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叫成全(图)



网络撷图

【看中国2013年10月19日讯】他刚进初中那年,母亲抱回哇哇大哭的她,她哭是因为饿,尚不知失去双亲之痛。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他异常欣喜。

他读高中时,牵了她小小的手,送她进幼儿园,她总是在他松手的刹那,用力扯下他来,踮起小脚,柔软的小嘴在他颊上亲一下,再亲一下旋即转身,跑向她的教室。他总担心她摔跤,跟在后面喊:小妹,慢一点!她快乐地应答着,却不转身,小裙的蝴蝶结在奔跑中,展翅欲飞。

高中毕业,他考进本地学府,她正好七岁。医生说,七岁是做心脏手术的最佳年龄。他请假,和妈妈一同照顾她,他看见父亲签字的手在颤抖,心便紧了又紧,却买了她最喜欢的卡通漫画,一字一句,惟妙惟肖地读给她听。术后她醒来,费力地叫了一声“哥”,声音飘渺如云烟,惹得他跑出病房,抱着医院的水杉树如孩童搬大哭。

他大学毕业,很多次机会可以去更大的城市,找更适合他的工作,可是他始终不肯。母亲催促,他只是沉默,急了才说:“我走了,小妹会死掉!”母亲骂他乱讲话,却不再逼他去外地。

初夏,菱角新上市,她便吵着要他买来吃。他不肯,怕硬硬的菱角磕破她的手或唇。她便假装呜呜哭泣,却透过手指缝看他的反应。他明知却也不揭穿,依了她,买下两斤菱角,一个一个用菜刀拦腰切断,再一个一个挤出粉白的米来。她只顾见了丢进嘴里,急得他连声喊:慢一点,小祖宗!她得意一笑捡一个大粒的,扔进他嘴里。

她高中,身体更虚弱,成绩总是不及人家。他索性换了份清闲的工作,薪水少了很多,却可以每日下班回家辅导她。她哭,他哄;她笑,他也笑:“小妹,你几时才长大?”

她进大学,他已近而立,依旧单身。她开始带男孩子回家,开心甜蜜的模样。母亲催促他结婚,他只好谈了一个女友。她见了,很礼貌地叫他女友为姐姐,彼此牵手去那个叫啊呀呀的小店买女孩子的红妆。

开春,他在女友的要求下去北京发展,担心着她,她轻松地笑:“老哥你怎么那么啰嗦,什么事,爸妈和男朋友替我罩着啦!”

秋天,没有任何语言与铺垫,就像她的生命悄无声息的就快要逝去。

她心脏病突发,他匆忙赶回,却再也听不到她叫他一声“哥”……在医院里,曾经当过她男友的男孩子拉住他说:“我从来就不是她的男朋友。她是让我冒充一下。因为她欠哥哥太多太多,要给哥哥正常的生活。

第二天,他一如既往回家收拾她的小房间,希望奇迹出现,能等待她回来。他在梳妆柜上找到以前他送给她的不倒翁,下面用小刀刻了几行字: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他终于控制不住,失声痛哭。

流年逝水,转眼一年过去了,他与新交的女友结婚生子,而女友长得像极了她。他想,这也许是上天注定的吧。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