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多地遭白蛾袭击 孩子不敢回家(图)



河北多地遭白蛾袭击

【看中国2013年10月05日讯】

踩着毛毛虫“杀”出胡同

9月18日清晨,衡水桃城区成教生活区的一处幽静院落。当66岁的男主人韩振山推开门时,眼前的一幕把他惊呆了。“从地上到墙上,从门上到窗上,院子里爬满了白毛黑身的毛毛虫”,这些毛毛虫韩振山此前见过,但从未见过如此的密集。毛毛虫们的突然“造访”,把韩振山吓了一跳。

韩振山只好放弃了遛弯,在家里开始清理这些不请自来的“客人”。回想当时,用韩振山的话说,“实在太恶心了”。一个早上,韩振山仔仔细细地将这些毛毛虫扫了下来,收集了整整一塑料袋子。

当他拎着一袋毛毛虫出门倒掉时,狭窄胡同的墙面和地面竟也爬满了毛毛虫,韩振山踩着毛毛虫“杀”出一条血路才出了胡同,尽管行动迅速,仍有从屋檐落下的虫子落到了身上。

这时,韩振山才注意到,这些虫子是从邻居家的杏树上爬下来的。邻居家常年无人,院里的杏树由于疏于打理,枝叶蔓延近百平方米。就在前几天,还是枝繁叶茂的杏树,现在树叶明显少了很多,多了不少粘在树叶上的虫网,还有很多毛毛虫在树枝上蠕动。

让韩振山更感恐怖的是,仅仅过了3天,邻居家的杏树就成了光杆儿,所有的叶子全部被这些毛毛虫吃光了。当他将这一情况反映给桃城区林业局林果病虫害防治检疫站(以下简称检疫站)后,才得知,这些毛毛虫就是美国白蛾

25日不到7点,桃城区林业局检疫站站长朱俊茹便赶到了位于路北的一个苗圃场,这个苗圃场占地80多亩,她带着喷雾机到这里防治美国白蛾。到下午1点多,朱俊茹和工人们刚刚收工,她的电话又响了,职教中心的院子里有几棵树上发现了美国白蛾。为了节省时间,朱俊茹和工人们只简单地吃了几个包子,又开始急匆匆地备药,赶往职教中心防治。

朱俊茹说,从3月到现在,他们一天都没休息过。今年的虫害很严重,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毛虫进院吓跑女主人

接连数日,在衡水武强、景县、枣强、武邑、故城进行走访,走到哪里都能看到美国白蛾的身影。当老百姓们还不知美国白蛾为何物的时候,这些外来生物已经发动了“进攻”,张开大嘴肆意啃食着田间屋旁的树木,一棵棵树叶繁茂的榆树,一夜之间就成了“秃头”。

走访中,老百姓说得最多的是,从没见过这么多毛毛虫。

9月27日,武强县北代乡尚北代村的老李又在院子里喷了一遍药,这已经是他打的第三遍药了。就在5天前,他突然发现门前的几棵榆树竟没了叶子,自己的20亩杨树也成了光杆儿,这时他才见识了美国白蛾的威力。

仅隔了一天,这些白毛黑体的毛毛虫便占领了老李家院子里、大门洞的墙上。看到越来越多的毛毛虫,老李的媳妇被吓得躲到了娘家。

这些毛毛虫是美国白蛾的幼虫,别看身材小,胃口却不小,而且食性也很杂,上百种植物都是它的食物,但它们最喜欢吃榆树、桑树和椿树的叶子。由于其是外来物种,天敌极少,繁殖能力十分强,如果防治不及时,就会造成严重后果。

景县洚河流镇葛家院村的刘宝池说,以前从没见过这种毛毛虫,可今年不知从哪里冒出了这么多,村里的榆树、枣树和杨树叶子几天内,都被啃光了。毛毛虫们又将目光瞄向了菜园子,农民们只好在菜园里喷药治虫,没想到,这些虫子又转移到了玉米地,玉米叶子也成了毛毛虫的口中餐。

在往年,只是在疫点或者个别区域,发现有美国白蛾疫情,而从今年开春截至目前,该市大部分乡镇不同程度发生了美国白蛾疫情,其中个别乡镇、村发生较为严重,呈现扩散加快、点多面广、虫口基数增大的态势,这在往年是从未发生过的。

虫子爬满院孩子不敢回家

近些天,不堪毛毛虫骚扰的不光是泊头市张官屯村,还有河间市北石槽乡的一些乡村以及献县西部的一些村庄。

9月26日上午,泊头市富镇张官屯村58岁的村民张树怀,背着喷雾器正在院外丝瓜架旁忙活儿。

“院子里的柿子树、枣树、槐树都被毛毛虫啃光了,现在又转移到丝瓜架上来了,不打药的话,这一架丝瓜恐怕也保不住了。”张树怀一边娴熟地启动喷雾器向瓜架喷药,一边向记者介绍情况,随着白色雾水溅落到丝瓜的枝叶上,一个个灰黑色躯体上长满白色刺毛的毛毛虫接二连三地掉落到地上。

张树怀说,最近一个月以来,他几乎隔三差五都要往自家的树上、蔬菜上喷洒一遍药水,但即使如此也收效甚微,院子里的大树早就光秃秃的了。其实,烦恼的并非张树怀一家,张官屯村全村的父老乡亲这些天来都饱受毛毛虫的侵扰,“大伙儿都被毛毛虫折磨得快疯了,都盼着天快冷下来冻死这群家伙儿呢。”张树怀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抱怨道。

在张官屯村村南的一处民房旁,屋后种着十多棵参天大树,然而,令人惊诧的是,这些大树上的树叶大多已被毛毛虫啃光,树枝上零星的几片残败枝叶孤独地在风中摇曳着,让人很容易恍然以为这里已经进入寒冬季节。民房后的墙壁上不知什么时候密密麻麻地爬了一墙毛毛虫,看得人不免奇痒难耐,站在大树下的一位大妈一边和记者聊天,一边从容地从脖子后的衣服内抓出一只毛茸茸的毛毛虫:“这虫子不蜇人,不过蹭上皮肤后感觉非常痒痒,得过好大一会儿工夫才能消除这股痒劲。”

看到爬满墙的毛毛虫,张树怀背着刚打完的喷雾器回到家中又灌了一箱药水,药水喷射后没多久,墙角处便堆积了厚厚的一层毛毛虫的尸体。“这还不算是最多的,家家户户几乎每天都要往外倒三五簸箕。每天毛毛虫爬得满院子都是,四处乱爬,不关门窗都不行。”带着两岁儿子回娘家小住的张瑞媛,说起毛毛虫来言语中带着异样的惊恐。

她说,晚上儿子睡觉时忽然看见炕上爬着一条条毛毛虫,吓得孩子再也无法入睡,闹着要回家。

虫害恐怖来袭惊呆七旬翁

“已经完全影响到了村民的生活,屋子里已经被毛毛虫占领了,墙壁上、房顶上、炕头上都有毛毛虫的踪影。”一位农妇说,有一天晚上,全家人正准备吃饭时,她刚一揭开锅盖,“猫”在屋顶的一只毛毛虫便在升腾的气雾作用下“啪嗒”一声掉进了饭锅里,“像我们家这样的情况,很多人家都曾经历过,简直没法生活啦!”。在这条狭窄的胡同地面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尸横遍野”的毛毛虫。“有的人家几天不打扫就要推出去一小车子,堆在一起点火烧死它们。”

73岁的张守献老人说,他家在村外有三亩地的速生杨已经种植了五年时间,“今年全部被毛毛虫吃光了,活到70多岁,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多的毛毛虫。”老人的老伴赵蕴真今年71岁,她在家里开了一个小卖部,因为随处可见的毛毛虫,老人小卖部的生意受到了很大影响,“谁家开店成天关着门呀,可是不关门毛毛虫就爬得满屋子都是,货架上也会爬满,还怎么卖东西呀!”老人说,因为村里毛毛虫成灾,吓得在县城上高中的孙女都不敢回家,“前几天放假,孙女不敢出门,成天把自己关在屋里,什么时候是个头呀!”

在献县河城街镇孙东城村,村民李金泉一家也在为毛毛虫而烦恼,他家门口的一棵臭椿树和一棵老榆树已经被毛毛虫啃食得光秃秃的了,院子里的一棵柿子树也被啃得枝叶支离破碎,就连老母亲种的萝卜、扁豆、大葱等蔬菜也未能幸免于难。“本来老人想种些无公害蔬菜留着送给亲戚朋友吃,没承想招来这么多毛毛虫,现在已经喷了很多遍药水了,但仍旧无济于事。”李金泉很无奈地说。在与衡水市阜城县交界的沧州市泊头富镇小芦屯、小赵屯等村庄,在与廊坊市大城县交界的沧州市河间北石槽乡等地,很多村民也为毛毛虫所扰,生活受到了极大影响。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