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报坚守意识形态的上甘岭 遭驳斥


【看中国2013年11月06日讯】今年9月18日,《解放军报》发表社评文章《要像坚守上甘岭那样铆在意识形态斗争的阵地上》,评论突出了“较量无声,却惊心动魄;不见硝烟,却刀光剑影”的主题。我们今天的话题就从这里说起。文章说:“正是美国政府采取的隐蔽斗争策略及手段,逐步动摇了前苏联领导集体对于自己制度的信心,并一步步走向覆亡”。“意识形态领域历来是敌对势力对我实施西化,和分化图谋的攻击重点。敌对势力要搞乱一个社会、颠覆一个政权,往往先从意识形态领域打开突破口,从搞乱人们的思想下手”。

文章又说:“我军既是战斗队,又是宣传队、播种机,不但要战胜来自正面战场的敌人,更要战胜来自意识形态领域的敌人。只有像当年坚守上甘岭那样,铆在意识形态斗争的阵地上、战斗在最前沿,才能打赢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暗战,夺得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领导权、管理权和话语权”。对此,有分析人士点评说,这篇文章用当年争夺上甘岭的战役,来形容以美国为首的外部势力,和中国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对于我们的某些阵地如今正在被蚕食的焦虑之情溢于言表。

作者南來北往的文章说:但是,文章作者不仅没有拿出正确的夺回阵地的办法,甚至就连阵地被夺走的真正原因都没有找到。其实,普通老百姓并不那么在乎各种“主义”。共产主义体系在理论上的谬误,在国际共运实践中的破产,对于广大劳动群众的影响,远没有某些人想象的那么大,更别说外部势力的反共宣传了。改革开放之后,外部信息蜂涌进来,老百姓也绝不是不加思考地予以吸收的。

当人们看到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大雨中淋得像个落汤鸡似的,没有人帮他打伞,他还要坚持演说时,大家自然会联想到,我们的一些干部被人前呼后拥的情景,在这种比较中,资本主义不知不觉中便得了十分;当人们看到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公布个人的财产时,大家又会联想到,这种事情在我们这里喊了几十年,却实行不起来,这又让资本主义再得了十分。

当人们看到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期间,不住总统套间,坚持和工作人员共进早餐,并把掉在地上的面包渣捡起来吃了时,大家也会联想到我们的各级官员,公款吃喝的惊人浪费,这还是让资本主义再次得了分……,我们一些人头脑里的思想宣传阵地,正是在这样一个个的现实面前,一步步丢失的。要是放在三十几年前,面对闭目塞听的普罗大众,你可以说那是资本主义政客的虚伪作秀。

他们国家的人民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但现在,这套说教不管用了,我们的当权者只有做得比那帮资产阶级政客更好,才能夺回失去的意识形态阵地。

与此同时,北大教授张千帆的文章说:读了这篇文章,我只能说自己的感觉就是“找不到感觉”。为什么呢?因为今天再拿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抗美援朝”来说事,回避了当代中国的真正问题。今天中国面临的问题很多,远不止是领土主权或意识形态问题。

我们需要为自己尤其是下一代提供干净的空气、清洁的水和安全的食品,这些都是人类作为动物的基本生存必需,我们做到了吗?否则这个民族便不可能有希望,这些才是当今中国老百姓在现实生活中遇到的真正问题,它们和什么“意识形态的上甘岭”根本不沾边,也绝不是回到遥远的“上甘岭”时代,就能自然解决的。

在文章作者看来,似乎当今中国的所有问题,都是美国为首的“西方敌对势力”搞的鬼。这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但是,目前,仅从这篇在说理上十分单薄的文章,我们似乎还看不到有任何证据表明,“西方敌对势力”污染了中国的空气和水,制造了各种有毒食品,扩大了中国的贫富差距,并直接造成各种强征、血拆,以及官员和军队的严重腐败等等,更何况,如今中国不仅用自己的廉价劳动力制造廉价产品,耗费自己的资源、污染自己的环境,还主动购买别人的大量国债,供人家免费享受,对于他们来说,这又何乐而不为呢?

但归根结底,“中国模式” 完全是中国政府自己的选择。如今不再是鸦片战争时代了,没有谁拿着枪,逼着咱们做这个、做那个。如果中国的发展方向不对,首先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一个社会有问题不可怕,可怕的是对问题和造成问题的原因视而不见。此外,这篇文章还指责所谓的西方敌对势力“打着‘自由’、‘民主’、‘人权’的旗号,攻击诋毁我们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

这句话更是莫名其妙,因为它把“自由”、“民主”、“人权”当作西方的东西,和当代中国对立起来;这些概念原先也许是西方的舶来品,现在则早已成为中国公民生活的主流话语。众所周知,现行宪法是在执政党领导下制定的,而只要搜索一下就会发现,《宪法》序言中有1处、正文中有12处规定了“自由”。以人大制度为代表的“民主”无疑更是1982年宪法的首要特色,各级人大代表均须经由选举产生,并有义务监督同级官员,这不是民主又是什么?

文章又说:“人权”以前确曾被当作“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符号,但这早已是上个世纪的“老黄历”了。2004年修宪之后,“国家尊重与保障人权”已明确成为中国政府的法律义务。这些话都白纸黑字写在宪法和党章上,不知《解放军报》为何视而不见?偏偏要把“党的领导”、“社会主义制度”和“自由”、“民主”、“人权”对立起来。

难道文章作者的意思是,坚持“党的领导”、“社会主义制度”,就是要坚持独裁、专制、侵犯人权吗?真不知其居心何在,也不知道这种回到“上甘岭”的喧嚣,究竟是出于食古不化,还是言不由衷。毋庸讳言,现行宪法的实施还有诸多不尽人意之处,而正是宪法实施中的缺陷,产生了当代中国遭遇的种种现实问题。比如说,人大选举走过场,人大代表不尽责,导致政府决策不对民众负责,以及“GDP至上”的发展模式,肥了少数贪官和开发商,伤害了广大人民的公共利益。

司法不独立,社会公正就无从实现,人民的基本权利也无法保障……。由此可见,解决中国社会问题的钥匙,正是贯彻落实法治、民主、人权。如果法治得以落实,人权获得保障,那么人民就用不着面临强征、血拆的劫难,和颠沛流离之苦。如果各级政府通过人大对人民负责,高污染、高能耗的发展模式就会戛然而止,各级官员就会专注于环境治理、食品监督、治安保障等公共职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和开发商一起瓜分属于人民的基本利益。

反之,“坚守意识形态的上甘岭”除了强化极左思维之外,又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呢?事实上,这套思路不过只是是“文革”的老调重弹而已,没有任何新意。就在不远的过去,重庆搞得轰轰烈烈的“唱红打黑”就是前车之鉴。“意识形态的上甘岭”无非是“唱红”的一个加强版,而重庆恰恰是在一片震耳欲聋的“红歌”声中,变成腐败重灾区的。

张千帆的文章最后强调说:就和任何人都会生病一样,任何社会都有自己的问题,关键是对待问题的态度。蔡桓公的“讳疾忌医”早已成为天下人笑柄,但可悲的是,这种笑话却在当代不断重演,所谓“意识形态的上甘岭”就是一个最新版本。它只会让我们在意识形态的喧嚣中,忽视了自己的真正问题,并贻误通过制度改革对症下药、及时治疗的时机。

(原标题:被指较量无声的社评版 军报文章坚守意识形态的上甘岭遭驳斥)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