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除夏业良 北大的耻辱(图)

2013-11-19 10:52 作者: 程凯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夏业良

【看中国2013年11月19日讯】今日的北大,因开除夏业良为自己写下了耻辱的一页。而未来的北大,仍然会因为百年来曾拥有蔡元培、胡适、梁漱溟、陈寅恪、马寅初和林昭而骄傲,也一定会因为在二十一世纪初中国的那个最黑暗时刻曾拥有夏业良而光荣。

中国经济学家中的异议人士

十月十八日,海外中文网站传出消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夏业良被北大校方以教授投票不再续聘的形式除名。参加投票的教授共三十四人,三十人投票赞成、三人反对、一人弃权。此时离夏业良完成为期一年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的访问研究后回国,约一个半月的时间。夏业良离开美国之前,对自己回国后将面临险恶处境早有思想准备。

夏业良是中国的一位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他兼任北大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中心副主任,是不可多得的对西方经济有深入了解的学者。他比中国的许多经济学者胜出一筹的是:他不就经济论经济,因为那样对中国经济问题的永远不能切中要害,而是将经济问题放在政治的大背景下研究。因此夏业良不但对中国的经济问题而且经常对中国的政治问题发言,成为中国的经济学家中少有的政治异议人士。他是《零八宪章》的首批签署者。二零零九年曾发表公开信,批评当年的中宣部长刘云山不学无术,批评中宣部控制国民思想和阻碍学术自由。从二零零九年到二零一三年,夏业良连续四年被评为影响中国的百名华人公共知识份子。

开除这样一位经济学家和公共知识份子,是北大的耻辱;而北大曾拥有夏业良,是北大的光荣。

我久闻夏业良大名,第一次见到夏业良是二零一一年九月在旧金山“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评选的“中国杰出民主人士”颁奖典礼上,他应邀向与会者介绍中国的政治和经济形势。那一次我见识到夏业良对中国问题的深刻分析,以及他论述问题时语言表达的准确与流畅。那一次他告诉与会者,他出国之前受到当局警告,他在国外的一言一行都将被记录在案。

夏业良被北大除名,是因为他遭举报,攻击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嘲笑习近平的“中国梦”。其实他签署《零八宪章》,写信给刘云山,就已经开启祸端。

北大“叫兽”之多,令人惊讶

去年九月初,我在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华裔研究员郭岱君女士举行的“重写抗战史”报告会上,又与夏业良不期而遇,那时他已经在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担任访问学者。在往后的一年时间里,我们经常一起探讨问题,一起参加旧金山湾区华人的“国是沙龙”活动,成为可以深入交谈的朋友。

今年七八月间,夏业良告诉我:北大校方通知他,他回国后,将由北大经济学院一个由教授们组成的名为“人事代理考核续聘委员会”投票,决定他是否被续聘。由正在教职上的教授们投票,来决定他们的一位同事是否失去教职,这是不合规矩的事情:决定夏业良的去留,教授们本应回避的,因为在教职的得失或者诸如学术荣誉的得失等方面,教授们互相有利益冲突。这种非常明显违背常规的事情,就在号称具有中国最高经济智慧的北大经济学院发生了。

也难怪,人们都知道主导此事的是北大副校长、前任北大经济学院院长刘伟。此人绝妙:他是城市交通拥堵证明城市经济繁荣理论的发明者,又是重大天灾拉动经济增长理论的发明者。按刘伟的理论,中国人应该每天在雾霾中享受经济繁荣,中国每年都应该发生几场汶川大地震。

北大因为曾拥有蔡元培、胡适、梁漱溟、陈寅恪、马寅初,还因为曾拥有林昭,为人们所尊崇和向往。但由蔡元培校长确立为校训的“思想自由,相容并包”的北大精神,已荡然无存,如今的北大成为中国高校光怪陆离之最,国人极尽羞辱中国的教授们的“叫兽”这一称呼,便出自北大。从夏业良被解聘,人们又知道,北大不仅有文学“叫兽”孔庆东,还有投票解聘自己的同事的三十名经济学“叫兽”。北大曾是中国新思想的发源地,因此中共对北大精神的强暴也格外残忍,教授们一个个成了“叫兽”,便是中共强暴诞下的怪胎。三十四人投票竟有三十人同意解聘夏业良,北大“叫兽”之多,令人惊讶不已。

中共强暴了北大

我曾经不认为夏业良会被北大除名,如果真的是由教授们投票决定的话。直到夏业良离开旧金山湾区登机回国前一天,我还宽慰他,相信他仍能留守在曾是中国人的一方精神沃土的北大。因为我还保留着对教授们的良好印象,相信他们一定有知识份子应该具有的良知和独立思考,绝大多数人会投下支持夏业良的一票。

事实证明,我对如今的北大和北大的“叫兽”们缺乏想像力。而夏业良自二零零零年便身历于污浊的北大校园里,当然比我更知道教授们如何由人变成了畜生。夏业良说:参加投票的教授们虽然与他无冤无仇,但他们投票反对解聘他,没有任何好处,却要冒违背党的意志的风险。北大校方之所以想出让教授们投票决定夏业良去留这样的点子,一是校方不愿承受舆论的谴责和承担道义的责任,二是校方对“叫兽”们的无耻有足够的把握。

夏业良还告诉我:他在北大这些年,了解北大校方和北大“叫兽”们许多的不堪听闻的污秽,适当时候他将予以揭示。我们期待夏业良向世人揭示种种事实,让人们知道被中共强暴了的北大,是如何充斥着下贱和下流。

致力于推动中国实现民主宪政

夏业良对我说:他回国后,如遭除名,将抗争到最后一刻,不为别的,为的是,作为北大人,仍要坚守北大曾有过的精神和北大人应有的风骨。他做好了被捕判刑的准备,他不愿牵连妻子,到时将解散自己的家庭,只身一人走入监狱。他也做好了遭受不测的准备,他在去年湖南邵阳民运人士李旺阳“被自杀”后,便在网上发表“不自杀声明”,告诉人们他如遇不测定是遭中共黑手暗害。

夏业良还曾对我说:他的理想不是在未来的政府中占有一席之地,他的最高理想是成为中国的像杰佛逊、佛兰克林、亚当斯那样的人,推动中国实现民主宪政发挥作用。他希望国家的未来,子孙后代,能能够获得跟先进国家一样的自由、民主制度,为此他不惜付出一切代价,甚至流血牺牲。

开除夏业良,是发生于二零一三年十月的中国当代教育史上和民主运动史上一个重要的事件。正如夏业良在致刘云山的那封公开信中所写:“我将会感谢你成全了我,因为你这样有可能使我成为当今北大为数不多的有骨气的知识份子而永载北大民间校史。”

毫无疑问,今日的北大,因开除夏业良为自己写下了耻辱的一页。而未来的北大,仍然会因为百年来曾拥有蔡元培、胡适、梁漱溟、陈寅恪、马寅初和林昭而骄傲,也一定会因为在二十一世纪初中国的那个最黑暗时刻曾拥有夏业良而光荣。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