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副省长被判无期 剑指中共常委张德江(图)

2013-11-02 08:59 作者: 张正闻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11月02日讯】(看中国记者张正闻综合报导)11月1日上午,中共吉林省原常务副省长,吉林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田学仁因犯受贿罪,被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判处无期徒刑,没收全部财产。昨天的宣判以案件属于专案为由,不仅没有对媒体公开,连田学仁的亲友也未被允许进入法庭旁听,突显案涉高层水深。有分析称,田学仁案涉及江派、中共政治局常委张德江。

据官方媒体报导,昨天上午,吉林省原常务副省长,吉林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田学仁因犯受贿罪,被北京市一中院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全部财产。田学仁被控在16年内,为他人的企业经营、家属工作调动、子女入学等方面提供帮助,分85次收受钱款折合1919万余元人民币。案发后,田学仁退缴了全部赃款。

法官用了近20分钟宣读判决书,整个过程中田学仁未发一言,在听完无期的判决结果后,只说了一句“听清了”,当庭也未表示是否上诉。在案件审理阶段,田学仁承认了全部指控。

田学仁的部份罪行:

田学仁在长达十余年的官场生涯中,受贿最少的金额为5000元人民币,最大的一笔为100万美元。 

仅吉林某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郭某某,在2005年4月至2010年8月间,便先后7次给予田学仁共计178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217.0862万元,希望田学仁能够为该公司经营提供帮助;2001年7月至2011年春节,田学仁还接受时任吉林天河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常征的请托,为其实际控制的公司获取银行贷款及承揽吉林银行资产评估业务等事宜提供了帮助,先后17次共收受常征给予的人民币205万元及18万美元,共计折合人民币353.9801万元;2000年至2010年5月,田学仁还先后收受三家企业负责人给予的共计200余万元。田学仁收钱后,除了为企业“铲事”、插手收购、承揽项目等提供便利,还为企业负责人家属工作调动、子女入学等事宜提供了帮助。
 
田学仁在任长春市委副书记时,主管政法工作。在此后的多年间,经田学仁“过问”和“提拔”的5名官员中,有3人是政法干部。涉及长春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政委、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发展计划委员会副主任、吉林银行行长助理、延边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吉林市公安局副局长等。

田学仁接受时任长春市公安局经侦大队缉私队队长徐为民请托,为其升迁提供帮助,分5次收受71.4605万元;田学仁接受时任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龙市副市长姜佐山请托,为其升迁提供帮助,分4次收受28万元;田学仁接受时任吉林银行吉林分行行长姚兴旺请托,为其升迁提供帮助,分7次收受19万元;田学仁为时任中共延吉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申万虎升迁提供帮助,分9次收受18.2768万元;  
田学仁接受时任吉林市公安局昌邑分局局长岳忠田的请托,为其升迁提供帮助,分5次收受11.2789万元。
    
检方指控,田学仁在1995年至2011年间,利用担任职务的便利或者其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或者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分别为10人在企业经营、家属工作调动、子女入学和职务提拔等方面提供帮助,先后85次共收受上述人员给予的人民币446万、美元209万,共计折合人民币1919.3575万元。

检方认为,田学仁为他人牟取不正当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但其到案后能够主动交代有关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犯罪事实,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态度较好,案发后赃款已全部追缴,因此依法可从轻处罚。

有评论认为,官方所指田学仁能够主动交代有关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犯罪事实,浑水很黑很深,田学仁案或涉中共现任常委张德江

放倒田学仁 打击江系中共常委张德江或江亲家回良玉

田学仁在中共官场上步步高升,起步于张德江主掌吉林省委大权期间,江派高官都有卖官的罪恶,江泽民卖官3千万是起步价,张德江在这方面也不干净,中共检方此次把田学仁卖官的罪证公之于众,官媒给予重点报导。有评论人士认为,习近平王岐山放倒田学仁目的是为了打击江系中共常委张德江或江亲家回良玉。

海外著名中国时事评论员周晓辉指出,1947年出生的田学仁曾在1985年任吉林省民政厅副厅长,1991年升任厅长,此时攀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赵南起的张德江则担任民政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一个是八面玲珑的主管领导,一个是善于阿谀奉承的下属,二人凭藉东北老乡的情分搭上关系也不出意料。这期间,即1987年至1990年,回良玉担任吉林省副省长。

在张德江1990年攀上江泽民被调回吉林担任省委副书记、兼延边州委书记直至省委书记之际,田学仁则先后担任了长春市委副书记、吉林市委副书记和书记,接受张的直接领导。1998年,在张德江调任浙江省委书记后,田学仁担任了吉林省委常委、延边自治州委书记、常务副省长、吉林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等职,可谓官运亨通。

张德江回到吉林后,培植了自己的势力,外界有“吉林帮”之说。这里边有后来官至十八届中央书记处书记、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杜青林、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十二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吉炳轩、全国工商联党组书记的全哲洙等,田学仁想必也在里边。

据说,田学仁在吉林延边当州委书记时候,口碑极差,吉林延边的干部流传着这样的说法:田学仁是黑白通吃,外号“田大拿”。在受贿几千万后,田学仁照升不误,而且在延边掀起浪潮要追查他提拔的一批贪官时,被省里领导制止。2004年田学仁还曾遭到中纪委的审查,然而在他去了一趟北京后,中组部就来人宣布:田学仁同志是吉林省常务副省长的最佳人选。2006年因田学仁家被盗,遗失千万元,引起了纪检部门的注意。不过调查也不了了之。

此后,田学仁辞去常务副省长职务,担任了新组建的吉林银行董事长,监管吉林省的国库,田给自己定了年薪300万,工作经费1000万,所有花费全部报销。

周晓辉指,显然,田学仁被祭出,是为了打击江派中共常委张德江或江亲家回良玉。

江派“吉林帮”帮头张德江

据自由亚洲电台今年3月的报导称:在江泽民上台后的一九九零年三月,张德江陪江泽民以新任中国党总书记身份首次访朝,回国半年后张德江即成为派回吉林家乡的钦差大臣,江泽民并在张德江回任后不久即亲自前往视察为张德江背书。接下来,官方媒体即奉命开始宣传张德江。

在江泽民专权十三年间,外界对他在北京政坛安插”上海帮“势力不遗余力多有抨击,其实如果从地域角度划分干部派系的话,当年江泽民掌权时陆续重用的包括张德江在内的吉林干部并不比上海干部的数量少。原因是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过程中,吉林省委表现得最稳定,被中央认為是“省委坚信中共中央的正确领导,採取有效措施,坚决制止动乱,稳定吉林局势。全省党的组织和党员队伍经受住了1989年春夏之交国内政治风波和国际政治风云剧变的严峻考验。”

当时在提拔和重用吉林干部到容易出政绩的发达省份任职的过程中,被接替省委书记职务的当地干部还不到六十五岁即被迫退位,比如二零零零年初为了给原是吉林土生土长的干部回良玉腾出位置,时任江苏省委书记陈焕友刚满六十四岁即被逼退居二线,专任人大主任;一九九八年九月,一位叫李泽民的被迫把浙江省委书记职务交给张德江时,还不满六十四岁便被迫退居二线。而回良玉因为江泽民的继续提拔才得以连任两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国务院副总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