会上,江西省瑞金市旅游局主持工作的副局长钟胜桢口出狂言:瑞金市正科级以上的干部谁敢承认自己带伙计(当地土话,带伙计指包养情妇)?我就敢承认,你们敢吗?

敢于在大庭广众之下炫耀自己包养情妇的官员并不多,往往需要很大的勇气!不可思议的是,瑞金是中共红色根椐地,在此任职的官员应具备基本的道德品行。这些官员却过着声色犬马的淫乱生活,完全背弃了作为一个党官的基本操守。

许多官员处于严重的精神分裂状况,嘴上说的是马列主义社会道德,肚子里却是男盗女娼龌龊透顶,包括中央编译局的马列主义理论权威都是如此,其他官员理所当然上行下效。

2013年4月3日,曝光浙江省温州市委秘书长吴开锋婚外情的上海白领张某微博呼吁调查温州“专门给官员介绍女朋友”的吴王芳。张某称,吴王芳是不少温州市领导的女人,在北京、上海、杭州拥有数套房产。吴王芳被称为“公共淫媒”,将她介绍给吴开锋的那个人,同时肩负着给温州市其他官员介绍“二奶”和情人的任务。
  
温州的吴王芳、张某与重庆雷政富事件中的肖烨、赵红霞类似。去年十八大后爆发的重庆雷政富事件,将肖烨团伙为了包揽工程而设局,将至少重庆10名厅级高官俘获,拍下他们与赵红霞等女子性爱视频的丑闻曝光,再次引发重庆官场地震,而肖烨的“红粉军团”成功色诱雷政富等高官则发生在薄熙来主政重庆时期。

几十年前,官员淫乱情色丑闻等同于政治生命自杀,曾几何时,个人作风问题与政治立场、贪污腐化一起,常常成为官员落马的主要罪状。官员婚外性行为一般都会小心翼翼,特别是基层官员要想保住官位,更要管好自己的下半身。

今天的官员不再对情色淫乱之事躲躲闪闪,并且成为情色淫乱市场的主力大军。社会上有一种流行说法,论到官场的私密关系,必须具备下列几个条件:“一起下过乡,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一起分过赃”。如果不是这样,在官场中没有前途,甚至会受到排挤和歧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