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中日混搭语


【看中国2013年11月06日讯】中本桑,我今天中午没吃拉面,吃的‘麻婆春雨’,还不错,你也吃这个吧。”这是公司同僚吃完饭回来给我的食堂午餐推荐,顺口应酬完后,脑子忽然一动,觉得这几句话有点意思。试想,如果把这样一段半中文半日语的话说给纯中国人或纯日本人听,保准儿他们都会听到晕菜,估计也只有我们这种旅居日本的华人才能心领神会。

先说吃拉面,对于国人来说,虽然兰州拉面和日本拉面在国内已是屡见不鲜,国人也已勉强接受了拉面之说,但吃和拉弄在一块儿,多少还是让传统国人有些不感冒。至于麻婆春雨,估计国人虽能猜测到也许与川菜的麻婆豆腐有点不正当关系,但春雨就是粉条却绝对是出乎意料的。其实这道菜就是四川风味的肉末炒粉丝,一道日式中华料理而已。思及此,不觉就为旅日华人的这种语言表述莞尔了,我们权且称这种特殊语言为中日混搭语吧。

喜欢徐志摩的诗,尤其是那首“沙扬娜拉”(再见),那是作者1924年随印度诗人泰戈尔访日回国后的激情之作,也是我过去接触的不多的中日混搭语表述模式。来日后,碍于语言障碍,一开始也是手嘴并用地说着半吊子日语,随着日语的渐渐“上手”(精通),与旅日华人之间似乎自然而然就形成了这样一种半日半中的语言形式。比如妈妈告诉孩子:“‘阿嫂比’去吧!”(玩去吧)。主妇之间的“一起‘卡伊猫挠’去呀!”(买东西去呀),老年人之间直奔主题的“菜,熬姨细?”(菜好吃吗)等等。

在这里想特别提一下的是,除了这些,还有一些特殊的带有方言特点的半日半中语言形式存在。像笔者居所的邻家幼童,一次,笔者在小区看到他风风火火跑回来,就顺嘴问了一句:“干什么去了?”结果这小子一句山东方言加日语的“去‘捏边儿’‘阿嫂比’了(去那边玩了)”,让我彻底无语。“80后”、“90后”也用他们的特殊方式演绎着中日混搭语,像“滚犊子‘酷大傻矣’”(请你滚)、“去死‘偶奶嘎一’”(拜托你去死)等等敬语版混搭中日骂人语,简直绝版了。

不过,也有一些特例不宜推介,朋友的奶奶来日时已是八十余高龄,学日语就不要提了,但老人家每天听孩子们打电话“猫洗猫喜”(喂喂),她也学会了,一接电话就“毛主席毛主席”,同样让人哭笑不得。除此,“八嘎”(混蛋)似也不能乱用,这句话倒是早早中日共通了,贸然使用就有点找抽的感觉。

例子不胜枚举,也就不举了,但仅从上述例句我们已可以看出,它涵盖了各个年龄段和阶层的旅日华人,所使用的中日混搭语虽然有大同也有小异,但总体来说,它毕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旅日华人的语言现状。形成这种语言环境,固然与所在国语言有着不可分的关系,但也与华人的出身地、文化素养、年龄等因素有关,尤其是与华人的生存能力、适应能力和汉语言的丰富多彩有着直接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似乎也可以把这种现象称作是一种文化现象了。

以此类推,估计,国人在英语圈、法语圈等地也会形成同样的专用语言环境并有不俗的表现。至于老外们是否也会在他国形成这样的语言环境,不懂,也就不知,但起码,以我们了解的日本人,基于其国民根性,在上海、北京等地就也没能发现他们操用此类语言。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