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教授被北大除名 很新鲜

2013-10-25 21:58 作者: 李晨辉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10月25日讯】夏业良教授,据说被北大除名了。在偌大的中国,这是一件很新鲜的事。许多的庸官、狗官们,干了多少伤天害理、丧尽天良的事,但据说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据说要花掉比培养一个飞行员还要多的银子,所以,相当多的官们,一旦被揭发、被暴露,往往还要千方百计地被保护保护。所以山西的一个干部被告倒,要花掉多少个联名干部,上天入地般的心血和精力;所以季建业这样的干部,尽管老早就在老百姓的口碑中声名狼藉,但还是可以不断地得到提拔和升迁。就算是被处理,多半也都是浮皮潦草,浮光掠影,甚至过不了多久,就又换一个马甲,从另一块水面上复出,继续干着和从前根本没什么区别的事情。再比如说“伟大领袖”毛老人家吧,尽快在他执政期间,给中华民族无数人,造成了深重的灾难。这要是在一个正常的国家,这种人,即便是把牢底坐穿,也未必就能赎清他老人家的罪过。但是,尽管他手下的那些亲信、左膀右臂们,甚至连亲老婆、亲侄子,都一个不落地身陷囹圄,唯独这些人的总指挥、总策划,却可以置身世外,搞什么三七开。为什么却要对其实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的夏业良,斩尽杀绝,不给人家留条后路呢?夏业良虽然名为教授,可他毕竟还是一个要靠工作、告工薪来糊口的工薪一族。你把他的吃饭的饭碗给掳去,那么,从今往后,你让他靠什么来养活家人,养活自己呢?毕竟他并没有犯下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过。

按照北大的说法,好像只是因为他连续多年,在北大的业务考核中,排名倒属第一。而第一,排名倒属第一,就应该,就可以被除名吗?首先,北大从前有没有这方面的明确规定,说是只有连续多少年排名倒属第一的话,就要被学校除名?如果有,请公布一下,从前的相关官方档。如果没有,那么,你们这样的处理,又是不是太随意?第二,全中国,学校,各种单位恐怕得有成千上万个。每个单位要是考核的话,肯定哪一个单位,都会有那倒属第一的。如果仅仅因为倒属第一,就可以被除名,那全中国,岂不是每年都会有多少万人被除名?而且,年年考核,年年都一定会有倒属第一的,那岂不是年年都会有无数人被除名?这样的话,这个国家,岂不是乱套了吗?第三,他们的这个考核,究竟有多大的可信度,本身是否科学,还是个大问题。我们都知道陈景润,大学毕业以后,一开始去教中学,因为表达能力太差,曾一度被学生哄下讲台。陈景润这样的,要是业务考核,弄不好怕也会年年倒属第一。可是,他后来换了一个岗位,专门研究数学,结果成了杰出的数学家。北京大学,做为我国的最高学府,他并不仅仅是一个教学单位,同时还应该是一个学术、研究机构。夏业良如果真的教学不行,完全还可以安排他到别的部门去试上一试。何至于,就要斩钉截铁的掳人家饭碗呢?还有第四,北大还有许多,在全国人民的口碑中非常之差的一些教授,比如,说上访人员百分之九十九都有精神病的孙东东,骂香港人民全是狗的孔庆东,这些人,都能够人模狗样、沐猴而冠地霸在北大教坛上,何至于,夏业良就被你们斩落马下,拿他来祭旗呢?

上面我论证了半天,我的意思其实是说,北大以夏业良业务考核多年倒属第一为由,而将他除名,其实是明显占不住脚,难以自圆其说的。既然这个理由站不住脚,那么,为什么还要拿站不住的理由说蒙骗公众,蒙骗世人呢?显然,那是因为,另外一些理由,上不了台面,或者,说出来,怕引起世界、世人舆论的不良反应。北京大学,多少年来,在中国人民的心目中,占尽天时地利,何至于做点什么事,要鬼鬼祟祟,明明因为这个,却不得不说,是因为那个呢?就凭这个做事不光明正大,而鬼鬼祟祟,就可以证明,北大这一次开除夏业良,恐怕要成为北大的耻辱,北大的一个污点,而记载在北大的史册上。北大,曾经是一个有着光荣灿烂历史的北大,究竟因为什么,这些年,被搞得乌烟瘴气,狼烟四起呢?瞅一瞅、数一数,北大这些年,丢人现眼的事情,究竟干了多少?

不过,我今天这篇文章的中心,倒不仅仅是想说说夏业良,而还想,就网路上一些人们,对夏业良被除名的表现,再说上两句。按说呢,夏业良不过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他被北大除名,这是一件有一点不幸的事,而且,夏业良并没有伤害过我们哪一个老百姓,所以,对夏业良的不幸,就算我们不一定非得表示一下支持地,但起码,我们用不着幸灾乐祸,甚至落井下石。其实倒是应该兔死狐悲。一个老百姓,随随便便地就被抢了饭碗,公民的权利得不到相应保障,做为一个老百姓,你就乐得起来?你以为,类似的灾难,就不会降临到你的头上?当年闹文革的时候,一帮红卫兵、打手、干将们跟着瞎起哄,甚至还成为急先锋。可没用多久,这些跟着瞎起哄的干将、打手们自己,也一个个身陷囹圄,遭致厄运。这个教训,就不能吸取一点嘛?夏业良问题的关键在于,一个公民,他应该有相应的权力,最起码,他应该有工作不被随便剥夺的权力。想想,在那些工会制度良好,人权被充分保障的地方,工厂的工人,工作一定年限,尚且不可以随便被解雇。一个北大的知名教授,却可以随随便便,找一个并不成立的理由,就被除名嘛?这公民的权力的保障,体现在哪里呢?

关于对夏业良的被除名的幸灾乐祸,听说那些著名的毛左们,都已经纷纷地表示过了,比如什么司马南、孔庆东,还有郭松年之流。但我今天重点想说的,是我们博联社的一位幸灾乐祸的先生。这位先生的立场,倒是一向很稳定,就是始终坚定不移地站在权势一头,哪怕是评价跟我们八杆子拨拉不着的老外,他也坚定站在权贵们那头。比如,当年利比亚闹事的时候,他站在卡扎菲一头,揶谕起义者,肯定卡扎菲。当年伊拉克闹事,他自然也是站在萨达姆那一头,而坚定地反对卡扎菲所不喜欢的所有的人。到了夏业良这里,他自然又是肯定官方的作法,甚至还认为,要是北大是我开的,我恐怕早就把这样的人开除了。

在这位先生的博客里,我们还可以看到那些同道们的跟帖,从他们的跟帖里,我们看到多少杀气。比如,有这样一位跟帖者,说什么,在体制内骂体制的人不是脑残就是别有用心。

这观点本身浅薄到了简直匪夷所思的程度。他们所说的“骂”,其实就是批评,在体制内,就不能批评体制?这是什么逻辑?按这种逻辑,在中国生活,就不能批评中国。那意思是不是说,全中国人民,都只能天天唱颂歌呢?还有,彭德怀,当年也是典型的体制中人吧?按这种人的理论,体制中的人,就不应该批评体制,那么,彭德怀批评体制,也自然是不可以的。这样的逻辑,不觉得荒谬绝伦吗?而一个信奉这样逻辑的人,他的判断、结论,能够叫人相信吗?

再往下看。这篇文章的跟帖,还有这样两条:和达赖热比娅在那种场合坐在一起就是叛国的嫌疑!支持分裂祖国的坏蛋就是叛国罪吧!应该请他坐监狱!另一位,说夏某被开是咎由自取。应该直接判个间谍罪,让他坐个5年, 成全他。 你看看,和达赖、热比亚坐在一起,就是叛国罪,就应该请他坐监狱?按这个逻辑,我好像也见过李连杰两口子也和达赖合过影,甚至样子还表现得很亲密,是不是李连杰也应该坐监狱?按这种人的逻辑,又该有多少人要坐监狱呢?想想,这种完全没有法律依据的请人坐监狱,其实就是一种心理上的残暴。而这样残暴的人,一旦要是真的掌握了政权,老百姓还有个好嘛!社会上有这么多这样的思维逻辑的人,那么,波尔布特一旦得势,柬埔寨就血流成河;史达林当政的时候,有那么多的布尔什维克被杀害,也就不难理解了。

所以文章的结尾,我只是想说,善良的人们呢,一定要警惕那些所谓的左派们。那些内心里充满了杀机、暴戾的人,一旦权力被他们掌握,他们就可能会随随便便地除名你,或者把你送进监狱,甚至,连波尔布特那样的大屠杀,在他们看来,也是可能的、必要的,甚至是行之有效的。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