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利利亚的“骡女”(组图)


2013/11/06/20131106222802577.jpg

【看中国2013年11月07日讯】西班牙的海外属地梅利利亚,是商品经由摩洛哥进入北非的重要口岸。根据摩洛哥的规定,只要过境人背得动,带进来的货物就算个人行李,可以免税。这一规定催生出摩洛哥边境一个独特的行业、独特的人群----骡女。BBC记者普莱斯利听取她们的苦衷。

梅利利亚(西班牙位于北非的海外属地)和摩洛哥之间,耸立着三人多高的隔离护栏。清晨,一天的边境贸易就要开始了,商贩们忙着打理商品、凖备过境,护栏边尘土飞扬。

旧衣服、布料、各种洗漱化妆品、居家用品……都将被运往摩洛哥和非洲其他地区。等着过境的人足有好几千,汽车马达轰鸣、人群大呼小叫,噪音震耳欲聋。

到处都是包裹,硬纸箱、包装袋,封上胶带,捆着绳子。硕大的包裹,几乎完全遮住压弯了腰的摩洛哥女人----这就是梅利利亚的“骡女”。

“唐人街”是梅利利亚和摩洛哥之间唯一专供行人使用的过境点。只要骡女背得动,她带过去的货物就算“个人行李”,可以免税带进摩洛哥。

2013/11/06/20131106222802615.jpg

骡女是摩洛哥纳多尔(Nador)省居民,有权进出梅利利亚,但不可以在那里定居。

拉蒂法在由好几百名女人排成的乱糟糟的长龙中站好队,把背上的货----60公斤重的旧衣物----放在地下。拉蒂法作骡女已经有24年了,背进摩洛哥一捆货物,可以获得三欧元(2.6英镑)的报酬。

如果有别的选择,拉蒂法才不会去当骡作马。她说,“家人要吃饭。我有四个孩子,没有丈夫。丈夫总打我,离婚了。”

突然,人潮涌动,拉蒂法消失在人和货的大海中……

和拉蒂法一样,许多做骡女的女人都是离婚、分居、需要养家糊口的单身母亲。在摩洛哥这样一个重传统的社会,单身女人的生活非常艰难。对于很多人来说,作骡女,是唯一的生计。

有些骡女一天能过境三到四次,每次负重高达80公斤。报酬水平不稳定,骡女抱怨,必须给摩洛哥警卫“上供”。

2013/11/06/20131106222802297.jpg

梅利利亚也在就此类边境贸易是否应该继续存在展开辩论。“联盟进步民主党”的格拉(Emilio Guerra)说,“这些女人冒着生命危险,发生过骡女因为高强度体力劳动丧命的事。她们的工作条件像是半奴工。我们希望搬运业有规章制度,工作条件有安全保障。”

他认为,归根结底,梅利利亚必须改变现有的经济模式,减少对贸易的依赖程度。不过,梅利利亚地方政府的商务顾问洛佩兹(Jose Maria Lopez)并不同意这种说法。

他认为,“这样的商业活动有很好的正面效应。对于一些搬运工来说,这是谋生的唯一途径。工作确实很辛苦,不过有些人的收入比摩洛哥工人的平均工资还要高。”

骡女边贸也给其他成千上万的摩洛哥家庭带来巨大的收益。他们在店铺内出售骡女背回的商品,或者二次出口到更远的南部国家。

洛佩兹估计,梅利利亚这类“非常规贸易”的规模高达三亿欧元。不过也有人认为,这是走私,规模相当于洛佩兹数字的两倍。

返回来再说唐人街过境口岸,现场的气氛几近疯狂。中午要关门,骡女必须赶快进入摩洛哥,然后返回来再跑第二趟。

负责维持秩序、避免发生踩踏事故的民防官奥蒂加(Arturo Ortega)说,“今天还不算忙。天天到这儿来,可能会觉得眼前这一切很正常。这怎么能算正常?”

哈斯娜靠在围栏边,脚下没有包裹,面前是一群背着大包的年轻男人。她说,“男人抢走了我们的生意。”传统上,运货的都是女人,现在,她们也面临摩洛哥失业男人的竞争。哈斯娜挤不上去,没有拿到货。

哈斯娜有一个小孩儿,丈夫有病。她怀着六个月的身孕,不过这不足以成为歇业的理由。“今天我要能背一趟货,就能挣五、六欧元。要是能找到清洁工、保姆的活,我不会来做骡女。不过眼下,根本没有别的工作。”

2013/11/06/20131106222802200.jpg
腿受伤的玛丽亚还是要去为人背货

一旁站着的玛丽亚抓住了我们的视线,因为,她拄着拐杖。

和其他骡女不同,玛丽亚会说一点西班牙语。她告诉我们,一次排队时摔倒,腿受了伤。她还有病——乳房肿瘤。玛丽亚在这儿等了整整一上午,面对人山人海,觉得自己无法和别人争,看来今天只能空着手回家了。

玛丽亚一家就住在紧靠梅利利亚的摩洛哥小镇。她和三个女儿挤在两间小屋中,家里没有自来水,好心的邻居让母女四人借用家里的水龙头。玛丽亚原来有丈夫,自己作餐馆服务员。四年前,她的生活开始走下坡路。玛丽亚被确诊患乳腺癌,丈夫跑了,当时,她还怀着孕。

“医生说,治疗会让我流产。不过,孩子活着生下来了。我们给她起名叫马拉克,意思是天使。”

玛丽亚的两个大女儿站在一旁。她们都没有上学,妈妈出来背货,她们在家里照看妹妹马拉克。她们很担心妈妈。16岁的大女儿说,妈妈腿受伤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医生说,她不应该再去背重东西。不过,“妈妈去背货,我们才能吃得上饭。”

想到女儿未来也可能被迫去做骡女,玛丽亚非常气愤。她说,“女儿能嫁人最好了。这份工作很危险、没有尊严,我恨透了,但是我没别的办法。”

13岁的二女儿递过来一个小滑板,玛丽亚脸上露出微笑。再去背货,可能就更容易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