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挖挖”“满城挖” 南京市长一语成谶 (图)


【看中国2013年10月18日讯】季建业,被当地居民称为“季挖挖”“满城挖”、“推土机市长”,接受组织调查,这不只是他个人的悲剧,而是再一次拷问领导干部的发展观、政绩观,以及如何构建权责相匹配的、对民敬畏的强有力监督机制。

昨天下午四时左右,江苏一场商务活动刚刚开始,主讲嘉宾正在激情演讲,一位与会官员处于静音状态的手机屏幕上突然跳出简短的一句话:南京,季被双规。

就这6个字,让他愣了一下。沉思片刻,他似乎漫不经心地把手机从左手茶几移至右手的茶几,与会的另一位官员会意地看到这条短信。几分钟后,有人悄然离场去卫生间打电话。再过几分钟,更多人的手机中跳出相关内容,更多的人离席去卫生间……

下午四点后,新华社江苏分社有记者实名微博就此发布消息后又删除,但网友的截图在微博上疯传,香港大公报的网站亦挂出了江苏记者站站长的署名消息,事件似乎在日益清晰。下午5点后,江苏有关部门面对潮水般纷至的境内外媒体询问,都保持沉默,回答只有简单的一句话“请不要抢新闻,以官方正式公告为准”。

2013/10/17/20131017225946597.jpg

事情最终在10月17日清晰。根据新华社17日发出的报道,记者从中央纪委获悉,江苏省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季建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季建业,被当地居民称为“季挖挖”“满城挖”、“推土机市长”,接受组织调查,这不只是他个人的悲剧,而是再一次拷问领导干部的发展观、政绩观,以及如何构建权责相匹配的、对民敬畏的强有力监督机制。

“当市长时干书记的事,当书记时包市长的事”

如果在百度里输入南京市市长季建业,搜索到相关条目中,跳在最前面的,不是季公开的政务活动,而是有关“季建业博士论文造假”、“季建业被‘双规’”、“季建业在扬州的N个情人”、“季建业从扬州拆到南京,从雨污分流和保障房上赚了多少钱”等内容的原生态博文,这些博文长时间挂在网上,有的文章存世时间已近两年之久,并未有任何删除。

“风起于青苹之末,无风不起浪。一个高级干部长期被这些负面事件缠身,并且官方从未有过正式而有力的辟谣,这是十分耐人寻味,也是能说明问题的”。一位高级别官员昨天说。

官方公开资料证实,季建业的仕途起步起步于昆山,先后在苏州扬州任职,其风格强悍,“在下面当市长时喜欢干书记的事”,而等他到了地级市当书记时,又喜欢亲力亲为“干市长的事”。

他在扬州那几年,大搞城市建设,当地百姓关于他有一句顺口光熘,“脚一跺(扬州话音同‘得’),拆拆拆;手一挥,推推推。”他喜欢“一竿子到底”,直接过问具体事务。

季建业离开扬州后,当地一位干部不无讥讽地讲了个真实的故事。有个双休日在家,上门收垃圾的人刚走,夫人就告诉他,这个上门收垃圾的人自我介绍说,这个片区负责垃圾清理和经营的“老大”,都是“老季打过招呼的”。他听后哭笑不得,“虽然极端,但并不一定是完全空穴来风,符合他的性格。”他说。

而在南京一外资背景开发商则在多个场合神秘地表示,他与季交结甚深,经常陪他一起出国活动。“从昆山到扬州,从扬州到南京,我们都一路做好服务”。

季履新南京后,曾在地市级党报工作过的他,谙熟媒体之道,他会打煸情牌。无论是第一次与媒体见面,还是每年的省和地方“两会”上,都会给媒体记者以“小清新”和“小惊喜”,让媒体保持足够的兴奋点,与其保持良好的互动。

一个佐证是他履新南京与媒体见面时,有一句著名台词:进入中山门,就是南京人。当地有媒体煽情地说,“这是春风化雨般的声音,新市长亲切随和的话语一下子拉近了和南京人民的距离,南京人民对新市长造福这座城市有了更多的期许。”

在一次新春媒体见面会后,当地某报甚至刊出一张市长与跑政府条线的美女记者的“亲切合影”,市长请美女记者“向全市人民拜年”云云。

“南京三年大变样”

南京是六朝古都,历史遗存丰厚,山水城林俱佳,但季建业甫一抵宁,即大兴土木,提出“要把南京来个大变样”,全城开挖、尘土飞扬。

几年下来,从机关干部到普通市民都颇有怨言,“南京是个特大型城市,不是昆山、也不是扬州这样的中小城市,罗马城不是一天就能建成的,哪能这样满城挖呢?”

“南京成了个大工地”,“河西奥体新城一条八车道的主干道,完工才三年,今年春节后突然被整体挖了重建高架,过去从来不堵的这一地段,现在比主城还堵,真是钱多得花不完了。”家住河西万科金域堤香的一位省级机关干部曾向媒体发问。

每年的省市两会上,都有代表委员在小组会上公开“放炮”提议,省人大向南京转了多份关于南京城市建设中突出问题的提案议案,但效果不彰,“他总有理,理总在他”,一位江苏省人大代表说。

人们开始抱怨“南京从来没有象今天这么脏、这么堵、这么野蛮,满城开挖到处是工地。”但在一次城市建设动员会上,他有段被当地媒体誉为“很出彩”的即兴发挥:“南京,古称建邺,我季建业就是被南京人民拎着耳朵,耳提面命来建设新南京大业的。”

“我再干几年就要退休了,有人说你这么投入干嘛?你傻不傻?我说,我还是想要为这坐城市、为这里的人民多做些打基础的事,多做些功在当代、利泽千秋的好事。”在不久前南京“亚青会“的一个会议上,他介绍

说,“南京现在开工工程量很大,但都是造福子孙后代的事。地上地下的工地数量,虽不好与奥运会前的北京比,但已不逊于世博会前的上海,在地下施工的盾构机只比当时的上海少一台……”

季建业的作风被同事认为专断蛮横霸道,每听到、看到他不满意的,会拍桌子打板凳地摔掷文件,甚至愤怒地将报告当场撕掷地下,拂袖而去,周围的人目瞪口呆,下不了台,“下面的人有时真的很崩溃,挨了骂家都不敢回,连夜开会布置,只能发疯地加班加点下劲搞,有时甚至于会不择手段地蛮搞”。一位南京市级机关干部说。

检索当地媒体关于季的报道,一度充斥其关于“南京城市建设三年大变样的”口号。“季的特长是搞大项目的强势推进,往往在没有任何规划的情况下,现场办公拍板,事后再按他的方案补手续。他拍板的市政工程项目,督察力度很大,有时甚至要一日一报。

有些执行力不足的区长和部委办局负责人,经常被他当众骂得狗血喷头。面对“推土机市长”的责骂和高压,有些区县干部只能任务层层分解,一级压一级,限时限量完成。一些强拆项目,甚至提出底线是“只要不死人,不死在现场,什么手段都能用”。于是各种“瞎来、蛮干、发疯”的事情层出不穷。

为了证明对于一些强拆项目的合理合法性,南京一些部门动辄就拿出“季市长的现场办公会纪要。”这些文件甚至频繁地见诸于南京各级法院的庭审现场。南京的一位律师告诉记者说。

这位律师本身就是一个被强拆的对象,他最近又接受了玄武区多位拆迁户委托,因其受理的拆迁诉讼,其所在的律所一再受到相关部门压力。

记者在南京采访多家律师事务所,几乎所有受理过拆迁户委托的律所,都被相关部门威胁:“你们所还想不想年检了?钱赚多了,不想混了,想要跟政府玩?”现在南京的各大律所,碰到拆迁诉讼都在躲。当地不少拆迁案件,都由其他省份的律师在承接。

“实际上,南京每年那么多关于拆迁的行政诉讼案,最终的裁定权和结果都掌控在他们手上,老百姓常常是赔了精力又赔钱,最后还被以‘助搬’(帮助你搬)之名强拆。”上述律师说。

家住南京后大树根滨临玄武湖风景区的居民,今年春节刚过,遭遇强拆,其中多人是下岗多年、生活十分困顿的老国企职工。有一户郑姓人家有两个肿瘤病人,还有一个老年疾呆症患者,但房子照样被强拆。“周围的房价都超过3万元一平方了,他们以一半的价格要把我们住了几代人的原住民赶走。我们到哪去买房子呢?”当地居民说。

黑恶势力染指南京拆迁

季建业的“满城挖”,以今年春节后各区县喜迎青奥的“竞赛式拆迁”而达到高潮。一些列入拆迁的项目,事先没有任何立项规划和公示,搞突然袭击。

“春节后的一天早上,门刚一打开,赫然看到门口贴着一张区政府的房屋危旧房改造的征收公告”,家住南京长江路青石街的一位居民愤怒地说。“我这90年代的房子才十几年的房龄,怎么他说是危旧房就是危旧房了?鉴定证书呢?没有。你跟他理论,征收办又改口说是政府重大公共利益需要。”

而对于什么是重大公共利益?当地政府部门吞吞吐吐,罔顾左右。征收工作开始后,城管、法院、街道一起上,建“巡回法庭”、组成“联合执法队”,甚至用黑社会性质的恶势力。

南京新街口早几年的强征强拆中曾发生过马自达车主翁彪自焚事件,甚至有拆迁户被逼得精神失常从楼上纵身跳下的恶性事件。

然而,伤疤刚好就忘了痛。今年以来,翁彪当年自焚的现场,一条马路之隔的征收地块,征收办和居民旗幡招展,相互对峙。一些拆迁地块高音喇叭嘶声力竭从早喊到晚,机关干部被勒令签完拆迁协议再上班,经营企业的拆迁户被威胁“你不签就查死你”。某小学一个7岁的二年级孩子,父母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区领导找教育局长谈话了,教育局长找校长了,说宝宝的奶奶是‘钉子户’,再不拆迁就要宝宝回家不能上学”,

在拆迁的各中威胁协迫手段中,最有效的是用动用“活闹鬼”(黑社会)。

一些“道上许久混不出名堂”的人,这两三年借助拆迁发财了,对难啃的拆迁进行“项目包干”,以“拆迁综合服务“为主业,拔一个钉子多少钱。于是“左青龙右白虎”的黑道人物呼啸而至,点名道姓威胁拆迁户:“606,门窗关关好,出门要当心”,你一报警,他又呼啸而去。

有当地居民反映,甚至个别人对八旬老人,“上去就是一个嘴巴子”,八岁小孩,大冬天也能往领口里倒冰水。拆迁户平常各种骚扰恐吓不断,用胶水堵锁眼,洒几把黄豆堵小区的下水道,粪便等脏水四溢,臭不可闻,禁放的震天雷震破了小区的玻璃,老人被半夜里的巨震吓得血压骤升、心脏病发作……一些区领导坦言,这招最有效,只要现场不死人,大家都这么弄,上面逼工期和进度,要绩效,只能这么搞才有效。

风起于青萍之末

今年五月间,季建业遭遇了第一波“寒流”,也许一切就从此改变。

有境外媒体报料说,季常年不在市政府的办公楼上班,而喜欢在高档酒店办公,市里各部委办局和区县主要负责人汇报工作、呈报文件都到这家名曰汉府的高档饭店去“面圣”。他不高兴的时候会“随手把文件一扔,接着就是倾盆大雨的斥骂”。一时间引起轩然大波。

事后,季动用各种关系进行“公关”,才平息此事,并为此多次向省和北京方面说明”绝无此事”,以自证清白。但此后,网上一度关于其被“双规”传闻不断,耐人寻味的是,对这一传闻,南京市唯一一次为这位市委副书记、市长辟谣的,是市政府的台湾事务办公室,这样的做法给人以更多的猜测和联想。

今年国庆节后,本应该由季建业带队出访英国的行程,被有关方面叫停,这也许是一个更为清晰的信号。

今年国庆期间,记者遇到一位江苏省老领导。他说,过去大院门前偶然有上访户,多以苏北来的居多,欠发达地区的一些基层干部侵犯群众利益,上访是难免的。而这两年,一个怪事出现了,许多时候,一大早坐到省委省政府门前的都是南京人,再一问以本地拆迁户居多,并且呈激增态势。关于南京暴力强征、强拆的报告不绝于耳,由于拆迁执行层面的简单化和野蛮操作,一些地方矛盾激化,群体性事件的风险隐患加大,省里对南京在这方面的工作是有看法的,有些做法确实不象话。前两年,南京中心区有个区长因拆迁中的贪腐行为而落马,而南京江南八区的拆迁办连续发生腐败窝案,他们不吸取教训,不从制度完善上下功夫,照样蛮干,最终必然会铸成大错。

这一切,果然一语成谶。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